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八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百九十八章

    拖着承重的步伐,老徐叩响了房门。↖,

    “谁啊!?”内里传出男人低沉喝声,老徐一听,立马回道:“是我,雷子!”

    “连……老徐!!”

    赶紧着手取出门栓,雷瞳一把拉开门,但瞧见老徐面上伤处后,不由惊呼出口道:“老徐你这……这是……那帮小畜生打你了?”

    闻听见雷瞳此番话语,老徐立马是探手推在雷瞳胸口,随即闪身进入室内,并顺手带上房门。

    “你疯了!叫那么大声!别忘了咱们是来干嘛的!”

    “你们……这话什么意思?你们来这儿难道有什么目的吗?”刚刚给赵丽娜擦拭完身子的德米正要出来换水,没曾想撞上了老徐的“失言”。

    老徐也是一时心急,忽略了德米的存在,眼下既然事发,他只能搪塞说道:“德米妹子,你别误会,我们来这儿还能干啥,无非就是讨生活呗。呵呵,就是没想到……唉,”

    面露出失望之色,老徐暗自神伤的叹了口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雷子以后小兔崽子这样的词儿少说点,不然会掉脑袋的。”

    这番言语一出,在配合老徐应景的表情,德米刚刚浮起的疑惑,登时消散不见。

    她理解的点点头,事实上德米也很不能理解老徐,雷瞳为何要跑来这个鬼地方生根。

    如果换做她,打死也不会做这种蠢事。

    不过细想一下。德米便也释然了。

    毕竟,德里克之前和他说过。领这些人来是为了解决他外出搜集物资问题。

    因为不管怎么说,每天持续不断的外出对无论是对德里克还是德米都太没有安全保障了。

    你永远不能预知明天会发生什么。说不定德里克就会死在外面也说不定脚盆国学生就会单方面撕毁约定。

    所以考虑到这些,德米打消了劝说老徐,雷瞳离开的念头。

    这不能说德米自私,只能说这才是真实的人性。

    他需要老徐和雷瞳来替他爱的人承担风险,虽然这做法略显阴毒,但别人死,总好过自己及自己所爱的人死。

    “没事的!你们刚来可能还不太习惯,慢慢适应了就好了!这里尽管很多地方……呵呵,总之。比在外面和丧尸待一起要强多了。”说着违心的话,德米想尽可能留住老徐和雷瞳。

    因为就老徐目前状况,德米虽然不清楚他经历了什么,但是她能肯定对方身上的伤势绝对不是自己跌碰弄出的。

    她很担心面前男人会因此心生惧意,从而在明天离开学校后一去不回。

    若她的忧虑真的成真,那么德列克以及他自己必然会受到牵连。

    以“脚盆国”那帮畜生的狠厉,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是啊!德米妹子说的有道理,时下哪里有舒坦的地方?我们在外游荡那么久,经历的破事儿烂事委实太多了。现在没啥多的要求,只要能有个安全落脚处,每天有口饭吃,有口水喝就心满意足了。”

    闻及此言。德米悬着的心稍稍落下,她赶忙接茬补充道:“那你们留下就对了,这里吃喝都有。就是少了点,不过那是因为平常只有derrick一个人。等明天你们一起行动,回来分我们的物资也会相应增加。”

    老徐含笑点点头。他不傻,怎会听不出德米话里的小九九?

    一起行动物资就会增加?“脚盆国”学生会有这么善良?就算那帮小畜生慈悲心大发,增加的物资如何能够己方这么多人食用?

    别忘了,物资增加的同时,人数也在增加,所以此消彼长,实际状况其实并为改变。

    老徐不相信德米在这样恶劣环境下求生这么久会连如此浅显道理都不懂,所以显然她装傻是有目的的。

    对此,老徐并没有点破,相反她能理解女孩的想法。

    并为了己方团队求生,去牺牲陌生人并没有太大错误,换做老徐现在,也会为了幸存者小队做出相应的决定。

    “有道理!听德米妹子这么一说,我这悬着的心啊,可真是落下不少。”憨实一笑,老徐此刻就像是个林家大哥一样,只是面上肿胀令他显得稍微有些狼狈。

    “呐!这是退烧药,赶紧去给小赵吃了吧。哦,对了,记得分半。剩下半颗等后续看情况在定!”

    没办法,被江口横挡一克扣,老徐手里只剩这么点存活。

    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他只能先给赵丽娜问上半粒应急一下,因为从老徐的判断看,前者的发烧主要还是营养不良,虚弱造成的。

    并非病毒性,如此,考些药物辅助应该可以很快退烧。

    当然,这些仅是老徐自己的判断,他不是医生,或许战地处理伤口没问题,但若论道寻医问诊那他可就差的远了。

    但不管怎样,老徐知道,若想解决根本还是得根除“脚盆国”一众学生。否则做再多都是白搭。

    胃药的事宜有赵丽娜负责,老徐终于有机会得手休息一下。

    “来,喝点水吧!”德里克不知何时递过一个杯子。

    老徐顺势接过,杯内冒着腾腾热气的温水,为这冰冻的寒室带来了些许热度。

    “你和那帮家伙打架了?”德里克没有来问了句。

    老徐耸耸肩膀,坦白讲,饶是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刚才那算是打架吗?

    “打赢了?”从老徐带回的药剂,德里克推测问道。

    “呵呵,勉强算是吧!”老徐苦笑着回道,心想,这恐怕是他这辈子取得的最窝囊的一场胜利。

    “赢了就好!但是……”欲言又止,德里克犹豫的神情全然落在老徐眼里。

    “小德啊,有什么话就照直说,咱们现在是同坐一条船,没必要藏着掖着,日后咱们可是得共同生活的。没啥不好讲的”

    借着这席话,老徐有意识的在给德里克发出邀请。

    德里克闻言后明显一愣,显然他未考虑过这个问题。

    因为在他看来,想要逃离这座“脚盆国”控制的学校,根本就是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