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关乎生死的一跳-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十四章 关乎生死的一跳

    唐小权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他已经从胡晓东拙劣的动作判断出后者并不具备攀爬的技巧,而他那所谓的垂降也不过是在靠蛮力支撑着,所以……

    低眉看了眼身下,胡晓东目测地面距离他的脚踝少说也有4米来高。

    如果说他就这么硬生生地跳下去,那么最后的结果很有可能让大腿骨直接戳到肚里,然后脊柱挤压形成粉碎性骨折。

    而在末世,幸存者一旦出现以上那种的情况,其本人也就基本等同于被宣判了死刑。

    胡晓东自然不愿自己落得那样的惨境,况且他既然敢这么贸然地下来,就肯定是想好了应对的办法。

    虽然这个办法他也仅是听说,但终究是有聊胜于无。

    况且眼下的情势,已是容不得他去选择。

    脑海里快速地回忆起两年前的一次箭友聚会,当时箭友中一位在攀岩会所任教的教练教与了大家一种在危机关头可以使用的高空跳落方法。

    当时的胡晓东并未在意,在他看来,他这辈子应该没什么机会使用到这个略显疯狂的方法。

    然而……造化弄人,很多事情不是你想想便能如意的。

    论道那个教练所说的方法,其实就是利用人体自身的一些曲展动作,来达到减少落地瞬间冲击力的目的,如若从科学的角度来解释,既是物理学中所说的增大缓冲时间,减小压力是也。

    只不过,这档子事儿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就……

    胡晓东没有任何的经验,之前的他从未做过这样的跳跃。

    这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不但关乎他的生死,也关乎着楼顶一众团队成员的命运。

    机会只有一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再一次调整了下临空晃荡的身形,持续吊坠的用力令得胡晓东一双手臂犹若煎烤般疼痛。

    他知道不能再继续这样僵耗下去了,他必须赶在手臂力量耗尽之前,一鼓作气地跳下去。

    兀自深吸了口气,炙热的空气顺着鼻腔进入肺里,燥热的叫人难耐。

    胡晓东终于是完成了最后的调整,他双眸陡然一亮,然后果断地松开了抓绳的双手。

    身体瞬间便是坠落而下,呼啸而过的热流擦着耳际发出“呼呼”的风声。

    胡晓东第一时间归拢了双腿,同时双手高举过头顶,依然保持着投降的姿势。

    所有的一切,到目前位置,似乎都还进行的相当的顺利。

    但是胡晓东明白这仅仅只是整个跳跃过程最为简单的一步,而接下来的落地,才是事关生死的关键。

    下落的过程比胡晓东料想的要快的多的多,不过好在他是运动员出身,灵敏的神经,值此关键时刻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几乎就在脚尖落地的瞬间,胡晓东膝盖微微一曲,你可别小瞧了这微微的一曲,如若时间拿捏不好,你就很有可能出现上文所提到的断骨碎脊的悲剧。

    感受着一股巨大的冲击力自脚底快速的蔓延而上,胡晓东赶忙是本能地顺势做了个前倾的翻滚。

    而随着这记翻滚的结束,地底传来的反冲力被无形的化解了,胡晓东也因此有惊无险地完成了整个高空的跳落。

    没有任何愉悦的惊喜,胡晓东甚至连一丝波澜都没有,他平静的似个木头,就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如若不是其脸颊上那一道道因不断滴淌汗液所留下的汗痕,你怕是很难想象就是这样一个人,竟是在刚才完成了一记骇人的跳跃。

    “吼~”慎人的撕吼在身侧响起,胡晓东下意识地抬腿旋踢而出,猛力挥出的右腿犹若炮弹般扫在了偷袭欺近的丧尸身上。

    “哐当,”丧尸应声而倒,而还未及它做出反应,胡晓东已然是抽过砍刀,骑在了它的身上。

    锋利的刀刃在阳光的映射下,闪耀着烁烁的寒光,待得划过一道森冷的弧线后,其准确地没入了行尸的脑壳之中。

    乌黑粘稠的液体顺着碎裂的尸脑缓缓流出,飞溅而出的骨渣烂肉溅落了满地。

    胡晓东面无表情地站起了起来,然后漠然地走到木梯的跟前,着手将之扶起,并把它搁到了墙壁的边缘。

    “吼~”又是一声低沉的嘶吼。

    两道黑影出现在了巷道的口头,不止如此,就连巷子的后方也出现了骚动的迹象。

    没有时间再和楼顶众人招呼了,胡晓东待得将木梯放正之后,赶忙是持刀摆出了迎敌的姿势。

    以木梯为圆心,周遭50公分内的圆形范围,将是胡晓东接下来所要防守的区域。

    无论如何都不能叫这帮畜生伤到自己的兄弟,人在梯在,胡晓东已经做好了搏命的准备,而虎子等人的死,无疑是令他的心下涌起了无尽的杀意。

    “快快,大家快下去!”晃过神的唐小权第一时间爬过木梯,因为他知道单靠胡晓东一人之力,纵使再强也无法守住丧尸两方的攻击。

    而一旦胡晓东陷入困境,那众人的逃生也便成了惘然。

    胡晓东左右翻飞着手里的砍刀,看似不经意的起落间,总会伴着一声“沉闷”的坠地声响起。

    只是双拳终究难敌四腿,随着涌入巷道丧尸的不断增多,令得原本还劈砍的游刃有余的胡晓东也渐而凌乱了起来。

    不过好在己方同伴及时地落地加入,才勉励将紧缩的阵脚稳定住。

    “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吴超用力地跩倒面前的一只丧尸,同时大声急喝道。

    是啊!接下来该怎么办?面对着道口两头不断挤入的行尸,唐小权只觉自己的头皮一阵发麻。

    毫无疑问,想要靠着砍杀解决掉眼前的这帮畜生,显然是件不切实际的事情。

    先不说畜生们有着无穷无尽的数量,单就目前众人的体力也不足以支撑他们完成这般高强度的战斗任务。

    所以,他们必须突围,可问题来了:

    眼下的幸存者那是陷在一段将近9米来长的巷道里,巷子的左右皆是水泥石墙,前后又有丧尸围堵。

    前后左右似乎都是绝境,难道幸存者们当真是命数已尽,得团灭于此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