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三章 如何处置-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二十三章 如何处置

    ps:祝diguoxingren生日快乐!今日加更一章

    姚如意和手下各持兵刃守在屋门处,黄勇担心别墅的人会搞袭击,所以为了防患于未然,他便特意做了此等安排。▲∴,

    尽管他也知道这么做,在面对对方拥有枪支的情况下,根本就是徒劳,不堪一击。但性格使然的他可不愿意就此束手待毙的等死,这可不是大丈夫所谓。

    在他看来就算是明知下一秒就会死,也得像条汉子般与对方以命相搏一下,说不定就能搏得一线生机,如若不能,那也算是死得其所,毫无怨言了。

    不过黄勇他这样想,可并不代表他所吩咐的姚如意和手下也同他一样怀揣着慷慨就义的念头。

    说到底今天若是和别墅起了冲突,那究其源头还得归于刘云鹏身上。

    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对方寻仇报复的目标是刘云鹏,不是他俩。

    况且他俩也不想为了这样一个到处惹事的矛头小子白白搭上自己的性命,尤其还是在不久前他们刚刚死里逃生重新获得新生之后。

    原本还以为来到别墅之后,能安定稳当的生活上一段日子,可这才过去不过1日,就有面临着生死存亡的陷阱。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那个该死的刘云鹏。你说这怎能不让姚如意和手下对后者心怀怨恨。

    然而这个时候黄勇还安排他俩守门,意在打算与对方撕破脸皮做最后的困兽之斗,这样的决断如何能让姚如意和手下接受。

    不过纵使他俩心中有万般不情愿。现在也没得选择,谁让他们的脑门上从绑架老赵3人开始。就被打上了刘氏家族手下的印迹。

    所以作为和刘福贵等人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来说,他们也很清楚只有保住这颗大树。才有机会得活。

    就在姚如意和手下各怀心思的乱想之际,里屋忽然传出了刘福贵低沉的质问声:“说!今晚你到杨雪屋里究竟是去干什么了?”

    姚如意下意识的看了手下一眼,后者的脸上紧贴木门,两手死死的握着砍刀,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而姚如意待听到里屋的动静后,却是缓缓的朝后退了一步。

    由于他到工厂的时间并不长,满打满算也就1个月,他对集团的相关事宜和传闻都不胜了解。就更别提刘云鹏和杨雪有过一段过往的事情了。

    所以此刻他才会表现的如此好奇,他很想搞清楚这位公子哥究竟是做了什么事情才会让看上去都还算不错的别墅众人这般的大动肝火。

    “爸,我刚不是说了,我去杨雪屋里是想跟他道歉的,哪知道那个王强发什么神经,竟然连门都没敲就一脚把它踹开,冲进来二话没说就骑到我身上一顿猛锤,而我从头至尾都没还过手。我……”

    “哼,那照这么说还是老徐他们冤枉你了咯?”

    “是啊。爸,我是无辜的啊,杨雪可以坐证!”

    “够了!”

    “啪!”

    姚如意心下一震,他不自觉的抬手摸了下自己的脸蛋。搁着这么远他都能透着巴掌的响声,辨识出那力道肯定不小。

    刘云鹏捂着自己的脸蛋,恐惧的看着自己的老爸。颤巍巍的道:“爸,你……你干嘛打我?”

    “干嘛打你?你说干嘛打你?你当你老爸是什么?白痴吗?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给我老实说你去杨雪屋里到底是干什么去了?“

    “爸,我真的是去……“

    “黄勇。把这小子给我带出去,当着王强的面把他手指给我砍了。“

    “刘总……这个……“黄勇不太确定自己有没有听错,不过于他的不置可否相比,刘云鹏可是被吓坏了,他”噗通“跪了下来,忙不迭的实话道:”爸,别……别,我说实话,我告诉你实情!我去杨雪那屋子确实是打算道歉来着,但晚上喝了点酒,脑子有点犯混,就想着和她那啥一下,你知道我和她处过一段嘛,干这个也正常,而且扬……杨雪也是愿意和我那啥的,但那个王强不知道搞什么飞机,莫名其妙的踹开她物资,把我给揍了一顿。我……“

    刘福贵一把揪起刘云鹏的衣领,就这么生生的把后者拉到了身前,他近乎贴面的,叱喝道:“我和你说过的话你都当耳旁风是吗?你不知道杨雪和那个王强处着朋友在吗?你是闲我们过的太安逸,打算给我们找点茬是吗?你tmd知不知道就因为你,连累了我们这一大家子,你让我如何和黄勇他们交待?“

    “爸……爸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此刻的刘云鹏当真是被吓破了胆。

    刘福贵周身散发出无形的气压,压的他喘不过气来,眼前的刘福贵根本就不似他的父亲,而像是只随时要啃噬他的野兽。

    黄勇也惊诧与刘福贵今天的举止,后者的气恼愤怒他可以理解,毕竟儿子犯了这么大的事,给自己这帮人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就算再怎么惯养恐怕也难耐怒火。

    只是看刘福贵现在的态度,似乎是铁了心的要对他的宝贝儿子进行惩治,这还真是破天荒的第一回。

    不过震惊之余,黄勇倒是乐得刘福贵好好教训下他的儿子,一来可以让其长长记性,二来也好让别墅人看看他们的立场。没准因此便消解掉这次冲突。

    “黄勇,你说我该怎么处置这个逆子!”

    “啊?”走神的黄勇,一听刘福贵在唤自己的名字,赶忙收敛心神。后者抬眼看了他一下,不悦的重复道:“我问你应该怎么处置这个逆子。”

    黄勇莫名的看了看刘福贵,又移目望向了刘云鹏,心下道:怎么问起我来了,你自己的儿子该怎么惩罚,问我做什么,这tmd不是给我出难题嘛。

    不过很快聪明的黄勇便明白了刘福贵的用意:真tmd的是个老狐狸啊,都算计到这个地步了啊。

    y的知道我会因为顾虑而不对他宝贝儿子做出过分的惩罚,所以把皮球踢给了我。

    黄勇是真想脱口而出“把刘云鹏杀了作为惩罚”这句话,可是他能说吗?不能,不仅不能还得装作对此事不以为然,这种滋味让他憋屈的直想动手打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