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六章 爆炸缘由(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八十六章 爆炸缘由(一)

    ps:感谢diguoxingren月票

    一个长期处于饥饿状态的人,在获救后救援人员一般都会控制他的食物配给量,选择少食多餐的方式,慢慢与他食物让其肠胃逐渐恢复功能,以免因暴饮暴食造成脏器损坏,进而导致被救人员受到进一步伤害,甚至死亡。∷,

    关于上述的一席评论,王忠瑜已经不记得自己是在哪部科教记录片里见到过。

    当时他初次听说这个结论时,也和温泉鑫一样感到诧异和奇怪。

    按理说人饿就给吃的,吃到饱不就结了,这么简单的事情何至于搞那么复杂,但随后纪录片所展示的种种案例和解剖图片让他不得不相信,乱吃多吃真的会死人的。

    拿不出事实的证据,和温泉鑫做口舌之争实属徒劳无意义的事情,所以他并未就此事和前者纠结,反正自己盯着点罗保春的进食量就可以了。

    罗保春确实有几天没吃上顿饱餐了,见到这满地的物资他怎能按捺住肚里的馋虫。

    若不是王忠瑜刚才说了句让他注意的话,他少说也得再吃上个两碗。

    但现在他哪里还好意思再吃,而且人家话虽然说的委婉,意思确是相当的明确,罗保春可不想让人家给他打上个多吃多占的牌子。

    “嘿嘿,小罗再来一碗不?”温泉鑫见罗保春连碗底的汤料都喝尽了,乐呵呵的从地上拿起一碗,作势就要拆封。

    后者赶忙拦住。满含谢意道:“唉,谢谢啊。温兄弟,我吃饱了。别拆了。呵呵!”

    温泉鑫性子直爽,不喜欢和人弯弯绕,他看得出对方根本就没有吃饱,只是碍于面子不好意思罢了:“小罗,别跟我们客气,想吃尽管吃,别在乎其他的。”

    “唉,温兄,不是和你客气。我是真的吃饱了。”罗保春摸了摸自己浑圆的肚子,拍了两下示意自己已经饱食,无法再行进食:“承蒙两位朋友出手搭救,我罗某真的是感激不尽,现在又给两位添这么多麻烦,还又吃又喝,我真的是……”

    罗保春的感激是发自肺腑的,坦白讲,但凡在末世存活至今的人都明白当前世道什么东西最珍贵。不是高档的奢饰品,名牌的轿车,豪华的洋房,而是最为普通却又与人生存息息相关的吃喝物资。

    罗保春一度认为再也不可能见到像温。王二人这般慷慨无私的人了,就连他自己都不能保证如果刚才的情况对调,是自己撞上了对方二人。自己是否有心会去施救于他们。

    即便当时脑热施以了援手,但轮到毫无顾忌的给吃给喝。怕是也很难做到。

    毕竟他们彼此非亲非故,就算是在文明社会对于他这样一个贫水相逢的路人。恐怕也多是冷眼旁观,不会上前多做过问。

    而他们却做了,而且还是在刚才那样随时可能被丧尸围困的危机状况下做出的这般举动,这更是尤显珍贵。

    “呵呵,罗兄,小温他说的对,没必要和我们客气,在怎么说咱们也算是患难之交嘛,呐,抽烟不?”

    烟这种东西对于男人来说永远都是打破僵局,缓和气氛,交朋识友的好手段,王忠瑜见罗保春有些尴尬便从腰间递上了根香烟,帮他解围。

    “谢谢!那就来一只吧!”

    “嘿嘿,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温泉鑫也给自己点上了一根,并递上火机供罗保春点火。

    “谢谢!”

    很快,三个男人喷吐出的浓烟就把货柜车给弄的跟着了火似的烟雾缭绕。

    “哎,罗兄啊,方便和我们讲讲那个爆炸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会搞出这么大动静来!”王忠瑜找了个舒服点的靠姿躺了下来。

    “这有啥好讲的,肯定是遇到丧尸攻击了呗,不过罗兄啊,说实话你们这车子开的也太大意了吧。”温泉鑫放下香烟,看了看身旁的王忠瑜,又摸了摸自己脑门的鼓包,颇具意味的摇了摇头。

    这也难怪,这大半夜的,但凡脑子正常点的人类都不可能像它们这般冒死夜行,所以能够让罗保春车辆发生爆炸除了司机开小差,那就必然是遭到了丧尸的攻击。

    温泉鑫的想法没有错,也附和事实的根据,但凡事都有例外,就如同着急上火的春根会像疯狗般驱车百余里夜袭别墅一样,只要眼前的利益够大,那就会有人类愿意铤而走险。

    显然罗保春似乎就不幸的遇上了这样的人。因为他落寞且愤怒的神色说明了一切。

    “不是,不是丧尸攻击的我们!”

    “啊?不是丧尸,难不成还是……”温泉鑫死命的抓了两下后脑勺,吼叫道。

    “我去!”刚躺下还没舒坦两分钟的王忠瑜被温泉鑫这声鬼叫,吓的“噌”的坐了起来:“你要死了,刚安稳没一会,你他娘的又打算把丧尸给招来是不是。”

    温泉鑫讪讪的没有回话,他刚才的举动确实有些失态了。

    伸头出去翘望了一番见没街道没什么异常的动静和声响,王忠瑜才喔弥陀佛的送了一口气,回身白了前者一眼:“y的别一惊一炸的。好了,罗兄,咱们接着刚才的话题说,那照你的意思是说,把你搞的这么惨的不会真是其他幸存者吧。”

    “是的!”罗保春肯定的答复让王,温二人感到震惊,不过旋即他们便释然了。

    在这个世道下,这样的事件发生实属正常,唯一会让他俩感到意外的无非就是发生的时间,居然是在这雪夜的后半宿。

    相信应该不太可能有人会傻b到用这样的方法守株待兔,除非……

    “罗兄,冒昧的问一句,你们是否在此之前有得罪过什么幸存者团队或者拒绝过其他团队要求之类的?我怀疑你们应该是早就被人盯上了。”

    王忠瑜的推测相当的大胆,不过细细琢磨却有几分道理,至少作为当事人的罗保春听后想的相当的诧异,他甚至在心底泛起了一丝疑虑。

    此二人该不会就是袭击自己那帮人的同伙吧。当然这个念头在他脑中一闪而过,相信还没有哪个劫匪会费了那么大劲,搞了那么大的阵仗,倒头来又良心发现的救助自己这个穷光蛋。

    “王兄弟,真是好见地,你分析的没错,我们是老早就被人盯上了!”罗保春坦诚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