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六章 一粒药的份量(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九十六章 一粒药的份量(六)

    微微一笑,江口点点头:“没错已经6回合了,你只需在坚持4个回合就可获胜!”

    知道渡边尚不清楚胜负条件,江口有意点明,意在让对方知晓目前场上局势。↗,

    果然渡边闻言后立马是双眸蹙起,冲着山下沉声喝道:“山下!你干什么吃的,连“绞技”都使了,怎么还搞不定这华夏人!?你是想把我大“脚盆国”颜面都丢光吗?”

    山下现在当真是有苦说不出啊,心道是:要不是你不长眼冒出,这华夏狗不早完蛋了。

    不过渡边的实力摆在那儿,你就是给山下一个胆他也不敢反抗。

    这就是“脚盆国”这个名族的特色,别看他们总是喜欢把“武士道”精神挂在嘴边,但只要把他们揍爬了,打怕了,他就会像哈巴狗样跪添你。

    事到如今,山下没的选择,只能是收敛玩虐心情,全力应对眼下比斗。

    “来!来!华夏狗!”

    有了上次的教训,徐仁杰这回可没在傻乎乎的上前。

    他开始围着山下转悠,不过为了体现之前被打的“惨状”,他是三步一晃,两步一扭,总而言之就是跟人脚步虚浮的感觉。

    此般场景落在“脚盆国”学生眼里,皆是面露鄙夷之色,心道:华夏人就是弱!活该被他们踩在脚下。

    山下两眼紧盯老徐行动路线,准确来说就老徐目前的凌乱步伐,饶是傻子都能轻松抓住。

    所以。不出意外,山下一个跃步轻松横档在老徐身前。早有预料的老徐故作讶异之状,待惊呼一声“艾玛”之后。顺势举手护在面前。

    “第五课!和人对战,永远不要做缩头乌龟!!”

    探出手臂,山下猛力打开老徐护脸的手肘,随即悍然轰出右拳,径直打在徐仁杰的脸颊。

    老徐应声痛叫,鼻孔两行血水喷溅而出,老徐随手一抹,当瞧见那红艳艳的“液色”后,又是怪叫一声。接着朝后趔趄倒退。

    整个“装惨”动作一气呵成,也难怪老徐能把连串动作演绎的如此惟妙惟肖,要知道他刚到尖刀连时,开始格斗技课程,最初学的不是别的,就是挨打。

    用当时教官的话说:“你要想学会打人,就必须先能扛打,扛的多了,你就会知道人的弱点究竟在哪儿。”

    所以被打的多了老徐非常清楚中招后人的表现。以至搁到眼下,他的狼狈落在“脚盆国”一众学生眼里根本瞧不出半点破绽。

    老徐没有倒下,这让山下非常懊恼,要知道适才那拳他已是用了十足的力道。

    可他毕竟不是散打选手。他对战的主要技法还是柔道。

    适才因为个中原因,他的杀招全部别限,弄的此刻他只能硬着头皮用地痞流氓的打法与老徐战斗。

    不过令得山下感到庆幸的是。眼前华夏人委实太弱,他坚信即便用拳头也能解决对方。

    “巴嘎雅鹿!你给我跪下!”右脚踏地。山下身形前冲,好似一枚炮弹朝着老徐后退方向迎了过去。

    见得山下冲袭而来。老徐不躲不闪,兀自施展太极“四两拨千斤”手段,待山下跃起轰拳之际,卸去了他大半力道,然后作势后仰,借着反震作用力,接连翻了几个跟头,最后四面朝底,呈“大”字爬在地上。

    跪!是不可能的,老徐这辈子跪天,跪地,跪父母,还从未给畜生跪过。

    “混蛋!”山下似乎对老徐不遵从他旨意相当不满,提着步子飞奔着冲上过去,接着临空挑起,重重砸下。

    毫无疑问,这脚若是叫他落实了,饶是强横如老徐也势必会受到内伤。

    而救人任务在肩,老徐显然不能在这个节骨眼挂彩受损。

    情急之下,没得选择的老徐,终于是快速朝旁侧闪躲。

    不过为了掩藏他的身手,老徐闪躲的方向却是朝向“脚盆国”学生所坐的桌椅位置。

    “砰!”没有任何悬念,徐仁杰准确击中了磊落的椅凳,随即再次“啊哟”痛叫一声。

    此般戏剧话的场景又是引得一众“脚盆国”学生哄堂大笑。

    “哈哈哈!华夏狗就是傻啊!山下没打招,他自个儿倒是撞到了!”

    “废物!你还站的起来吗?我劝你还是趁早认输吧,别在丢人了!”

    “丢人?尾田君,你在说笑吗?他是人吗?他明明是狗嘛。”

    “啊!对对对,是我口误了,抱歉,抱歉!”

    ……

    刺耳的讽刺在耳畔回响,老徐双耳自动屏蔽,眼下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挺过这场比斗,为赵丽娜拿到退烧药。

    挣扎着站起身子,老徐缓缓挺直的脊梁,不禁是叫“脚盆国”学生愕然。

    “这华夏狗脑子是浆糊吗?都到这个时候还死撑,真是白痴!”

    “呵呵,他们国度不就是这样嘛,死要面子活受罪,明明没能力,还硬抗。”

    ……

    老徐自然不会去理会小屁孩们的言论,等后面任务开始,他会好好教这帮屁孩知道,到底什么才是华夏人的精神!!

    “呃……那,那个……”扶着墙壁,老徐吞吞吐吐道:“9,9个回合了,还,还有一个回合,对吧?”

    江口移目看了眼首座的渡边,后者一双眉毛都快翘到脑门顶了,由此足可看见他此刻的愤怒。

    对此,江口使坏的笑道:“喂!山下君,你听到了哈,还剩一个回合,你要加油啊!别折损了我们大“脚盆国”的面子。”

    山下现在真是肺门都快气炸了,一边是打不死的徐仁杰,一边是冷眼嘲讽的江口,还说什么加油!我他妈什么时候在放水了?

    要不是有众人在场,山下真想把徐仁杰给拆了,好看看那家伙到底是不是肉做的。

    他已经是尽了全力,自己浑身上下也是粗气劲喘,可就是这样,对面那华夏狗居然……居然……还他妈不倒!

    “八嘎!八嘎!八嘎!”好似发泄般,山下怒骂几声,随即跟头发情的母狼朝徐仁杰扑了过去。

    见得山下猛冲的劲势,老徐知道此击定强,所以不敢托大,下意识调整步伐,做好闪躲准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