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一章 一粒药的份量(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九十一章 一粒药的份量(一)

    “你要干嘛!?”德里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想去找那些畜……那些家伙要药,你没疯吧,他们不可能给的。⊙,”

    德里克好似变了个人,完全没有之前面对老徐时表现的胆怯。

    对此,老徐并不介意,他知道年轻人发怒是出自对他安全考量。

    但是此刻老徐已经顾不得许多,赵丽娜的性命命悬一线,老徐不能把全部“宝”压在“物理降温”上。

    “放心吧!他们不会把我怎样,别忘了,他们还指着我替他们收集物资呢。”

    “你不懂!你不知道那些人的……”

    把手一抬,老徐示意德里克莫要多言:“这是我个人的决定,除了问题我个人承担。”

    “我跟你一起吧!”深知此行必有冲突,雷瞳兀自起身,请缨喝道。

    “呵呵,你跟着我干什么?我是去求药,又不是去打架。你若跟着我,本来没事儿,都会给对方误认出事儿来。”笑着拍拍雷瞳肩膀,老徐吩咐说道:“你就给我好好待这儿吧,如果我真的出了什么事儿,记住千万不要管我。继续完成我们的任务!!”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饶是雷瞳百般不愿,但老徐指令以下,雷瞳也只能应“是”。

    搞定雷瞳,徐仁杰拉开教室大门,随即踱步走出。

    没走两步,撞见了精瘦小子。

    要知道精瘦小子适才可是因为老徐等人吃了不小的亏,眼下正愁没处发泄,见得徐仁杰晃荡出屋。立马是快步迎了上去。

    “八嘎!站住!”

    相信是个华夏人听到“八嘎”这个词都会不舒服,老徐也不例外。不过在回身前他还是竭力调整好了态度:“啊哟,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兄弟你啊。”

    自来熟的摆摆手,可老徐所做这一切落在精瘦小子眼里,却是叫他非常恼火。

    “巴嘎雅鹿!!谁和你是兄弟!你们只是我们“脚盆国”门前养的的一条狗!我问你,谁给你权利在这儿走动的?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要不是有任务在身,就凭精瘦小子关于“华夏人是狗”的言论,他就已经可以去死了!

    “呵呵,”老徐强忍怒火,心道容你个畜生在猖狂些许,等到了行动之日。老子必叫你明白“最欠”的下场!

    “抱歉!抱歉!我不是有意违规,只是那里面姑娘发烧,病情比较危机,我想能否给我们店退烧药救救急?”

    此言一处,精瘦小子笑了:“想要退烧药?你当我们是慈善机构吗?你不知道现在药品多么紧缺?不过要是真想要也不是不行,那就叫她自己来换吧!嘿嘿嘿!”

    y荡的轻笑,精瘦小子意思非常明显,他是在要求赵丽娜拿**来换药品。

    面对精瘦小子如此赤果果的交易,徐仁杰一双拳头不由握在了一起。

    “怎么?不愿意吗?要是不愿意。那就别跟老子废话!”

    “不是,能不能拿别的东西换,你知道那种事情我说了也不算呀。”

    “哼哼,你说了不算跑来废个什么话!那妞想活命。叫她自己来我屋里找我!”言罢,精瘦小子甩手就愈离开,可不曾想。就在他转身之际,一个略显戏谑男声从屋内传了出来:

    “哟哟。又出什么事儿了?山下!”

    循声望去,来人不是旁人。正是适才领老徐等人领药的江口。

    “我说你小子怎么办事的,渡边老大叫你给这帮华夏狗将规矩你当耳旁分啊。”

    “呵呵,山下,你这是哪儿的话,渡边交待的事儿貌似除了你,别人干的都挺好呀。”意有所指,江口故意在脸上抹了抹,他是在告诉山下别好了伤疤望了疼。

    嘴角微微一抽,精瘦小子自认打嘴炮不是江口对手,所以只能认怂叉开话题:“呐,这小子擅自出屋咱就不提了,他还找我们要药,你说不是开玩笑嘛。”

    “哦?”听闻徐仁杰要药,江口登时来了兴趣:“你要药?”

    “是的!”老徐点点头。

    “要什么药呀?”

    “退烧药。”

    “谁病了?”

    “这个……我还不认识。”有了之前精瘦小子的教训,老徐聪明的没有点明对方身份。

    可江口不傻,他随即问道:“是男的还是女的?”

    无奈,老徐只能如实回答:“女的。”

    “哦。”嘴巴微微圈成半圆,江口这才移转目光望向精瘦小子:“你也是,人家要药救人,你怎么说人有病呢,你这个态度有辱我们“脚盆国”利益!”

    “江口!你说什么!”两眼一瞪,精瘦小子摆出要决斗的架势。

    不曾想,江口却是把手一摆:“忘记渡边怎么告诫你的?要是你活的不耐烦,自己出去找丧尸玩去,别在这里搞事儿。不过……”

    话至此处,江口似是想到了什么,唇角不禁露出丝斜斜微笑。

    精瘦小子见得这丝笑后,感到有些头皮发麻:“八嘎,你笑什么!?”

    “呵呵!”没有理会精瘦小子的问话,江口重新将目光落在徐仁杰身上:“喂,你不是想要退烧药嘛?”

    “是啊!”听闻讨药有戏,徐仁杰赶紧追问。

    “不过你应该知道吗,我们这里东西不是白给的。你想要就得拿等值的东西换,明白吗?”

    “别废话了,这我刚和他说了,想要药就叫那妞自己来换,不愿意就趁早滚蛋!”精瘦小子只当江口有什么好法子,原来和他想法一样。

    “啧啧!”江口面露鄙夷之色:“我说山口,你怎么能这样,你的做法实在有辱我“脚盆国”男人的威严。”

    “你说什么!?”

    “呵呵,乘人之危这种事情怎么能做?要做当然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八嘎,别在那里卖关子,你有话就讲,就屁就放,说!到底什么才叫有意义的事情?”

    兀自一顿,江口陡然问了句出乎老徐和精瘦小子意料之外的问题:“刚才听derrick说你的身手不错,是不是啊?”

    徐仁杰搞不清江口话中意思,但他肯定对方此言绝非表面看的那么简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