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五章 极品飞车(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四十五章 极品飞车(七)

    “4分5o秒,那辆车子,我们可以这样……”

    “7分钟那儿,咱们如此这般……”

    “9分钟先停在启动,或许可以……”

    王忠瑜将看罢视屏的几个要点位置与其它几车说道了一遍,并将自己的作战思路透过文字信息传达出去。∮,

    毕竟,老徐既然把勘察道路重任交给自己,王忠瑜自觉自己理应认真完成。

    只不过他对自己还提了更高要求,那就是不紧要完成路面状况的熟悉,他还要想法带众人脱险。

    而要带众人脱险,就不得不解决狼群追逐问题。

    因为但凡有脑子的人都知道,和狼拼度或许你车子有一战之力。

    但你和狼比耐心,呵呵,死的必然是你。

    所以,综上,如果不把狼群击杀,那么逃跑根本就是个笑话。

    就算你能驾车跑到第二避难所,那也只能是把驻地给毁了。

    王忠瑜不想日后活在狼群的骚扰之下,尤其还是异变了的狼群。

    他要击杀掉这些畜生,用他身为职业赛手的方法。

    王忠瑜的想法很快传到了余下“3车”手里,唐小权看后心下暗赞对方念头。

    他适才也一直在考虑该如何击杀畜生,但思来想去都没有靠谱的法子。

    毕竟狼群太过灵活,己方虽然人数占优,可与这些天生的猎手相比,就如同大人和孩子般天差地别。

    显然,对付狼群必须在车上,一旦己方脱离车子掩护,先不说能不能动手,光是站住恐怕都成问题。

    而若是把攻击范围限定在车上,唐小权又实在想不出己方靠什么能与“异变狼”群颤抖。

    靠箭?靠枪?别开玩笑了。就算侥幸能击杀一到两只,也只会徒增畜生的暴虐。

    但在看了王忠瑜的计划后,唐小权这才觉原来利用道上天然的“路障”,再配合车子高行驶的冲力。便能形成如此恐怖的战术杀伤。

    不过细细想来,王忠瑜的法子虽好,但危险性极大,闹不好就会出现车毁人亡事故。

    所以唐小权文字提醒各车司机注意,务必和王忠瑜仔细沟通各要点操作事项。毕竟不是谁都有王忠瑜出色的驾车技巧。

    除此之外。唐小权还嘱咐,公交车抓紧在剩余时间把车内一众物品摆放安全。

    他能够想象出,明天一战将会出现怎样的生死时,他可不希望到时候有同人没被狼群攻击,反倒被车内物品不幸砸伤。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幸存者就这么与车外“异变狼”群保持着相对稳定的局面过完了一夜。

    当天边鱼肚白开始泛起的时候,老徐给四车下达了准备战斗的指令。

    根据昨夜安排,雷瞳,华表,段成伍。沈炼四人坐在前排。他们任务非常简单,一则保护王忠瑜;二则应付突事件。

    因为谁也不能保证,追击战中狼群会不会冲破公车防护突入车内。

    毕竟昨夜开始一翻折腾,公车窗棱的防护栏,在“异变狼”群的疯狂“打击”下,很多焊口螺丝都出现了松动现象。

    只要在被攻击,随时有脱落危险。

    而4名尖刀连展示的任务就是在此种情况生之际,利用手中武器阻挡“异变狼”的进入。

    虽然徐仁杰也知道这种防御基本没可能,但他也实在没有其它办法。

    冬天的晨曦总是来的比较晚,直到早上7点半。昏沉的天空才全部放亮。

    随着光线的进入,压抑煎熬了一整夜的幸存者们终于摆脱了黑夜所带给他们的未知恐惧与骇然。

    继续等了半个小时左右,老徐本来希望天全部放亮后,“异变狼”群会觉着无趣离开。

    毕竟。它们已经白白守了一整夜,没道理继续待在此地。

    可“异变狼”群似乎是铁了心,对幸存者车队格外感兴趣,它们压根没有离开的意思。

    望着透过车外摄头返回的信息,老徐知道想要和平解决这个问题是没办法了。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强上了!

    目光陡然锐利。徐仁杰一把扯去遮在前挡的帘布,继而扭动钥匙,轰响油门。

    他这突兀搞出的动作,立刻引起了徘徊狼群的注意。

    毫无疑问,“异变狼”群完全搞不清生了什么。

    不过徐仁杰可没心思给这帮畜生打招呼,它双眼直视前方,一只“异变狼”刚刚从收费口推翻的客车上跳下,不偏不倚正好挡在道口中央。

    一人一狼,四目相对。

    徐仁杰能从“异变狼”猩红的双瞳中读出嗜血的**,他的眼神渐渐微眯,右手紧紧握在档杆之上。

    直待“异变狼”提步冲前,他立马放下手刹,推杆向上,继而全力轰在油门踏板。

    想到老子的路?你找死!!

    “嗡!”押运车如出弹的炮弹飞射了出去,强劲的冲力直接是将唐小权推送向前,接着又重拉向后。

    好在他事前绑好了安全带,否则就适才那下他十之**能被甩飞出去。

    “异变狼”丝毫没有退让意思,没有大脑的它在嗜血**的驱使下了疯的朝押运车扑了过去。

    如果此刻有人在旁边路过,一定会被眼前场景惊诧。

    狼在加,车子也同样在加,双方都在竭力挥自身度极限。

    终于在收费口前方5o米处,狼车撞到了一处。

    “砰!”“异变狼”在出一丝撕扯的狼啸后,如断了线的风筝抛飞了出去,继而重重落在地上,划擦出数米之远。

    没有任何悬念,“异变狼”再怎么强悍,它也终究是肉身,想和钢甲车子对撞简直是自寻死路。

    不过“异变狼”虽然对撞失败,它的性命却并无大碍,没有伤及大脑中枢的“异变狼”再次挣扎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调整身形准备继续向押运车动自杀式攻击。

    只是这一次老徐可不会在给它机会,油门踏地的老徐硬生生掀翻畜生身体,继而厚重的押运车就那么直挺挺从“异变狼”身上压了过去。

    “扑哧,”随着连串骨裂血迸的异响出现,两道血红长印在押运车轮下形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