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九十九章 半道遭劫(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百九十九章 半道遭劫(十一)

    ps:感谢diguoxingren打赏及月票,感谢“懒羊羊暴打小麦兜”月票

    “黄哥,你说咱们这跟着前面那帮人回去,会不会有问题啊?”一想到自己之前对老赵等人趾高气昂,连打带踢的恶劣行径,他就一阵担心。︾,

    “tmd,瞧你那熊样,怕毛啊,他们能把你吃了,操!”黄勇话虽说的漂亮,其实他心理也是一点底都没有,只是碍于自己的面子,不好在手下面前表露出来罢了。

    再者说了,刘福贵刚才也表明了态度,所以自个儿现在就算有想法,也只能将埋在脑袋里。

    刘福贵很识相的没有和黄勇他们同乘一辆车,虽然在乘车这个问题上老徐并没有说什么,但老奸巨猾的刘福贵明白,路上的这段时期将会是相当敏感的一段时期。

    所以为了避嫌,为了不让老徐怀疑他们会有所密谋,他未做任何犹豫的便上了老徐所驾乘的押运车。

    如此至少可以像对方说明一个问题,那便是自己没有什么东西要像他隐瞒,更没有事情需要与黄勇等人商量。

    “徐连长啊,今天这个事真是抱歉啊,因为我的原因让赵先生他们遭了这么大的罪,我实在是……唉!”

    对于刘福贵捶胸顿足的道歉之言,老徐是充耳未闻,他两眼直视着前方,自顾自的开着车,根本就未搭话与刘福贵。

    而刘福贵倒也执着,毫不在意对方的无视,继续着自己的解释:“徐连长,说到底这都还是个误会,主要事情太复杂,我只想说希望不要因为这件事情影响了我们双方的和气。毕竟我们共同的敌人还是春修和赫雷一伙人,另外对于老赵他们的事情我不想为黄勇等人求情,他们做的确实过了,但可能的话我还是希望你看在整件事情缘由的份上,等回到别墅后,能帮忙与其他人解释疏通下此事。我个人认为这个时候还是应该避免不必要的小摩擦,以和谐团结为主。我这边也会好好约束黄勇他们,并让他们上门像曹先生他们赔罪的。”

    赔罪,怎么赔,把人弄成这样了就打算赔个罪就了事!

    这席话老徐真的很像劈头盖脸的朝刘福贵吼出来,但后者说的没错,这个时候他们双方确实应该团结一致,否则本就外患严重的同时,再弄个内忧。那可当真是给了敌人一个大大的利好。

    他漠然的点了点头:“知道了。”

    后厢里的老赵3人被徐仁杰安置的很好,考虑到他们小腿及膝盖可能受到了低温的冰冻伤害,他特地在后厢的铁板上铺垫了睡套,以供3人躺下,并且还为他们盖上了棉被,为其保暖。

    加之空调暖风不断的送入,很快密闭的后厢就变成了暖烘烘的温房。

    毫无疑问,温度的回升对老赵他们状态的恢复起到了很大的帮助。年轻的唐小权和王强更为明显,相较于年长的赵云海。他俩原本白煞的脸蛋已经开始逐渐变的红润起来。

    这不精神状态稍显好转,王强便立刻不安分起来,他对唐小权刚才处理刘福贵的做法相当的不满,虽然当时碍于老赵的阻拦以及身体的不适他没有坚持己见,横加阻拦。但并不代表他就默认了新权的做法。

    “我了去,权子你脑子是不是秀逗了?你放了刘福贵也就算了。怎么还让他们随我们回工厂?一只大以巴狼就够tmd闹心的了,你倒好,现在还弄一群回来,你究竟怎么想的啊?”

    “我们需要他们,他们也需要我们。就这样!”

    言简意赅,一句废话没有,这便是唐小权给予王强的回复,他甚至连一丝解释都没有,别说是王强被弄的膛目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就连旁听的老赵都有些纳闷于他对此事的态度。

    “就……就这样?完了?”

    “是的,强子,就这样,就这么简单,你别把事情搞那么复杂,刘福贵他们需要我们给他们提供落脚点,我们则要利用他们的力量对付外敌。咱们这叫各取所需,没什么好奇怪的。”

    “我去,你小子把问题想的也太天真了吧,你就没想过万一姓刘的背后摆我们一刀怎么办吗?”

    唐王二人你来我往激烈的论战着,老赵聆听的同时,大脑里也在做着盘算。

    诚如王强所说,这刘福贵,黄勇等人终究不是甘愿寄人篱下的主,之前单单只一个刘福贵还好,光靠他一个人,想在别墅这么多人的监控下搞出什么动静,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但黄勇的回归,在外加两名手下的加入,那情况就大为不同了。

    这于刘福贵而言,绝对可以称得上如虎添翼,相信只要时机一成熟,难保他不对别墅动什么歪脑筋。

    不过唐小权说的也同样中肯,己方与刘福贵一方现在却是有联合的不要,这不仅是因为双方各有需要利用对方的地方,更为重要的一点是这次他们都有共同的敌人。

    所以相较之下,解决掉眼前的燃眉之急才是首要任务。

    想通这点的老赵,立刻加入到了王唐二人的讨论之中,并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小唐,小王,关于刘福贵这个事吧,我看是这样,明面上咱们不要和他们交恶,保持良好的往来,私底下要加强他们的监视,做好防备工作,以防止他们搞背后袭击,等到春修赫雷这事一解决,立刻和他们划清界限,你们看怎么样?”

    “呵呵,赵叔,你把我想说的都提前说了,我也是这个意思,现在和刘福贵合作是必须的事情,只要对他们做好必要的防范工作,相信不会出太大问题。强子,你说的担忧我都能理解,也很正确,但是别墅的危机你也知道,春修那伙人火力之猛上次咱们也都领教过,虽然那次把他们给打跑了,终究是凭借了几分侥幸,而现在这帮人又有了赫雷加上工厂刘福贵的残部,这股力量可绝对不是我们目前力量所能抗衡的。我知道你对黄勇他们不待见,别说你,我也是,但怎么办呢?抛开黄勇这人的人品不说,他的战斗力客观来说比之你我,甚至别墅大部分人来说,都要来的有经验,所以这样的力量,在这样紧急的时刻,真的是不可多得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