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章 煤球异样-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六十章 煤球异样

    ps:感谢“峰叶的凋零”打赏。☆→,

    村落围堵工作对于幸存者驻地无疑是件举足轻重的大事。

    为了犒劳众人过去一周时间的幸苦劳作,尉泱,老赵特意为幸存者们准备了一桌丰盛晚餐。

    第一阶段任务至此算是结束了,席间老徐又为众人拟定了第二阶段纲领。

    当然主要议题还是围绕驻地安全建设展开。

    首先,瞭望台的建造,这个关乎能否瞭敌在先,所以必须尽快拿下。

    其次,石墙的垒砌,这点也格外重要。

    毕竟,现在的巨鹿马围堵更多的是防范,如果真遇到大范围尸群攻击还得靠石墙才能阻挡。

    最后,是关乎众人住宿问题,虽然眼下幸存者房屋都是经过筛选的。

    但碍于村落实在太过落后,所以即便是经过筛选的屋子,都或多或少存在门窗坏损现象。

    这若是以前或许不算什么,弄个睡袋,加床被子倒也能对付过整个寒冬。

    但问题是现在是末世,凡事你都得考虑安全。

    连门窗都没法保证的屋子,倘若半夜被丧尸摸进,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老徐总不能以后每日都叫各屋安排单人守夜吧,如此下去,生活还有什么质量可言?

    所以接下来,老徐不仅要修复各屋坏损门窗,还要为其加装必要的防护栏。真正做到“内外兼修”。让团队成员彻彻底底,安安心心的住在村落里。

    对于老徐的任务规划。幸存者们自然没有意见。

    他们现在多的就是时间,而能有事儿做无疑是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这看起来似乎有些荒唐。毕竟但凡正常人总希望不要工作,能够随心所欲的生活。

    然而到了末世,当这一切真的实现,你又会无比怀念过往的日子。你会渴盼曾今工作的忙碌,因为末世的无聊与乏味是你难以想象的。

    吃完晚饭,没啥事的温泉鑫等人照例嚷嚷要开几把牌局。

    自打开干“村落围堵”项目后,他们便把牌局变成了赌局。

    赌资也非常简单实用,就是输家要给赢家按摩腿脚。

    这场“战斗”最终是以温泉鑫,王忠瑜的胜利告终。

    牌局结束。众人各自回房,简单收拾后便是陆续上床。

    很快,喧嚣了一整日的僻静村落变的安静了下来,唯有时不时从屋内传出的鼾声昭显着一丝人气。

    唐小权照旧自荐守第一班岗,他无聊的趴在窗口,两眼涣散。

    在这样夜深人静的夜晚,人的思绪总会非常复杂,而对家的思念总是永恒不便的话题。

    下意识从兜里掏出便笺簿,唐小权小心翼翼将内里的黄色老照片掏出。其上父母年轻时的容颜叫的唐小权感慨万千。

    想起姚如意之前坦白的那些话语。唐小权心弦不由一紧。

    爸爸,妈妈,妹妹你们究竟在哪儿?你们现在还好吗?

    没有人能回答唐小权这个问题,而就在唐小权兀自感伤之际。其脚底突然被什么东西摩挲拖动。

    下意识低眉看了一眼,唐小权发现拖着自己裤腿的不是旁物,正是小狗狗“煤球”。

    将“煤球”揽紧怀里。唐小权着手捋了捋小家伙的毛发。

    经过两个多月的成长,此时的煤球可是比幸存者发现它时大了不少。

    “怎么煤球你也想家了?”唐小权怅然若失的喃喃道。

    谁曾想煤球竟是竭力挣扎。这不禁是叫唐小权大为愕然。

    怎么回事儿?虽说煤球的确对生人格外提防,但他唐小权肯定不在其内。

    饶是煤球对他感情抵不上王强。但也不至如此不给面子。

    唐小权再次抚摸煤球毛发,试图通过这种方式令它平静下来。

    可今日煤球似乎铁了心不给唐小权妹子,它整个狗身四下混动,死命想要从唐小权怀中脱离。

    无奈之下的唐小权只能作罢,他俯下身子,将煤球放倒地上。

    心道是,你不愿和我玩,那我就不勉强。

    但煤球落地后非但没有自行离开,反倒是继续围着唐小权袭扰。它或碰或跳或抓或挠,总而言之,就是不让唐小权安静消停。

    换做旁人或许早就不耐烦上火了,可唐小权是个心思细密的人。煤球过于反常的举动引起了它的狐疑。

    毫无疑问,这些天受王强情绪影响,煤球始终是伴其左右。

    说的难听点,饶是拉屎撒尿二人都结伴同行。

    但是现在,煤球突兀离开王强跑到屋外,又极为焦躁的与自己“玩耍”。

    这事儿本身就很蹊跷!!

    遥想华表曾今和自己讲过的细节:狗是非常敏感的动物,他往往能察觉到人所不能察觉的东西。而当狗出现反常举动与情绪时,那很有可能它是在告诉你危险正在的临近。

    难道说……村子有情况!?

    唐小权心头一沉,他伸手将桌上照片收好,继而站起身子。

    果然,唐小权身子一起,煤球便是欢腾的朝屋门出跑去。

    看来屋外真有状况!!

    唐小权摸过桌角的砍刀,抬手示意小煤球安静。

    经过华表精心调教的煤球在见得唐小权手上动作后,立马乖乖静卧,但两只眼睛依然是怒目圆瞪,紧盯房门方向。

    这要是真的大半夜潜入尸群,那以己方目前的房屋状况。想要阻拦根本是痴人说梦。

    唐小权怀揣着忐忑心情,缓步行到门前,他静心朝外聆听了一会,可结果……除了听到呼啸的北风,压根就没其它动静。

    难道是煤球弄错了?

    这并非没有可能,毕竟动物也有情绪,保不齐煤球就被王强情绪感染,有些失控也说不定。

    唐小权现在到真是希望煤球发了“神经”,但本着安全至上原则,他还是摸到窗前,将帘布掀开了条小缝。

    村落内,黑漆一片,呼啸的北风将那些破败房子吹拂的“啪啪”作响,整个画面像极了恐怖电影里的鬼怪聚集地。

    唐小权着目扫了一圈,心弦一松,在他目力扫过的地方并未发现异样,一切都很安全。

    看来真是煤球出了状况,探查完毕的唐小权慢慢放下帘布,他准备返回凳上继续自己的思绪。

    可就在他将要转身的霎那,一个黑影从屋后的暗处闪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