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二章 一粒药的份量(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九十二章 一粒药的份量(二)

    “小德兄弟那是高看我了,我的身手……呵呵,很一般的。∮,”避其锋芒,虽然搞不清江口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透过与对方之前的短暂接触,徐仁杰觉着这个“脚盆国”学生有些阴毒。

    所以保险其间,他依然采取“装怂”的策略。

    只是江口在闻听徐仁杰的“万金油”回复后却是淡然一笑:“呵呵,照这么说derrick之前说的话,都是忽悠我们的咯?你知道忽悠我们的后果吗?”

    “唉,不不不,”徐仁杰早就料到江口不好对付,但竟然混账到这个程度还着实是出乎他的意料:“你误会了,你误会了。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

    “呵呵,开个玩笑,不必紧张。我知道你们华夏人尊崇那什么儒家思想。所以你刚才只是谦虚对不对?”

    徐仁杰不置可否的讪笑两声,他现对付面前男人最好的办法,就是闭口不答。

    “呵呵,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不过我告诉你,你们那个所谓的儒家思想根本就是懦夫的表现!”

    如此大逆不道的话语,徐仁杰拳头再次握紧。

    “看看我们“脚盆国”,我们崇尚武士道,强者为尊,胜者为王!你们华夏空有这么多人,却一个个好吃懒做,不思进取。成天到晚就会虚伪的谦卑。如果你们当中哪怕有一个能像我们大“脚盆国”一样有“武士道”精神,何至于落到眼下这个连求药都要看人脸色的局面啊!?”

    江口的话犹若钢刀插在老徐的胸口,虽然心底愤怒,虽然觉着江口说的都是屁话,但老徐不得不承认,江口的屁话有些还是有道理的。

    至少这偌大学校,当时那么多学生,为什么就能被这13个够日的小兔崽给强行霸占了。

    他们有勇气被人骑在头上走牛做马,怎么就没勇气站起来反抗!

    百年前我们就是因为胆怯不抵抗短短几天葬送大片国土。百年后的今天历史居然还能重演。

    而且还是被一群“脚盆国”屁孩得逞,这样的结果委实令老徐气恼。

    “怎么,是不是不服气我说的?”江口移转目光,一脸挑衅的望着徐仁杰。眸中闪烁的鄙夷和戏谑溢于言表。

    江口应该庆幸此刻徐仁杰有任务在身,否则他会死的很惨很惨。

    不过即便如此,他的性命也剩不了几天。

    老徐嘿嘿傻笑,没有作答。

    “呐,我现在给你一个证明你们华夏人的机会。你和他打,如果你胜了药品给你,但如果你败了……”

    眼神微眯,江口唇角浮起抹阴冷:“你明天得给我搜集4倍物资!怎么样?反正你都不亏,不是吗?”

    言罢的江口饶有兴趣盯着徐仁杰,那种运筹帷幄,把人玩弄于鼓掌的感觉叫他非常满意。

    只是……

    “八嘎!江口,你算个什么东西,你凭什么让老子和那个华夏狗进行比试,你这是在侮辱我身为“脚盆国”武士的尊严。”

    听得精瘦小子最终喷出的妄言。徐仁杰真相一巴掌把他煽到“南也门”去。

    “呵呵,山下,你这是哪里的话!”转过身,江口着手抚在精瘦小子肩头:“我怎么会侮辱你呢,侮辱你不就等于是侮辱我们“脚盆国”的武士道精神嘛。你别紧张,我叫你和他比,是想叫你替我们给这华夏人上上课,让他们明白我们大“脚盆国”武士道的精髓。”

    闻及此言,精瘦小子面色稍缓,原本愤恼的心情也随着江口一席“拍马”消散了不少。

    “原来是这样!那是我误会你了!”

    大度冲精瘦小子摆摆手。江口心道是:山下啊山下,你的智商就和你的个子一样,永远是那么低下!

    于此同时,徐仁杰也同样在心下鄙夷。你个白痴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精瘦小子确实不知道江口的意图,他全然沉浸在了身为大“脚盆国”武士的自豪中。

    精瘦小子把手一抬,指尖直指老徐鼻头:“华夏狗,看在江口面上我给你一个挑战的机会,怎么样?你敢应战吗?”

    高昂的脑袋,挺起的鼻梁。鼻翼下方两个硕大鼻孔喷吐出两团雾般热流,精瘦小子极近可能摆出嚣张姿态。

    对此,徐仁杰给出的回应是:“不不不,我这人不会打架,我听小德兄弟说了,各位都是“脚盆国”柔道高手,我和你们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八嘎!”

    “啪!”没有任何预兆,精瘦小子甩手一巴掌打在徐仁杰脸上。

    “没用的废物!所以说你们华夏人都是懦夫!战都不战就自认不行!像你这样的垃圾留着就是浪费粮食!”

    “唉唉唉,”抬手拦住越说越起敬的山下,江口和稀泥的调节道:“呐,机会我帮你争取了,你要想救人就和我们山下较量一场,否则……”

    耸了耸肩膀,江口毫无所谓摆了摆手:“否则你就该从哪儿来就到哪儿去吧。”

    看来想要取得药品就不得不应此战了,若是真打,1o个山下加起来也不是徐仁杰对手。

    但此时此地,徐仁杰为了掩藏身份,肯定不能下狠手,不仅不能下狠手,还得表现的越弱越好。

    可如此一来,非但拿不到药品,还得被对方白打一顿,兀自受辱。

    这种赔本的买卖,老徐还没傻到去接。

    待踌躇了十来秒后,他赔笑说道:“两位,你看这样成不成……以我的本事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如果可能,咱们限定一个回合,如果我能坚持到最后,你们就把药给我,这样可以吗?”

    这是眼下徐仁杰唯一能想到的既能掩藏身份,又能换取药品的方法。

    江口闻言笑了笑,显然他对徐仁杰用和种方法参战并不在意,只要后者战斗,他的目的便是达到了。

    所以当即移转目光,冲着山下征询道:“山下君,你的意思如何呢?”

    山下煞有介事的扭了扭脖子,继而戏谑道:“小子,看来你对自己的抗打能力很有信心啊,好!你说你想几个回合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