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六章 一叶扁舟(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七十六章 一叶扁舟(四)

    ps:感谢diguoxingren投的月票

    “我去!啥叫我想死,你想活!我是那么莽撞的人嘛!出去?我tmd脑子进水了啊!”

    王忠瑜的话语让温泉鑫明白,对方还没有疯,不仅没疯还找到了生的希望,所以他显的非常激动,说话也变得火爆和激动。

    前排的王忠瑜脑袋直摇,感情他倒是成了恶人似得,不过不管怎样,听后面的动静温泉鑫还是停止了他的送死行动。这也让王忠瑜送了口气。

    没功夫在和后者扯谈,他将手台放回副驾驶座,保持静坐状态,单耳贴附于右侧的车窗玻璃,耐心的听着车外的动静。

    “吭哧,吭哧!”丧尸拖着双腿在积雪路面上不断的制造着抛雪声,车外的场景像级了美美适逢春运各大铁路汽车站等待进站归家的人潮。

    丧尸的移动是那样的缓慢,尽管远处印天的火光和频繁的爆裂声充满着极大诱惑,但似乎这帮畜牲体内的病毒并没有如同之前控制躯体摇晃货柜车那般兴奋和激动。

    看来除非丧尸明确有食物的前提下,他才会爆发潜在的体能。否则他都将保持大多时候所处的慵懒游荡状态。

    等待是无聊的,尤其在这诡异压抑的气氛里,人¤▽,..们很容易因为恐惧和紧张而失去耐心,做出错误的举动。

    王忠瑜就好几次将手放到了车钥匙上,想要扭动它把车发动。

    不过好在最后都被脑中的理智给拉了回来。为了避免自己再做出诸如此类葬送自己性命的事情。他索性大着胆子,掀起侧窗一角的衣布。将注意里转移到观察丧尸行动进程上。

    还真别说,这一做法竟然让他悟出了上述心得。

    虽然他也无法得之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但至少这也是他从生死实践中分析得出的结论。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通过窗侧一角地面上的腿脚由一开始的接连不断。变成了现在老半天也见不着一条的局面。

    由此王忠瑜断定他的机会来了,为了以防万一,他又俯身把车前窗的遮阳板给拉开了条大口,果然如他所料的那般,原本密密麻麻的巷口,现在之剩下少许几只掉队没了方向的年迈丧尸。

    “温泉鑫,坐好了,咱们要开车冲出去了。”王忠瑜仅能得知巷内的状况,外面的情况如何他无法得知。很可能会是尸潮依旧,但老天给他们的搏命机会只有一次,如果错过了,等丧尸重新在返回来,那倒是你就是再想冲,为时也晚了。

    为了保证良好的视野和足够的冲击力,王忠瑜放弃了倒车出巷的念头,虽然明面上看似乎反向行驶可以避开丧尸大军,但如前所述谁又能保证巷外就没有集结的丧尸呢。

    所以如果前行。就算再遇到尸潮至少还保有靠车体自身的动力产生冲撞力的破开血路的一线生机,而逆行……

    王忠瑜没有再想下去,因为他的大脑已经果断的下达了启动车子的指令,挂上安全带。随着钥匙的扭动。

    熟悉的引擎轰鸣声再次响起,这则平常听着让人厌烦的嘈杂声此刻却是那么的悦耳动听。

    温泉鑫在车后紧紧的抓着车厢内的扶手,数次死里逃生的经验告诉他。一会将不可避免的出现撞击。

    货柜车稳稳当当的开出了巷子,巷内那些年迈的丧尸并未对逃离的幸存者构成任何的麻烦。

    不过这种幸运仅仅是暂时的。当王忠瑜将车刚驶出巷口弯道。就听见临近街道的传出一阵阵深沉的嘶吼声。

    “我的妈!”王忠瑜险些被眼前成群挤在街头的庞大丧尸数量惊的叫出声来,也难怪他会如此震惊。之前他的观察不过都是透过窗角的匆匆一瞥,根本不像现在这般面对面的直视这样的丧尸大军。

    要说尸潮,那王忠瑜也并非第一次见,作为团队里公认的驾驶能手,他曾多次驾车陪同老徐等人外出任务,而像此时如潮水般的丧尸大军他也是多次经历。

    但无论经历过多少次,那种发自内心的震撼和恐惧感都是从来没有改变过的。

    货柜车轰鸣的引擎声显然引起了丧尸大军的注意,靠近街口外侧的数十只丧尸率先做出了反映,低吼是它们即将发起攻击的号角,挥舞的手臂昭示着它们体内的丧尸病毒正在高速的激发着躯壳的潜能。

    丧尸动起来了,正如同王忠瑜先前所分析的那般,丧尸在确认有食物出现的前提下,便会摆脱那副呆傻无所适从的模样,此刻处于奔跑状态的丧尸正是对王忠瑜判断的肯定。

    王忠瑜现在可没什么心思去傲娇自己的判断,他宁愿自己的这则分析是扯谈,这样也就不必面对从四面八方朝他围堵而来的丧尸了。

    丧尸由于神经系统被病毒所侵占控制,所以没了痛觉和疲劳系统的它们,奔跑起来的速度要大大的有余普通人,可以好不客气的说,随便单挑出一只丧尸那都觉得可以轻松登顶人类百米赛事的顶端。

    而最为可怕的是它们可以在奔跑的过程中始终保持百米的速度而不会感到有丝毫的体力不知感。

    王忠瑜所驾乘的货柜车刚刚拐出巷口,如果他再不做出动做,很快自己双向的路段都将被疯狂跑动的丧尸给围堵占据。

    “小王,你坐稳了,我要冲了。完毕!”

    温泉鑫只听见手台传来一声巨吼,连话都没听清楚是啥就被车身强裂撞击产生的晃动险些弄翻在地。

    他暗骂了一声tmd,随手将手台丢在了地上,赶紧双手扶住握把,以防止惨剧发生。

    “砰砰砰!”在此时的环境下任何高明的驾驶技术都失去了意义,自杀式的撞击才是唯一正确的逃生之术。

    这是一场人类和丧尸间的角逐,同时也是**与钢铁的较量,更是猎物与猎手的博弈。

    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没有感知器官的丧尸自然不知恐惧是何物,而求生**强烈的王忠瑜也早已将各种忧虑抛之脑后,他叫嚷着,怒骂着,疯狂的轰击着脚下的油门,两血红的死死盯着前方不断冲上来找死的丧尸。

    王忠瑜和温泉鑫是幸运的,毕竟丧尸的数量虽多,但都被层层叠叠的挤压在一起,街头的丧尸虽然初具规模,但终究没法和货柜车厚实的铁皮噶达相比,何况后者还有机械所特有的速度优势,一旦让它启动运转起来,除非丧尸能形成足够强度的尸墙,否则根本无法阻挡后者前行的步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