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五章 一粒药的份量(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九十五章 一粒药的份量(五)

    山下,自大,贪婪,脾气暴躁,最重要的是他非常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

    江口便是利用这点,令他与徐仁杰进行比斗。

    这完全是场无意义的较量,如果山下有脑子根本没必要拿药品做赌注,他要真想教训老徐,直接把后者叫出来揍一顿就可以了。

    那样既没有输的风险,还能尽情戏谑老徐。

    哪至像现在这样,被回合数逼迫的,不得不招数尽使,怒火冲天。

    除此之外,山下何曾知晓,从他答应江口提议开始,便已然落入对方设计的圈套。

    要知道,渡边那是有言在先的,明日老徐将得和德里克外出搜集物资。

    这件事儿搁在目前学校,那就是比天大的事情,山下如果在比斗中弄伤亦或是弄死老徐,使得他无法参与明日的物资搜集,可以想象渡边会有何种表现。

    而渡边若是追查下来,江口只需推脱说:“我只是叫山下跟华夏人上上课,让他们了解我们大“脚盆国”柔术的厉害,没有想叫他杀人。”便可从容脱离困境。

    如此,渡边绝对会将所有矛头指向山下。

    那么不管渡边如何责罚山下,最终结果都会造成团员对渡边的不满。

    综合以上,江口此招不可谓不是一件三雕。

    一则,他利用比斗,削弱德里克搜集物资能力,只要德里克无法完成3倍物资承诺,那他立刻会向德里克发难。从而**他与渡边保护二女约定。

    二则,透过渡边发火。瓦解他在成员中地位,为自己日后上位做铺垫。

    至于三则。自然还是回归物资搜集本身,因为饶是江口即便做了这些事儿。也不会伤及搜集物资本身。

    毕竟,眼下的学校,已经不再是仅靠德里克一个人外出搜集的阶段了,正是有了老徐和雷瞳的加入,才使江口有机会施用此技。

    若是老徐等人知晓江口心下心思,不知还会不会对自己最初的决定感到后悔。

    老徐死命拍打地盘,毫无疑问,再不能使用摆脱技的情况下,他是真的会被山下勒死的。而且怒火中烧的山下显然也有这个意思。

    不过就在这万分紧急的情况下,一声厉喝自门外传来。

    “住手!!”

    渡边魁梧的身形将整个教室大门全部遮挡,山下在听闻厉喝传来同时,身体陡然一僵,原本缚紧的手臂也是不自主的松开。

    老徐趁着山下松手空档,赶紧是委身逃开,待到山下反应过来,老徐已然是滚到了一米开外。

    “你们在干什么?”

    望着渡边蹙紧的眉毛,江口唇角下意识抽了两下。心道是:来的还真是时候,只差那么一点,我的计划就要成功了。

    “我问你们在干什么?”望了望正双手抚颈,大口喘气的老徐。渡边大致看出了场上发生的事情。

    而恰是因为此,令他更为光火!

    “哦,渡边老大。具体发生什么,我们也不清楚。我们来时,就看见山下在和这个华夏人比斗。”一个“脚盆国”学生适时开口解释。

    闻言的渡边提步行到山下面前。二话不说,飞起一脚揣在山下胸口。

    就这样,没招谁,没惹谁的山下就这么被平白无故踢了一脚。

    他刚愈起身解释,每层想渡边已然是紧跟来到他的身前:“你是不是吃饱了饭没事做!?你是不是闲外面丧尸不够安静想找店乐子?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丢出去?”

    “不,不,不渡边老大,你,你别误会,我,我这么做全部是为了……”

    “啪!”又是一脚,山下话音未落,又被踹出两米开外。

    看着场上愈发失控的局面,江口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该出马了,免得山下那白痴回头乱说,坏了他的好事。

    浮起一抹笑容,江口晃荡着身子来到渡边身前。

    为了防止渡边发飙,他很是机紧与渡边保持了1米距离。

    “渡边老大,具体情况是这样的……”

    如此这般,江口利用他出众的口才,简明扼要将徐仁杰的需求,以及双方比斗约定与渡边说道了一遍。

    听完江口解释后,渡边将目光移向了老徐。

    “喂!华夏人,事情是这样吗?”

    正忙着喘气咳嗽的老徐兀自点了点头,随即奉承说道:“他,他太厉害了,这,这样打我,我会死的。咱,咱能不能不用那些技术,不,不然我,我根本没胜算呀。”

    眉头微皱,渡边眸中闪过一抹不屑,接着他背手而立道:“山下!!”

    “唉!在!”赶紧从地上爬起,山下顾不得面颊的伤痛,一溜小跑来到渡边身旁:“渡,渡边老大你,你有什么吩咐?”

    “啪!”再次没由来挥出一掌。山下现在连想哭的心思都有了。

    你说之前被打,那是因为山下“挑事儿”,他没话可说,但是这掌……

    “渡边老大,我和那华夏狗比斗是为了维护我们“脚盆国”武士道精神,我不是……”

    “啪!”

    “八嘎!就你还维护我大“脚盆国”武士道精神?你简直是在放屁!我问你,对付那种货色,需要用绞技嘛?你简直把我们“脚盆国”的脸都丢光了。”

    “我……废话不说了!比斗继续,记住别在给我们丢人!”

    扔下这句话,渡边便是兀自朝众人席间走去,见他过来,“脚盆国”学生皆是自觉让出条道路。

    落定后,渡边大手一摆,江口立刻会意。他没想到冲突居然就这么完美解决了,心下不由对渡边的“白痴”感到鄙夷。

    “ok!山下,渡边老大的话你都听见了,从现在开始你若是在使用技能我就只能判定你违规。”

    说完,江口回眸望向老徐:“算你走运,渡边老大发话,不准许山下使用柔技,你要是再输,那就太丢你们华夏人脸面了。”

    一边刺激山下,一边挑逗老徐,江口当真是把拿捏人心思把戏玩弄的娴熟了得。

    只是他的把戏岂能逃过老徐眼睛,老徐当即笑笑:“多谢渡边老大宽容,那啥,我现在应该算是躲过6个回合了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