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章 有些奇怪-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三十章 有些奇怪

    ps:感谢hksnowman投的月票

    “赵叔,你怎么了?没事吧!”见得老赵眼圈泛红,淘米回来的尉泱不无担心的俯身询问。

    老赵见状赶紧拂袖掩了掩眼角,继而有些尴尬搪塞道:“哎呀,这里风沙太大,眼睛被迷住了。呵呵,呵呵。”

    尉泱不傻,此地虽然北风呼啸,可却没有半点沙城,无疑老赵是撒谎了。

    不过善解人意的尉泱并未点破,相反顺着老赵话茬应了声“是”,并嘱咐后者多加之余,罢了便叉开话题,开始着手与老赵继续操持晚饭。

    另一天,行动组一行人也已抵达目标地点,老徐仔细看了看,挑了右侧道口最为突破口。

    之所以选择右侧主要是负责此道口的收费岗亭也不知是不是遭受车体撞击,总之眼下除了能看到个底座孤零零杵在地上,其它就仅剩四散碎裂的三合板及碎玻璃了。

    “大家先上车看看能否找到能用的东西,记住务必注意安全,尤其是车上那些死尸,千万小心它们诈尸!”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搁在过往老徐或许不会强调丧尸的危险。

    但过去几个月,他们虽说一直出于战备状态,可大都是与人斗,以至团队多数人已经⊙,..许久没有与丧尸战斗过了。

    所以,徐仁杰不得不出声提醒,以唤醒众人对丧尸的警觉。

    队伍分成2组:

    老徐。唐小权,王强为一组;魏大壮。吴超,温泉鑫为二组。

    两组分别检查一个道口。老徐上车前忧虑的看了眼无神的王强,着手拍拍后者肩膀,提醒道:“喂,强子,打起精神,我们要上去了!”

    “哦,”不出意外,王强照例有气无力应了一声。

    徐仁杰刚愈在言,唐小权却是不动神色从旁拉了他一把。同时冲其递过一个眼色,意在叫他放心,他会盯着王强安全。

    “哎,”老徐无奈叹了口气,他是军人,对这种儿女情长玩意虽然明白,但认识不深,他着实是为王强为了杨雪如此沉沦感到不值。

    正所谓,天下之大。大丈夫何患无妻。

    为了个水性杨话,好吃懒做女人伤神,实在是……

    摇了摇头,老徐着力拉开面前旅游巴士破损大门。伴着门轴“吱呀”一声哀嚎,他举刀跳了上去。

    一经入内,老徐便是闻到股浓烈的尸腐气息。由于巴士密闭结构,导致车内尸体经过一个夏天的炙烤发酵。无一例外全都变成了一具具干尸。

    老徐提刀捅了捅旁侧风化尸体,确保其没有反应后。伸手取过其脚底包包。

    打开一看,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这样的事情在对面道口也在上演,魏大壮他们接连翻找几个旅客随身包裹皆是一无所获。

    这也难怪,距离末世爆发已经大半年过去了,那些容易搜集的物资基本都被幸存者发掘干净。

    更何况此地处于进出县城的交通要道,来往幸存者车队没道理放过这个良机。

    所以,幸存者搜寻结果可想而知,从头到尾排查完毕,一无所获的徐仁杰不禁是有些懊恼的啐了口沫。

    “不用找了小唐,强子,这里多半已经被旁的队伍搜过了,咱们还是抓紧时间解决堵路问题吧!”

    言罢,老徐便是返程向后,待行至唐小权身旁,见其目光呆滞,愕然问道:“喂,权子,怎么了?没事吧,咱们下车咯。”

    “啊!”恍若电击般,唐小权周身一颤,从沉思中回过神来,他微愣了两秒,不确定问道:“什么事儿?老徐你刚说什么?”

    “呵呵,”徐仁杰苦笑着摸了摸下巴:“我说这车子已经没有搜索价值了,咱们下去吧。”

    “哦,哦,”无意识连应了两声,老徐见状凑近瞅了瞅唐小权:“我说权子,你这是怎么了,感觉怪怪的。”

    “不是,我只是……”双眉微微蹙起,唐小权权衡了几秒撇嘴说道:“我只是觉得有些奇怪。”

    “奇怪?”徐仁杰默默重复了遍年轻人的话语,他四下看了看,整个大巴除了死绝了的尸体,哪里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小唐,你什么意思啊?”

    抬手一指,唐小权冲着面前的一具死尸说道:“你看他们的腹腔,全部被刨挖干净,还有这个……”

    俯身拾起一根残肢,唐小权点了点肢体上的齿印:“这些印迹杂乱无章,而且有的洞眼直接贯穿,普通丧尸能有这副好牙口吗?”

    徐仁杰闻言,凑前一看,果然残肢表面空洞嶙峋,像是被利器凿穿了般。

    “希望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唐小权面露出一丝苦笑。

    “你的这个发现很重要!不管怎样,今晚我们还是得小心戒备,加强巡防!”最后看了眼唐小权手中的残肢,徐仁杰把刀一横:“走吧,时间不早了,咱们得赶在天黑前把道路请出来。”

    一行人,陆续下车。

    行到车外,路卡左侧传来温泉鑫的叫喝:“嘿,老徐,你们那变怎样啊?我们这边狗屁都没弄到。”

    老徐摆了摆手:“一样,别废话了,都过来准备推车。”

    “唉,好嘞!”

    全员到位,老徐将6人分配到大巴车几个要点,然后倒数3个数,6个壮小伙一齐发力,伴着声“低喝”,厚重大巴车隐隐而动。

    “来来来!继续用力,一鼓作气搞定它!”

    “一!二!三!推!”

    “吱~哐!”随着徐仁杰再次倒数,大巴车终于是在角逐中落下阵来。

    随着车体倾缚,车身玻璃应时震碎,破裂的渣滓,四散飞溅,落的到处都是。

    徐仁杰瞅了眼,眉头皱起。

    这些东西肯定是要清理赶紧的,否则万一划破车胎,那麻烦可就大了。

    想到这儿,老徐冲着精神力旺盛的温泉鑫吩咐道:“小温,你去把雷子叫来,让他带人过来清理碎渣。哦,对,还有罗保春,顺道让他看看这车子轮胎能不能用,能用把它卸下来带走。”

    闻言的温泉鑫没有二话,俏皮的原地立正敬礼,摆了个变了形的军姿冲着徐仁杰眨巴两下眼睛,继而肃然喝道:“明白首长!保证完成任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