第七百五十三章 准备下手(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五十三章 准备下手(二)

    恶劣的天气和糟糕的积雪路面给春修一行人带来了巨大的麻烦,等他们到达工厂时已然是后半夜了。

    大雪肆掠下的工厂静匿的可怕,驾驶室内的手下左右张望,找寻着应该早应来开门的大门看守。

    春修坐在后座打着眯瞪,原本行驶中的车子突然停下并半天未动,让他警觉的睁开了眼睛。他四下看了下,恍惚中的他并未辩明此地的位置,便下意识的问道:“咋停下了?这是哪?“

    春修的发话显然让车内的两名手下心底一惊,这一路他俩一直都保持着大气不敢出的状态,尤其是在前者呼噜声想起之后,二人更是小心翼翼的端坐在车上,就怕惊扰了这尊火炮桶子。可是现在……

    负责驾驶的手下无奈的看了眼身旁的伙伴,战战兢兢的回道:“春哥,咱们已经到工厂外面了,不过……“

    “不过“二字一出,春修头皮就开始发麻,今天类似的字眼他已经听的太多,他实在是无法在忍受手下的这些没用的托辞:”还不过个毛啊,到工厂了就赶紧的进去啊,日他妈的,给你们这群废物折腾的,老子饭都没吃!两个小时的路,你们tmd给开了5个多小时,就是乌龟也操蛋的要比你们开的车快!赶紧的,别给老子废话了,操!“

    …○,.. 春修机关枪似的数落弄的驾驶手下原本到嘴的话硬生生的憋了回去,他求助的看了看身旁的兄弟,后者把脸一回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开玩笑,若是现在说话。那不是等于在给自己找不痛快嘛。

    负责驾驶的手下牙狠的痒痒的,这就是tmd所谓的兄弟情谊。不过当下他没有丝毫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自行解决。

    “哔哔!”两声车鸣声响起,在这空旷的街道,安静的氛围下,原本不算太大的喇叭声顿时被无限放大,就连搞出这个响声的始作俑者也被吓的一惊。

    春修觉得自己的快要被气炸了,他直接从坐垫上拿起了那把黑色的**手qiang,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清脆的枪膛撞击声应声而起。

    驾驶手下微微的睁开地睁开眼睛,他是幸运的。如果不是春修的弹夹早在别墅那边就打空没来得及重新添加的话,现在的他早就是脑袋上顶个窟窿去下边报道去了。不过即便没死,刚才的“卡塔”声也几乎把他给吓的昏死过去。

    “你y的干什么?想害死老子嘛!你tmd不知道这样会把丧尸引来啊!老子叫你进工厂,你tmd按毛的喇叭,你妈你爸都他娘的是猪吗?咋把你这么猪狗不如的东西给生了出来。”

    原本避之不及副驾驶位上的手下也给春修的这出掏枪开火的动作吓的不轻,他也看出来了如果自己再不做些什么的话,下一个遭殃的恐怕就是自己。所以他斗胆开口道:“春哥,不……不是……咱们不进工厂,而……而是工厂……有……有点不太对劲。”

    见身旁兄弟开口了。负责驾驶的手下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般随声附和道:“是啊!春……春哥,门……门卫室里好……好像没人。”

    两名手下的说辞令春修停下了嘴上的谩骂,他不置可否的挪正身子,伏在正副驾驶座位的靠椅上。微微前倾身子道:“把手电打开!”

    “哦,是!”手下忙不迭的去找放在储物柜里的手电。

    很快一束白炽的光束射在了车辆正前方靠右的守卫室,随着光线的移动。春修确实没有见着里面有活人的动向。

    而且如果里面真有人在执勤的话,没道理这么大的动静。对方都没有任何反应。所以只有一种可能那便是守卫室里根本就没有安排守卫。

    “tmd这个赫雷在搞什么玩意!”大门守卫这么重要的地方,此刻竟然空无一人。这如何能不让春修动怒:“赫雷,你他娘的立刻马上给我到大门处来!”

    春修这边气恼的恨不能拔了赫雷的皮,而后者却酒足饭饱的呼呼大睡,当其被乔山唤醒告知情况时,他还极为不满的把对方训斥了一遍,不过好在他脑袋还算清醒,和睡觉相比,显然干掉对方要来的重要的多。

    他并没有直接回复春修,而是先行和自己之前派去盯梢的手下取得了联系,再得知对方仅有一辆车后,赫雷放声大笑。

    “tmd,天佑我也,天佑我也啊!”

    乔山见赫雷如此激动,在一旁不明所以的问道:“雷哥,咋了?为啥这么高兴?”

    “笨!这都tmd反应不过来?”

    乔山摇了摇头,他实在想不出刚才弟兄们汇报的消息有啥地方值得这么兴奋的。

    赫雷伸出他满是老茧的大手,伸出食指道:“只有一辆车,春修那个混球回来的只有一辆车,你想想,一辆车充其量也就5个人罢了,而咱们弟兄连人带枪有多少?这么简单的对比算术你他娘的别告诉老子你还不会算。”

    “啊呀,雷哥的意思是!”乔山两眼冒着光:“趁机做掉他们?”

    “废话,这还用问吗?现在不做掉他们,你还打算留着他们下崽啊?”赫雷白了乔山一眼:“不过还真让我想不到啊,别墅那帮家伙的能耐还挺大,竟然能把春修给搞的这么惨,看来这回便宜刘福贵了,又给他逃过一截。”

    “那雷哥,咱们下一步怎么干?”

    “怎么干?”赫雷心下一盘算,自己这边有着绝对的实力,所以现在对付春修那几个人根本无需计策,唯一要做的就是让前去探查的弟兄稳住对方,拖到他们大部队到了之后,那春修就是插翅也难飞了。可问题就是:“乔山,我问你,派出去的弟兄带了几只枪?”

    “就一把仿64,剩下的全是刀具了。”乔山如实作答,赫雷听后眉头这一皱:“我说你他娘的就是个娘们,咋这么小家子气。”

    如果说负责监视的手下现在手上有2只以上的枪,那赫雷相信只要把春修一伙引入工厂,那他便大可不必担心对方还能有逃脱的本事。

    但眼下就是两说了。他好歹在春修的老巢里待过一段时间,对于对方手上所掌握的火力他是有相当的了解的。

    所以虽然对方只有一辆车,但他相信这辆车上人员所配备的武器装备一定不是在现场那5名手下所能应付的了的。

    赫雷现在之希望在冲突发生之后,他们能尽可能的为自己到现场多争取一些时间。

    另外于赫雷而言,他目前需要做的还有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那便是确认春修是否在车上,否则他费那么大人力,物力,折腾大老远的再赶回工厂就失去了本质的意义。

    就当赫雷脑子里权衡左右之时,春修有了新的动作,他责令坐在副驾驶坐上的手下翻越围栏进入工厂去探查下里面的情况。

    这一切自然也是在第一时间传到了赫雷的耳里:“还真tmd是个怕死的老狐狸。”

    赫雷拿起了手台,他必须要出声了,不然一旦让那名手下发现了工厂的异样,使得春修警觉离开的话,那可就措施干掉这个必将成为死对头的最佳时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