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三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三十三章

    一对三,当王强两张牌丢到桌面时,全场寂静。△,

    王,吴,温三双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温泉鑫咽了口吐沫,小声提醒了句:“那个,强子,我出的是一对勾。”

    “哦,”淡漠应了声,王强无动于衷。

    “那个,你出错了!”无奈之下,温泉鑫只能再次出声。

    这回王强则是直接将牌反扣在桌:“对不起,我没心情玩,权子你来吧。”

    说完,王强起身离去,见他离开,“小煤球”立马紧随其后。

    都说狗通人性,煤球虽然不会人语,但主人落寞的情绪它真切感受到。

    待王强落座后,小煤球一个鱼跃想欲上凳,怎奈个子太小跳不上去。

    或许是看“煤球”太过可怜,正和尉泱一起背唐诗给贺静听的廖芳芳一路小跑,行到“煤球”旁,俯身将其抱上凳子。

    刚一上凳,“小煤球”立马是窜到王强怀里,然后没有任何多余动作,只是乖乖卧下,躺在王强怀里,着舌轻添王强手掌,它这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安慰王强。

    为了不扫大家兴致,唐小权招过魏大壮,与王忠瑜他们凑成一桌。

    他自己则踱步行到王强坐前,芳芳见唐小权来了,嘟着小嘴,蹙着眉毛,满脸担心的说道:“唐叔叔,王强叔叔他生气了,你们打牌让这点他,不要欺负他嘛。我在幼儿园,班里同学欺负我,我也会生气。”

    孩子不懂大人的世界,她无从明白“爱情”这种东西。

    但这并不妨碍用自己的眼睛去理解和观察世界,芳芳直觉的认为王强是因为适才玩牌时被王忠瑜等人欺负,所以导致他心情低落不高兴的。

    对于这种芳芳曾今遭遇过的事情。她幼小心灵特别能够感同身受,所以此时才会表现的愤愤不平,有种小大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感觉。

    摸了摸芳芳的小脑袋,唐小权蹲下身子,笑着冲芳芳道:“芳芳说的没错,王强叔叔他是生气了,不过没事,现在有小煤球陪着他,他很快就会恢复过来。”

    “是这样吗?”芳芳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忽闪着睫毛:“可是我被小朋友欺负了。好多天心理都难过呢。”

    孩子的心灵总是最坦诚的,他们从不会遮掩自己的想法,以至唐小权有那么一瞬不禁是对自己此刻的搪塞之言感到羞耻。

    “芳芳啊,来,来阿姨这儿,妈妈还等着你背唐诗呢。”尉泱适时的出口算是替唐小权解了围,他感激的冲尉泱递了个眼神。

    芳芳听闻尉泱呼唤,有些不确定的看了看王强。

    唐小权看出了芳芳的犹豫。宠溺的摸了摸后者脑袋,笑着保证道:“放心吧芳芳。我帮你劝劝王强叔叔,他会好起来的。”

    “嗯,那你好好说,不要着急,我难过的时候最不喜欢别人和我急了。”说完,尉泱晃荡着一对马尾。返身朝尉泱跑了过去。

    目送芳芳离开,在确定他安全跑回尉泱怀里后,他重新将目光移动到王强身上。

    月光下,一人一狗就那么坐着,没有人知道王强在想些什么。但从他落寞的表情不难读出,他的心下相当的苦闷。

    “唉~”长叹一口气,唐小权俯身坐在王强身旁。他抬眉瞧了眼车外月色。

    今晚的月亮格外皎洁,难得看见的星星此刻点缀在银河之间,远远望去,霎时好看。

    “强子啊,有些话,有些理我相信你心理都明白,作为兄弟,多的我就不说了,我只想告诉你,杨雪失去你是她的损失!她终有一天会为他的选择付出代价!至于你,我知道你现在很苦闷,心理堵得慌,你的心中肯定有一堆问题想去向杨雪征询。这些都是正常事情,换做是我,我也会这样。但是你知道长期压抑自己终究是不好的,何况队伍也需要你,你的情绪也影响着大家。所以我希望你能尽快调整自己,重新回到我们中间。记住,不论发生什么,我都站在你这边!!”

    最后一句,唐小权说的尤为着重,言罢,他拍了拍王强肩膀便是不再多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当划过晚上八点,唐小权觉着在公交车待的时间已经足够长久,兀自下车返回公交。

    “回来了?”押运车后箱,老徐正仰靠在座椅,悠闲的喝着茶。

    这或许是他连日来最轻松的时刻,不过再过一会儿,午夜的备战就将开始,他又得重新忙碌起来。

    “嗯,”唐小权随口应了声,然后找了个坐,在老徐对面坐下。

    “呵呵,我猜猜,小温他们一定在玩牌吧!”老徐眉宇上扬,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唐小权莞尔应道:“知他们者,老徐也。”

    “哈哈哈,”老徐爽朗一笑,随即面色凝重,低沉着嗓音问道:“强子他怎么样了?还是不和人交流?”

    一听这个问题,唐小权原本嬉笑的脸庞也渐渐收敛起来:“是的,他还是老样子,可能还需要给他一段时间吧。”

    “唉,都怪我,早知道这样,我那次就不该把杨雪那小妖精给带回来。”挥拳打在车板之上,应时发出“砰”的一声。

    “老徐别这么说,这事儿怎么也怪不着你。只能说杨雪是强子的劫,我和他一样,上学那会儿就没谈过恋爱,所以也不太会和女人相处,更别提讨女人欢心了。强子恋上杨雪也是情势所迫,搁在以往,他不会爱上那样的拜金女。”

    “现在说这些也没啥用了,我担心的是强子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会一蹶不振,你看看贺静,我是真不希望王强也变成那样啊!”

    贺静的疯癫始终是徐仁杰的一块心病,虽然透过别墅这段时间休整得到了不少改观,但是人本身还是糊里糊涂,偶尔还会做些出格事情。

    倘若王强再变成那样,不论是对许仁杰个人,乃至整个团队都是不好的消息。

    “放心吧,老徐,强子不是那种随便会被击垮的男人,我相信他会重新振作起来,嗯,一定会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