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简易护城河 (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七十九章 简易护城河 (三)

    这对一个人的耐受力无疑是个巨大的考验,首先你得能战胜恐惧保持理智,继而还得在重压之下,找出活下去的办法,而眼下的王强显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汗水随着不断激增的肾上限素从他全身的每一处毛孔弥漫而出,身前快速下坠的尸脑令得他大脑空空,茫然不知所措。

    恐惧吗?坦白讲,此刻的王强并没有感到恐惧,这倒非是他艺高人胆大,也非是他心理素质好。相反正是因为他太过恐惧,才导致他暂时忘却了这种恐惧的感觉。

    耳边兄弟们的疾呼愈发的变小,王强的体感正在消失。

    他本能地抬手想要扼住下坠中丧尸的喉咙,然而碍于二者之间错开的距离,使得他仅是能将将好够到对方脑壳上几捋奚落的头发。

    紧接着王强便是感到一股巨力从掌心传来,下一秒自己勉励上提的小臂便被着力下压的尸脑给生生拉拽了下去。

    死亡转瞬即至,似乎已经无可避免。

    但是王强依然没有放弃,由心底而发的强烈求生**驱使着他做着最后的挣扎。

    右手胡乱地在地上摸索着,王强希望能够摸到任何可以供他毙敌的武器,然而现实却是残酷的。

    他摸了一圈,除了摸到了些许肮脏粘稠的液体之外,就只剩下瓷砖表面那冰冷的寒凉了。

    毫无疑问,这已经不是王强第一次面对这种生死存亡的时刻了,但那濒临死亡的氛围还是令得他无已抑制地颤抖了起来。

    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你很难用言语去解释它。

    因为此时的王强并没有感受到任何的恐惧,但其全身上下的每一处皮肤,血管,甚至是细胞都呈现出了恐惧到极致的表现。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这种到死都不放弃的觉悟打动了老天,因为就在丧尸那张染满蜡黄液体的锐牙将要触碰到他的腹股沟时,一道闪亮的光斑在太阳的映射下一闪即过。

    光斑消失的极快,但王强却是瞧的清清楚楚,它就似是黑夜中的一盏明灯,给濒临绝望的王强带来了最后一抹希望。

    没有丝毫地犹豫,王强左手果断向上一提,巨大的拉扯力直接是将尸脑的头皮给扯下了一大块。

    而借着这股大力所赢得的时间,王强的右手也不停歇,顺势便是从腰际的皮带处拔出了适才唐小权勒令他们每人都必须携带的理发剪,然后操着吃奶的力气朝向尸脑的太阳穴处怒戳而下。

    “啊!”声嘶力竭的怒吼,带着王强强烈的求生意志在房间的上空炸响。

    理发剪一点点没入尸脑之中,发出细碎的割裂声,一捧捧混杂着黑色血液的粘稠物质顺着剪柄缓缓流出。

    音落,气竭,力脱!

    随着王强颓然落下的右手,丧尸也终于得尝所愿地坠倒在了后者的身上,只是这一次它已再无可能抬起头来。

    唐小权并未瞧见王强力戳丧尸的场面,当他回眸望向自己兄弟的时候,后者已然是仰面朝天,一动不动。

    眼眸急速地圆睁放大,赤红的血色瞬间布满了眼白。

    “强子!”癫狂的将手中的长矛横握于胸,唐小权卯足了全身的力气将之横推了出去。而在他这近乎玩命的攻击下,离他最近的一排丧尸地几乎全都被其推倒在了地上。

    顾不得去理会后续补上的丧尸,唐小权重重将长矛扔掷了出去,继而反身朝向王强飞奔而去。

    “强子!强子!”泪水混杂着汗水,不明所以的唐小权一脚踹开了伏在王强身上的死尸,然后架起后者的肩膀,拼命地把他朝身后安全的地方拖。

    可是房间就这么大,丧尸又那么多,仅靠唐小权又能把王强拖到哪儿呢?

    见得此般情景,温吴二人皆是互看了一眼。

    要知道此时他二人所面对的压力已是着实不小,但是……

    几乎下意识地提起了手中的武器,温吴二人甚至连一句话也没说,便是双双挡在了唐小权与王强的身前。

    人类有时候就是这样一种矛盾的集合体,他们明明心理害怕的要死,却又总能表现出一反常态的大无畏精神。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舍生取义”吧。

    不过对于眼下的4位幸存者来说,他们显然没心思去讨论这个无聊的哲学问题。

    “强子!强子!”唐小权依然在撕扯着嗓子呼唤着,其下一双大手犹若筛糠机般一下又一下地晃动着王强的身子,直把后者晃的七荤八素,脑袋眩晕。

    由于过度的紧张与恐惧,加之先前的搏命,王强眼下脱力十分严重。

    “喂,强子,你没事的,相信我,你一定没事的!”

    唐小权一边说着思维胡乱的话语,一边移目望向王强的腹部,因为那里正是适才尸脑坠倒的地方。

    “咳咳~”一声清咳,王强勉励地挤出一丝笑容,兄弟的举动令他十分的感动,只可惜眼下的情势容不得他去道谢。

    “我,我没事,就是有点脱力,你,你快扶我起来。”

    闻及此言,唐小权先是一愣,待得其眼眸瞧见了那只侧插在尸脑太阳穴处的银白色理发剪后,他才恍悟般地回过脑袋,继而展颜为笑地将王强架扶了起来。

    温泉鑫和吴超艰难地抵御着行尸的进攻,少了王强和唐小权的协力支援,他二人的防守渐显狼狈,虽然每一次回击依然能结果掉一只行尸的性命,但面对着后者不断涌入的恐怕数量,他们还是……

    “小吴,小温,撤,快撤!”随着王强的安然无恙,唐小权混沌的大脑再次恢复如常。

    很明显眼下如若继续与丧尸这般僵持下去,那么非但他们守不住大门,而且还会面临被包饺子的危险。

    所以撤退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抬脚踢倒早前准备好的乳液**子,唐小权率先搀着王强避进了洗头房内。

    而随着他俩安全的进入,吴超与温权鑫也是紧随其后的跟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