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三章 再审姚如意(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一十三章 再审姚如意(三)

    姚如意低着头,一言不发,从他置于桌面上不停晃动的拇指不难看出他内心的焦虑。

    是的,当初对老赵等人撒谎,姚如意的确有他难以言表的苦衷,这不单单是因为他需要完成刘福贵事先交待好的戏码,来赢得在别墅容身的门票。

    更是因为聚力体育馆所发生事件本身就是一个他不能明言的秘密。

    姚如意的沉默让等待的老徐有些坐不住了,后者打算开口提醒一下他,不要妄图认为用这种消极哑口的方法就能逃过这次谈话,不过老徐的行动却被身侧的唐小权给拦住了。

    唐小权拍了拍老徐将要抬起的右手,示意他给姚如意些时间。

    后者仔细想想也是,毕竟他们这次谈话的主要目的也只是要了解事实真相,而并非是要把对方怎么样。

    过激相逼反而可能适得其反,让后者的对立情绪更重。

    果然在静候大约5分钟后,姚如意终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胸口上下起伏了两下,似是做了个很大的决定似得,猛然间抬起了头,无力的开口道:“你们问吧,只要是我知道的,我都会如实告诉你们的。”

    老徐看了眼唐小权,上次的交易他和老林都未随车参加,对于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俩也只…,..是后期听其口述了解了个大概,至于说具体到的详情的话,那目前在现场的也只有唐小权知道。所以问话的任务很自然而然的是得落在后者的身上。

    对于这次的谈话,唐小权一早就拟定好了3步走的实施计划,第一步摆事实已经取得了成功。在他所列举的多项质疑面前,姚如意不得不承认自己撒谎的事实。那么接下来便是顺利成章的第二步。

    第二步的核心就是要和姚如意拉进关系。毕竟第一步的强势已经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目前稳定住对方的情绪。让其心甘情愿的道出实情才是关键。

    唐小权并没有着急于和姚如意进行实质性的沟通,为了能够获得切实准确的信息,他很清楚现在还不是时候,因为从后者刚才不情不愿的话语中还是能听出他的被逼无奈。

    所以如果不能消除对方的顾虑,那本次谈话的结果用屁股也能想出来,绝对不可能达到预期的效果。

    “小姚啊,可能你不知道,为了获得上回那次能够跟你面谈的机会,我们这边是付出了不少汽油换来的。而那些东西都是我的这些兄弟。朋友拿命才搜集到的,为的就是想让我从你那得到哪怕半点有关我父母的消息。你刚才所看到的那些质疑,事实上在你陈述的时候,我就察觉了,之所以没有当众揭穿,是因为我相信你不能对我坦言,是因为你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另外坦白讲看着你当时那副虚弱的面容,我也实在不忍那么去做。另外最为重要的还是你过往悲惨的身世,和不像命运屈服的精神打动了我。而我也坚信至少那些话你是有感而发的。”

    唐小权的话让姚如意不经意间的动容了。这一切全都没有逃过前者犀利的眼睛,这个时候若不趁热打铁那还更待何事:“唉,眼下末日当道,丧尸横行。多少人因为这场灾难丢了性命,我们这些侥幸生存下来的人,也不过是在苟延残喘艰难的活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一路类似的惨事我们见到的。听到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相信小姚你一定也是一样吧。“

    “我的父母今年已经60多岁了。他们现在是生是死……,唉,不过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知他们很有可能就在你所提到的那个避难所里,只是等我们去查探的时候,那里早就是人去楼空,这点和你描述的一样,所以如果他们真的在那个避难所里的话,肯定是随着你所提到的那支部队去了别的地方,小姚,现在只有你知道关于这件事的真相。我知道这样逼迫你去讲你不愿提及的事情不好,但是没有办法,如果我能够通过其他途径获知的话,断然不会强你所难。我也是农村长大的孩子,父母把我拉扯大不容易,而我现在只想尽我最大的可能去把这两个亲人找到,尽尽我该尽的孝心,我害怕,我真的害怕哪天我暴死街头,就永远都没这个机会了。”

    讲到动情处,唐小权不由的抽泣起来,老林理解的拍了拍前者的肩膀,并从腰兜里掏出皱褶的纸巾递了过去,叹了口气道:“唉,小姚啊,希望你能理解小唐的心情,帮帮他吧。”

    “你们问吧,但是如果小唐你的父母在那个避难所的话,恐怕……”

    姚如意欲言又止似是有什么隐情,唐小权赶紧追问:“小姚,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看你的样子,那个避难所是有什么问题吗?”

    唐小权的话音刚落,在场的三人皆是心中一紧,他们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之前体育馆的惨剧,难道说聚力体育馆也是歹人所掌控,并非姚如意所说的是有部队管理的吗,如若真是如此,那自己的父母可真的就是……

    屋内的气氛骤然变得就紧张起来,唐徐林三人六眼死死盯着姚如意,等待着他的解释。

    “这么和你们说吧,上次与你们见面时,我所告诉你们的绝大多数事情都是真实的,但是唯独体育馆幸存者离开的原因,我对你们撒了慌!”

    “为什么?为什么单单这个问题你对我们撒谎,难道避难所的撤离是另有隐情吗?”

    唐小权并没有表现的似老徐那般大惊小怪,他的这份淡定缘自于他早就根据上次的聚力体育馆之行,推断出了幸存者们离开的缘由,绝非是姚如意之前所述的丧尸围城所造成的。这在他提交给前者的讲义中也做出了质疑。

    姚如意无言的双手拂面,而后又捋至脑门中央,四七开的分头被他挠抓的凌乱不堪,他的这个举动,让本就着急的老徐看的更加焦躁!

    “小姚,你倒是说话啊!聚力体育馆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你……”

    “老徐!”又是老林轻声打断了张成辉的话语,并俯身至其耳侧低语道:“给他点时间吧!”

    老然默然的点点头,强扭的瓜不甜,时间他们有的是,确认没必要着急于这一时。

    终于又是在长达5分钟的等待之后,姚如意才从痛苦中调整好心态,他目光散漫的道:“体育馆撤离幸存者根本就不是因为丧尸的原因,这件事情说来有些复杂,容我慢慢的和你们说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