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八章 令人惊悚的大礼-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五十八章 令人惊悚的大礼

    “你说里面二人都再睡觉,那你能不能确定最后一人不再此二人附近?”

    对此手下倒是颇为自信的连连点头道:“我刚特别留意了这二人睡觉的周边,绝对没有异常。↗,”

    “好,你负责领路,你们4个跟着上,剩下的呆在外面,万一里面发生什么情况,你们要第一时间冲进去支援。知道了吗?”

    手下们各自点头应是。

    连同乔山在内的6个人,如同6条蠕动的爬虫,不断的扭曲着自己的身体,在雪地里缓慢的匍匐前进着。

    正在楼上找寻吃喝的手下,对楼下的异动和即将来临的危险毫无察觉。

    他现在的感觉那是相当的不好,除了要克服由于狭窄空间内静匿和黑暗所产生的发自心底的恐惧感,还要一遍又一遍徒劳的做着毫无意义的尝试开门的动作。

    然而从进入办公大楼到现在,他还未曾碰到一闪可以打开的房门,就更别说进入其中搜索物资了。

    “这个该死的赫雷,妈的,人走了,你好歹把门开着啊,现在可好全tmd给锁了,害的老子吃力不讨好的在这鬼地方做无用功,等回头两手空空下去后,肯定又少不了一通打骂。真他娘的晦气!”手下心生抱怨,嘴上骂咧个不停,右手则不自主的又握向了身前一闪木门的把手。

    他早已习惯了扭动把手之后的结果,所以待机械式的做完上述动作之后,他连想都没想抬脚就要往前走。

    可是他的脚刚刚抬离地面不到10公分的距离。他又重新跺了回去,并难以置信的用手轻轻推了一下木门。

    “吱呀!”门开了。

    “哇!这tmd什么味!”手下还没来得及为木门打开而兴奋。却被一股浓烈的恶心气味弄的险些反胃吐了出来。

    手下警觉的举起了手电,虽然光束微弱。但这仅存的光明多少给他在这诡异的气氛里增添了几分底气。

    手下紧了紧手中的砍刀,赫雷说的很清楚,所有的门窗都被锁死,所有被俘的人员也都被杀光,而此时这间屋子的房门出人意料的被打开了。

    在配合这刺鼻的味道,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屋内有人,不,准确来说恐怕不是人,而是诈尸了。并且还不是传统意义上祖辈所说的僵尸。而是现在满地跑的吃人丧尸。

    不知道哪来的力量驱使着手下亦步亦趋朝屋内走去,手电的光束快速的在房内移动,整个房内安静异常,没有任何移动物体的迹象。

    手下也未遭到袭击。这让他慢慢从恐惧的状态中解脱了出来。

    心境稍事平和之后,他又慨叹起自己的大惊小怪来。

    “唉!真是有够傻,怎么可能会有丧尸,丧尸这没头没脑的玩意又他娘的不会开门,自己吓自己哦!”一番低语之后,手下收起刀。开始在房间里旅行他的人物,翻找搜寻其物资来。

    “啊!”凄厉的惨叫声把睡梦中的春修惊的一个激灵,他条件反射的去摸腰间的枪,却被人反手按在了沙发上。后脑门清晰的触感让他意识到,那是有人再用枪指着他。他被劫持了。

    “不想死的话,就tmd别动!”从楼上传来的杀猪般的叫喊声着实把乔山他们吓了一跳。

    他们也是刚刚才挪动到春修二人的进前。这不大气还没喘一下,就被这声莫名的惊叫吓掉了半条命。

    好在他反应还算迅速。第一时间起身制住了春修,而后随行的弟兄也纷纷起身搞定了剩余一人。

    “兄弟。别激动哈,有话好说嘛,咱们能在这末世里相遇本身就是缘分,呵呵,有什么需要哥们我效劳的尽管说,如果列为兄弟要是看上咱这工厂,只管拿去,我二话不说。”春修竭力的控制住自己紧张的情绪,力图能控制局面,好通过讨价还价为自己换取条生路。

    乔山可没心思去和眼前这个被自己扣下的人去劳神废话,就凭他刚才口中所说“咱这工厂”这几个字,他就必须去死。不过再此之前他还有几件事情需要和此人确认清楚。

    “这里就你们2个吗?还有别人没?楼上的惨叫怎么回事?”

    春修只当对方是途径此地,想要搞些物资,寻个驻地什么的,他觉得双方并没有本质的冲突,只要顺着对方,满足对方的所有要求或许能换取自己一条小命。

    所以他毫不保留的如实相告道:“这位兄弟,这里就我和2个兄弟一共三人,我们也是今天刚发现此地。刚那声叫喊应该是我那位在上面查探状况的兄弟。”

    “你叫什么?”

    “我姓春,叫春修。不知这位兄弟怎么称呼?咱么其实没必要搞的这么紧张,完全可以坐下来好好谈嘛,呵呵!”

    “哼哼!好好谈是嘛?很好!”乔山一把扭过春修的脑袋,贴近之后确认道:“果真是春老大你啊,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乔……乔山!”难怪会觉得声音这么耳熟,春修睁着斗大的双眼,心也随着跌落了谷底。

    乔山的出现,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综合之前赫雷所说的种种,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根本就是被前者给耍了。

    什么他正来开工厂在前往跟自己汇合的路上,这全tmd是那个赫雷那个王八蛋框自己的假话。

    能够如此顺利的活捉春修,让乔山心情大好,先前的折腾在现在看来都是值得的,他伸手在前者脸上轻轻抽打了几下道:“春老大,你现在还有心情跟老子好好谈谈嘛!”

    “呵呵!我当时谁呢,原来是乔山你在跟我开玩笑呢!”春修打着哈哈的说道,他想再为自己做一下最后的挣扎,他只希望这个乔山不是和赫雷一伙的,如果那样他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至少在他看来,他和这个乔山并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也未曾和对方结仇,所以……

    “喔喔喔,春老大你可真会说话啊!开玩笑?你觉得老子搞这么大阵势是像在和你开玩笑的吗?”

    “呀,乔山兄弟,你瞧你这话说的,我看一定是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乔山兄弟你不妨直说,让我春修知道究竟是哪里得罪了兄弟,也好给我个道歉改正的机会。万一咱们之间是被卑劣小人从中作梗重伤,那可就是……”

    “得了吧你,你tmd也好意思跟老子说这工厂是你春修的,你胃口还真不小啊,就凭你这张烂嘴,吃得下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