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惊心动魄的逃亡 (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十二章 惊心动魄的逃亡 (中)

    4个人,静立于墙,他们极近小心的降低声响,但饶是如此,却依然还是不可避免地引起了周遭行尸的注意。

    “吴超,撤了!”唐小权未及自己身形落定,焦急的催促声便是已然响起,因为就在他翻上墙头的霎那,其目力所及之处,数十只行尸正拖着雄健的步伐朝向他们这边快速的移动。

    吴超目光如炬,持棍的双手死死抵在桌上,他没有退却的意思,紧咬的牙间吃力地蹦出几个字来:

    “胡,胡哥!你,你先走,我,我顶着!”

    荒天下之大谬,胡晓东眉头微微一皱,他素来不是个喜好矫情的人,他也从未觉着自己有多么伟大。

    但身为团队中年纪最长的男人,他有责任也有义务带着这些家人活下去。

    “别废话了,超子,你赶紧给我撤!”

    “是啊!吴超!现在不是互让的时候,街道上的丧尸也过来了!”

    似乎是为了验证唐小权的说法,一阵犹若波涛起伏般的嘶吼从窗外传来,顷刻间屋内,屋外的尸吼交相辉映,当真是叫人鸡皮噶哒掉了一地。

    事及于此,纵使吴超心下有万分不甘,也只能是不太情愿的应下了这则命令。

    “那好,胡哥,你……”话锋陡然一滞,那句本欲出口的“你要活着过来,”最终还是被其生生地咽了回去。

    吴超着力地拍了一下胡晓东的肩膀,兄弟之情尽在不言中。

    “呼~”下意识的松了一口气,说实话,唐小权真的很担心吴超会执意于自己的想法。

    因为透过近几日的观察,他对前者的定性是为人热情,性格鲁莽且易于冲动。

    不过在经历了今日一役后,唐小权对对方的看法产生了巨大的改变。

    诚然,吴超在有些时候的确会表现的过于性格化,但那些都是出于他对兄弟们的真情流露,这点他倒是和王强有着几分相似的地方。

    只不过,较之后者,吴超在是识大局方面确是要比头脑一根筋的王强好上不少。

    譬如今天这个事儿吧,若是换做性子耿直的王强,唐小权坚信,除非是把后者给敲晕了抬走,否则绝迹没人能够劝的动他。

    手脚并用,借着跃起的冲势,吴超攀上了墙头。

    而待得落定之后,他很自然地抬眉瞟了眼墙外的情况。

    只是这一眼,着实是吓了他一跳。

    墙垣之下,横列着两排衣衫褴褛的行尸走肉,他们高举着手臂,一边挥舞,一边嘶嚎,就像是群疯狂至极的脑残粉丝,奋力的争抢,就为了寻得一个与“舞台”上偶像亲密接触的机会。

    骇然的冷汗瞬间沁满了面庞,吴超庆幸自己适才没有犯2,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胡哥,到你了,可以撤了!”不待唐小权出声,温泉鑫第一时间吼喝出声。

    而随着他记厉喝出口,立时又是激起了内外尸群的一阵激荡。

    接过王强手中的球杆,吴超一双眼眸警惕的盯着墙下骚动的尸群。

    很明显,他是目前幸存者中唯一一个可以利用武器触碰到行尸的人。

    所以他的任务非常简单,就是要防止诸如“姚明”这般身材异于常人的行尸出现。

    最后一次用力的抵了抵被巨力震荡而开的理发桌,虽然胡晓东也知道这般举动没什么意义,但是他希望这两张木桌能够为他的逃离多争取些许时间。

    将砍刀重新插于后背,胡晓东深吸了一口气,他知道是时候离开了,既然兄弟们都以平安上墙,那他自然也不想多待在这该死的地方。

    “一,二……”心下默念着行动的号角,随着“三”字的出口,胡晓东一个健步冲了出去。

    他这是在与时间赛跑,更是在拿自己的性命搏命。

    随着胡晓东的离开,木门最后的防线也宣告结束,两张理发桌甚至连一秒都未能坚持,便是随着一声轰然巨响,被弹震开了出去。

    木门裂开了,一条长约一米的巨型豁口冒出了一个黑色的身影。

    黑影将将露出半截身子,旋即便是迅速的坠落,其下锋利的木尖直接是将它的腹部洞穿。

    “胡哥!”

    唐小权一直在密切的注视着屋内的动静,所以适才一见到木门的情况,他立时便是惊呼出口。

    行尸没有顾及倒下同伴的意识,它们前赴后继,蜂拥向前,再接连倒下了数只同伴后,终于是有位“幸运儿”冲破万难,从尸群中“脱颖而出”。

    “胡哥!快!快!”唐小权大声的疾呼,因为那位“幸运儿”的匍匐速度竟是丝毫不慢于胡晓东。

    一切皆在电光火石之间,没有人能够预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究竟是胡晓东先于尸群攀上墙头,还是被后者拦下蚕食,一切都是未知数,所以众人的心瞬间便是提到了嗓子眼。

    “胡哥!加油!”

    “吼吼吼!”

    人声,尸声,交织混杂,犹若命运的交响曲落在胡晓东的耳际。

    这个时候的人无疑是极为紧张的,饶是命运多舛的胡晓东也不能幸免。

    他的心脏急速的跳动,肾上腺素呈几何倍数递增。

    恐惧,骇然渗透到了他身体的每一个地方,令得他的身手也变得僵硬了起来。

    抬脚猛踏洗头椅,胡晓东打算借助重踏的反作用力将自己弹射到窗台之上,然而……

    力竭与紧张,心理与生理的双重压力,竟是叫他在攀上窗沿的霎那,脚下踉跄了一下,而随着这一记踉跄,他刚刚跃起的身形旋即又是坠落回了原地。

    这无疑是件极为致命的一件事情,尤其还是在这情势万钧的时刻,分秒的差池便是意味着生死。

    冷汗瞬间爬满了面庞,胡晓东顾不得抹擦,他抬脚准备再试,可匍匐赶到的丧尸不会再给他机会。

    温泉鑫的眼睛极具的微缩,几乎眨眼的功夫便是缩成了一条细缝。

    他半开的嘴巴想要说些什么,可突兀而至的骇然却是令他呆愣在了原地。

    尸手已经攀上了胡晓东的脚踝,那具委顿的身形也渐渐从刺目的地面缓缓地爬了起来。

    胡晓东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