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木门防御战-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章 木门防御战

    “权,权子,快,快动手,再不动手,就,就迟了!”

    泥尘顺着石缝飘散而落,欠入其间的数根铆钉在丧尸的轮番冲撞下已是到了迸射的边缘。

    无需多问,在这样持续下去,门破尸进是早晚的事情。

    唐小权茫然的呆在原地,王强的焦促他听的很清楚,但是紧握刀柄的右手却是无论如何也抬不起来。

    毕竟于他而言,可是连只鱼都有没杀过的善主,更别提眼下这个活生生的“人”了!虽然他也清楚此时屋外那个正在不断嘶吼,不断撞击的所谓“人类”早已没了灵魂,仅剩下嗜血本能的躯壳。但是……

    “咔嚓!”

    就在唐小权这边抉择不定之时,年代久远的廉价木门终于是在丧尸的不懈努力下,再次被拆开了长条状的口子。而尸身仅存的左臂,也是几乎在同一时间朝向其内“美食”后颈抓了过去。

    也得亏王强有了早前的战斗经历,一直高度紧绷的神经,在门破的霎那便是本能的驱使着上身猛然前倾,堪堪地避过了被尸爪袭中的危险。

    都说人在危机时刻能爆发出自身的潜能,这句话说的一点也不假,不过有一个前提,那便是突破内心的恐惧与束缚。

    而眼下的唐小权显然是未能走过心下的那条道德底线,而王强……

    体内的肾上限素快速的分泌,在这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情况下,王强双眸骤然一凝,他反身单手控住尸臂,继而一把扯过被唐小权手中的菜刀,紧咬着齿缝,照着门条中的尸头就是怒劈而下。

    “咔!”菜刀在王强的猛力挥动中,准确无勿的命中了目标,锋利的刀锋也是顺势没入了尸首的脑壳之中,可是……

    预想中的毙敌场景并未出现,相反因为猎物的反扑,令得原本就兴奋不已的丧尸,更是凭添的几分的愤怒,其拆门的架势也是愈发变的疯狂了起来。

    “我操!这尼玛是什么情况!不是说攻击头部就可以杀了这些畜生的嘛!”

    王强难以置信的望着那个头顶菜刀还在不停撞击的行尸,他试图将菜刀拔出,但刀身却似是嵌入了对方的脑壳一般,根本拔动不得。

    这下可怎么办啊!王强有些慌了,虽然这道木门相当的破旧,但好歹是抵御丧尸的屏障。

    毕竟于人类而言,在危险到来的时候,一个密闭的空间除了能给其内的人们提供安全感,更为重要的是它能在一定程度上增强人们活下去的信心。

    而眼下一旦这扇木门被破,那么,王唐二人的命运……

    “强子!让开!”

    低沉的嗓音传入王强的耳中,他下意识的循声望去,但见唐小权目光肃然,完全没了适才盈弱气势,其手中不知何时被其取来的球棍,也被高高的举了起来。

    千钧一发,由不得王强犹豫,他闪身避离了木门,给唐小权让出条道来。只是口中却不忘提醒:“权子!打这畜生的脑袋没……”

    “用“字还未出口,唐小权凶悍的一击便是已然挥击了出去。

    “哐,咔嚓!”

    伴随着扎耳的响声,几许木屑四散迸裂,王强的眼眸不由微跳,刚欲开口将适才的话语继续说完,可谁曾想唐小权却是先他一步道:“攻击丧尸的头部没有问题,但是一定要破坏它整个大脑的中枢神经,也只有这样病毒才不可能继续控制宿主的躯体。”

    似乎是为了印证他的这般说法似得,被球棒命中的丧尸待得一声惨嚎之后,便是重重的磕在了门缝之上,继而一动不动,而在其脑壳的中央处,一把染血的菜刀已然是完全没入了其头颅之中。

    怔怔的愣在原地,王强膛目结舌的有些说不出话来,唐小权适才的一番论述让他不禁好奇:“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东西的?”

    几乎是下意识的道出了心中所想,要知道同是一所大学毕业的王强,可不记得自己的这位好友,学过什么医类学科。

    唐小权无力的垂下了手中的球棍,肾上腺素的过度分泌以及心理的持续恐惧令的此时的他略显气虚,长长的喘了两口粗气,待得心境稍缓,他才缓缓的回道:“我,我这都是从电影,小说,还有游戏里,推,推断出来的。”

    “吼~”

    “尼玛!”

    低沉的嘶吼从楼底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悉悉索索的拖步声。

    王强下意识的暗骂出口,同时转眸望向身侧的唐小权,但见对方眼中也是擎着抹凝重。

    “快!强子,你把这鞋柜挪到门上抵着,我去客厅搬茶桌!听着,无论如何咱们都得守住这木门!不然,叫那些畜生进来,我们就tm完了!”

    言毕,唐小权二话不说撒y子便是朝客厅跑去,适才的无力感也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强烈的求生本能驱使着两个20岁出头的年轻人里外忙活着,如果不是这场突兀的末世浩劫,他们这辈子恐怕都无法体会什么才叫正真的生死存亡以及争分夺秒了。

    耳听着楼道内那犹若地狱丧钟的脚步声,唐小权招过王强,将手中的球棒交倒了后者的手中,同时低声吩咐道:“待会我们都不要说话,待在里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帮畜生如果瞧不见我们的踪影应该就会离开。”

    “可是这门……”王强深感忧虑地望了眼被鞋柜,茶桌以及三三两两椅凳零时封堵的木门,眸中不由闪过一抹担忧。

    要知道他可是真真切切的体会过丧尸那近乎玩命般的破拆能力,所以对于这道临时防线的抵御能力,他不得不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没有理会王强的疑虑,因为楼道的脚步声愈来愈近,所以唐小权只是兀自道了句“那你就向认识的神佛挨个祈祷吧”,便是伸手掀开了总闸的开关,继而用力地拉下了闸刀。

    “咔嗒!”

    随着一声轻响,屋内瞬间陷入一片死寂!两道黑漆的身影借着夜色犹如做贼般悄悄地摸进了里屋卧室,而就在这二人入屋的同时,循声而来的觅食丧尸们也是如期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