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三章 半道遭劫(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九十三章 半道遭劫(五)

    刘福贵非常清楚老徐这番话绝非是在吓唬他,如果被绑的那几人任何一个受到伤害,他们肯定会言出必行。

    所以别看刘福贵他现在面色看似沉稳,实则内心早已是一团乱麻,究其原因还是担心自己的宝贝儿子会因这件事受到伤害。

    他心底不住暗骂黄勇是个饭桶,就算是你打算用交换人质的方法换取他的自由,也应该把刘云鹏给带上呀。

    现在好了,给他这么一搞,儿子的性命完全没了保障,自己这一离开,别墅众人一旦得之事情的原委难保不会……

    “徐连长,我会随你去解决我手下搞出的这些误会,但是我离开之后,希望你们能保证我儿子的安全。”刘福贵这个时候没有其他想法,只要能保住儿子,什么事他都会去做。

    “刘总,关于这点我刚才说的很清楚,刘云鹏的安危完全看你如何和你的手下沟通,只要老赵他们几人没事,你儿子自然也不会出什么问题。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讲道理的,而且从头到尾我们对你们一家也没有任何恶意,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坦白讲,就算我能接受,其他人也很难接受,所以多的话就不说了,咱们还是抓紧时间按你手下说的去做吧,希望能够有个完满的结果,免得最后搞的大家两败俱伤!”≧,..老徐依旧摆着一副肃杀的表情,语气生冷不带任何感情。林俊夫在一旁听的着急:“老徐,我陪你一道吧,你这一个人去实在太危险了。”

    现在刘福贵和黄勇究竟是怎么个情况。还有太多的疑点,老林担心这一系列的事情根本就是前面二人设的一个局。一场戏,所以老徐这般独自前去如何能叫他放心。

    他害拍最终老徐不仅救不得老赵等人。还落个羊如虎口,有去无回。

    “不行!”徐仁杰一口便回绝了老林的提议,他异常严肃的答道:“黄勇话说的很清楚,让我一个人去,所以老林包括别墅的其他人,都不可随我之后行动。而且我走后,老林你还得负责别墅的各项事物,防止其他变故的发生。另外刘云鹏你得给我看好了,免的让刘总有后顾之忧。”

    老徐的话中意思。老林如何会不明白,他当然会把这个年轻人给看的死死的,这个人很可能将成为他手中的最后王牌。

    而对老徐而言,他之所以这么大胆的就同意黄勇的提议,有很大程度他就是在堵,堵刘福贵爱子心切的心情,堵他因为儿子在别墅,而不会也不敢对己方的一众人有任何不利的举动。

    屋外的对话,刘云鹏听的真切。原本他还在为自己的美梦被人吵醒而感到上火,现在却早已是睡意全无:“爸你现在就走吗?”

    见儿子一副紧张担心的模样,刘福贵一阵心疼,但此刻他也没有其他办法。他知道即便自己提出带儿子通行也是白搭,闹不好还让对方生出其他疑虑来,反而更加对他和儿子不利。

    他苦涩的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道:“云鹏。爸爸离开后,你老实待在屋里不要出去。有什么事第一时间找外面的林叔叔。等爸爸那边的事情一解决,会立刻和别墅这边联系告知消息并及时赶回。这期间你切记一定不要和别墅其他人生出祸端。懂吗?“

    “我……我明白,爸,黄勇他不会是有别的目的,想对你怎么样吧?“刘云鹏清楚的很,现在的局面错综复杂,如果自己的老爸此去有个三长两短,他未来的命运将可以预见。

    加之这短短的数十小时的时间里,别墅众人对自己不喜的态度显而易见,这都怪自己当初和王强闹的不愉快事件。

    儿子的问题,刘福贵无法回答,黄勇是否怀有二心,他不得而知,就目前的情况来分析,他不相信手下的任何人,尤其类似黄勇之辈有能力之人,只要别人给出的利益得当,出卖自己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不过为了安抚儿子不至于让他失去希望而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来,刘福贵还是假意安慰道:“放心吧,儿子,没事的!黄勇这人跟随爸爸多年,靠的住,他这次是误会老爸被别墅这边挟持了,所以才搞出这次交易人质的事情,所以只要及时赶过去把事情说清楚,就什么问题都没了。“

    “刘总,咱们快点吧,时间不等人啊!回头万一去晚了,我想有些结局也不是你想看到的吧。“老徐的催促声再此响起,刘福贵最后看了儿子一眼,走了出去。

    王忠瑜大口的吸了两口热汤泡面,不好意思的道:“啊哟,这觉睡的快昏死过去了,你俩咋也不叫醒我!“

    “呵呵,还好意思讲,老子下车看你几趟,都睡的跟死猪一样,想想还是算了,谁叫你是司机嘞,我不是怕回头你觉不够,万一路上给老子再来次生死时速,老子可是受不了哦。“温泉鑫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额前的鼓包,都几个小时过去了,肿胀的**感还仍未消退。

    “你小子就tmd拿老子开玩笑,对了说正事,你可有和老徐他联系啊?还有没有新任务给咱们?没有的话咱们就打道回府了呗,老搁着外面呆着也不是个事嘛。“

    “没,我不看你还没起来嘛,反正也走不了,干脆等你这头猪睡好了起了再说呗!“

    “我靠!“王忠瑜佯装生气的打了温泉鑫一掌,后者险险的躲开,囫囵吞枣般的把手里的泡面扫荡一空,他拿衣袖抹了把嘴角,拾起手台打算联系老徐。

    “老徐啊,我王忠瑜啊,现在怎么着,你还有安排不?没有的话,我们能对回赶了不?完毕!“

    老徐正驾着车在路途上行驶,一听王忠瑜的声音这才想起这支队伍还在外等待自己的新命令,而自己却因为老赵等的事情把他们给遗忘了。

    为了不让王忠瑜听出自己心情的焦躁,老徐长舒了一口气,调整了下心情,平和的按下通话按钮道:“王忠瑜啊,我是老徐,我这边正在路上开车有事,你和老林那边联系下,看看他有没有任务安排,没的话,你们就可以返程了,路上注意安全。完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