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再审姚如意(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一十二章 再审姚如意(二)

    ps:感谢lmxy投的月票

    刘福贵慈父般的轻摇着仍处在失神状态的刘云鹏,尽管他对儿子此时为了李慧如那样一个根本就不值得他去同情的女人,所表现出来的颓废模样心存不满,怒其不争。∮,

    但多年来早就养成对其子溺爱的习惯,让他实在无法在这个时候去责骂儿子没有骨气。

    屋内的气氛相当怪异,黄勇觉得身处其中浑身不自在,所以他索性开口告退道:“刘总,我看少爷他也累了,需要休息,没什么事的话,我和小姚他俩就不打扰了。”

    刘福贵无言的点点头:“去吧!”

    回到自己房间的姚如意长长的舒了一口粗气,一想到刚才黄勇瞪自己的那一眼,他就心惊不以:“真是奇了怪了,不就是问下李慧如怎么样嘛,干嘛摆那副臭脸!靠!”

    “小姚,你md在那叨叨咕咕的念叨啥呢。”手下胡乱的退去自己的鞋子,一个猛扑,扑在了床上。

    “我晕,你小子这脚也太tmd臭了吧,简直就是大杀器嘛!”姚如意捏着鼻子,赶紧起身将桌前的窗户打开,以好让空气流通。

    手下见前者的窘样不以为然,反而得瑟的将双脚在空中甩了两下,散扯道:“算你y的有眼光,老子这双脚还真就是个大杀器,丧尸可怕不?但我告诉你,只要老子这脚往上一搁他鼻子上这么一搁……”

    “那就连骨头都不剩了!”

    “啪!“姚如意随手将书桌上摆放的一本台历砸向了手下那双还在空中乱舞,散发着恶臭的双脚:“别在那污染空气了,赶紧滚压的去浴室洗了。”

    “咚咚咚!”敲门声。

    “尼玛!不会是黄哥吧!”手下不敢怠慢。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下,慌乱中随意找了双鞋子穿上。也顾不得去分左右,连跑带喊的朝门跑去:“黄哥。就来,就来!”

    “嗯?”

    “姚如意在吗?”雷瞳一脸严肃的站在门口,他的个头足足比手下高出一半。

    “啊!你!他……在的!”缓过神来的手下,扭身朝屋内招呼道:“小姚,有人找嘞。”

    “找我?”

    “废话!”

    姚如意心存疑惑的拖着步子走了出来:“谁啊?谁找我?”

    手下也不过就是刚来别墅几个小时而已,虽然之前吃饭大家都互做了介绍,可说实话现在他除了能认清老徐,老赵等4人外,其余别墅的家伙他可是压根就对不上号。所以姚如意的提问,等于是对牛谈琴。

    手下和姚如意不认识雷瞳,但并不等同于雷瞳不认识他俩,作为被老徐安排负责监控刘福贵行动的雷瞳来说,与前者有关的一切人和事都是他需要密切关注的。

    所以姚如意一出现,雷瞳便一眼认了出来:“姚如意,请你跟我走一趟,我们班长找你有点事情要谈。”

    这回姚如意可就真的愈发闹不明白了:“找我?”

    在他看来,如果说老徐有些什么指示于情于理也应当去找自己这边管事的刘福贵或者黄勇。可为何独独要找自己呢,他带着疑问追问道:“哦,你知道有什么事情吗?”

    “去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那个刘总他们在吗?”

    “去了你就知道了。”

    雷瞳就像自动回复的复读机,一句废话没有。只是单纯的复述着自己的话语,姚如意无奈的拍了拍手下的肩膀:“回来之前把你的臭脚给洗干净了!”

    “靠!去你y的吧。”

    目送姚如意消失在过道的尽头,手下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左肩。刚才前者拍打他肩膀的力道可是着实不小,手下暗骂道:“尼玛的。老子又不是傻子,需要这样搞暗号嘛。靠!”

    骂归骂。手下也知道此事事关重大,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身处在别人的大本营中,稍有不慎就可能翻船。

    这次别墅方面的家伙绕过刘总,直接找到姚如意绝对是没啥好事,手下觉得十有**可能是为了上次的枪击事件,所以这事可不能耽搁,得赶紧抓紧和黄哥报告一下。

    “连长,姚如意我带来了。”

    “嗯。”老徐点头,同时伸手示意姚如意:”坐吧!小姚!”

    “哦!好的!“姚如意拉开椅凳,缓缓的坐了下来,眼睛随意的扫了下桌前的几位,都是他认识的人:”那个,不知道几位找我有什么事啊?“

    “姚如意,还记得我们上回见面时谈到的事情吗?“唐小权的话语生硬,和审犯人无二。

    “聚力体育馆!“老徐更加直接的点明了话题的主旨。

    姚如意双瞳迅速放大,这件事情连他自己都快淡忘了,没想到这帮人却还记得这么清楚。

    不妙,这事姚如意的第一反应。他很清楚自己当时是撒了谎的,现在这帮人在这个时候单独找自己来谈论这件事情一定有什么企图。

    “怎么了,小姚,你不会是忘记了吧!“老徐的脸瞬间就拉了下来。

    “不不不!“姚如意赶忙摆手:”没没……没忘,我就是有点诧异,几位怎么又突然想起问这事了,呵呵!“

    对方欲盖弥彰的态度,让唐小权愈发肯定之前与对方接触,其所做的陈述必然有问题,他语调一提冷笑的回道:“呵呵,看来,小姚,你好像是不愿意我们提及此事咯?“

    被人戳中心思的姚如意眼神有些闪躲,他有意避开几人的目光,望向手心道:“怎么会呢,那个事情我记得上回已经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了几位,所以……“

    “所以我们就不可以对你的谎言提出质疑吗?“老徐砰的将手里的一封讲义丢到了姚如意的面前:”自己打开看吧!“

    姚如意现在是真的慌了,对方突然搞出的这个戏码,让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我说的都是实话啊,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那样的事情我没有必要对各位……“

    “怎么不说了?你不是说对我没有说谎吗?那么小姚,麻烦你给我解释下你手中讲义所提到的几个疑点,可以吗?“

    姚如意彻底的蒙了,讲义上一列十行,每一行所提到的质疑都让他无言以对,他此时的心理波澜不以,太厉害了,他原本以为天衣无缝的讲述,居然被对方听出了如此多的漏洞,面对这样的对手,他还有什么抵抗的必要呢。

    “也罢!”姚如意漠然的合上了讲义,迎上唐小权的目光道:“我承认,我上回确实对你撒了慌,你这上面提到的问题,就是证据!”

    “呼!”听到对方认肯的话语,唐小权一颗悬着的心也算是落地了,随之而来的是他对父母下落的渴求的心:“那么现在你能如实相告了吗?”

    “小姚,你不要误会,我们找你来,索问你这件事并非是要你难堪,而是小唐他的父母很有可能就在那你提到的避难所生活过,虽然我们不知道你上次为何会对他撒谎,但我相信你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过咱们现在都是一家人了,所以我希望这次你能坦诚的说出事实真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