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二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百零二章

    一夜的勘察令人乏味,透过徐仁杰亲自确认,“脚盆国”学生午夜防卫根本就是形同虚设。▲∴,

    没有轮班,没有查房,甚至连当班人员都近乎没有,至少昨夜徐仁杰所见,江口那是未有任何实质守夜行动,他根本九十在屋里睡觉。

    不过这也难怪,他们的确有资本这么“放肆”,毕竟,学校四周有数以千记的庞大尸群24小时,不间断替他们看守,他们确实无需担心外地入侵。

    雷瞳是最早起来的,当他发现老徐倚在墙头眯瞪的时候,立刻明白昨夜他被晃点了。

    小心翼翼站起身子,雷瞳将身上毛毯轻轻拿起,准备给老徐盖上。

    要知道,这屋子虽然有5人在内,但冰冷的空气依然叫人感到冰冻。

    只是不等雷瞳迈出步子,警觉的老徐便是察觉到了周遭的异动,并在第一时间摆出了防御姿态。

    “连……老徐,是我?”见得徐仁杰动作,雷瞳也是有些懊恼自己的粗心。

    原本他是指着让自己连长睡的舒服点,不曾想却好心办坏事,把对方吵醒了。

    作为特战兵一员,雷瞳很清楚在敌后想要入睡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所以……

    “啊,雷子啊!”在确认完来人面目后,老徐放下了抬起的手臂,顺势扭了扭,无疑昨夜窝在墙角坐了一宿,也是叫他有些酸涩。

    “老徐,昨晚你咋不叫我呀?”雷瞳略显埋怨之色。

    徐仁杰摆了摆手,打了个哈哈:“没啥大事。我寻思就不叫你了。”

    这是华夏军人传统,老兵素来照顾新兵。当然这仅指战场。至于日常训练嘛,哼哼。整死你不要命。

    雷瞳知道连长性格,当下也就没在纠结,转而肃然问道:“昨晚怎么样?那帮“脚盆国”小兔崽守卫如何?”

    老徐唇角浮起抹笑容,摇了摇头:“狗屁守卫,都睡的跟死猪一样。”

    “哈哈!那真是好极了!”闻言了雷瞳拍手称快,他这一激动动作又是把隔壁德米,德里克给朝醒了。

    睁开眼,德里克迷茫的四下望望,此时的夜色依然昏沉。虽然时间已经划过清晨6点半,但冬天的晨光总是来的比较晚。

    德米向只小猫依偎在德里克怀里,男人的异动,让她有些不开心,她蒲扇着睫毛环臂揽住德里克脖颈,一番温存后,德里克借口尿急窜出了被窝。

    换好衣裤,德里克行出隔间,来到徐。雷二人身前,蹙紧眉毛低声道:“昨夜……”

    “嘘!”着指做了静声手势,老徐指了指德米方向。

    德里克回眸瞟了眼,随即明白老徐意思。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昏沉一夜的夜色逐渐亮堂起来。

    德米这才不情愿从被窝钻了出来,性g的身材在**衬托下一览无遗。

    早餐是没有的,当然这仅限老徐他们。

    而“脚盆国”学生此时依然在睡梦中玩耍。据德里克介绍,那帮畜生通常都是睡到自然醒来。

    不过在眼见了昨晚对方3个小时“大战”后。老徐能够理解他们死猪的特质。

    “照他们这么说,咱们行动怎么办?”这无疑是老徐最关心的事情。因为在这里没多待一分钟,“脚盆国”学生令人发指的行为就叫老徐着脑一分钟。

    他现在急需把此地情报送出去,完了,尽快拟定行动任务,救众人与水火。

    “这个……呵呵,”德里克略显尴尬的挠了挠脑袋。老徐紧紧盯着年轻人眼睛:“这个怎么了?”

    “出去肯定是要向他们汇报的。”

    “那他们睡觉怎么办?”

    “交给我吧!”说完,德里克便是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15分钟后,德里克在江口陪同下,走了回来。

    不过双方都未进门,德里克在门外轻唤了老徐,雷瞳。

    徐,雷二人并不清楚,德里克与渡边当初定下规矩就有一条,“脚盆国”学生不得擅入他们房间。

    而为了获取必要生活资源,渡边只能应下了德里克的要求。

    打开门,老徐一出去便是瞧见德里克面颊上的红肿,他瞄了眼江口肃然表情,知道肯定是德里克打搅了他的清梦叫他很不舒服。

    “怎么着,这就准备行动了?”

    老徐点点头,照旧摆出一副奴才模样回复道:“呵呵,是啊,江口兄弟,这不好意思大清早把你叫起来,我们吧……这个也是想早点出发,多搜点地方。我听小德兄弟说了,这周边近的超市都被搜刮的差不多了。我寻思能跑远一点,所以……”

    把手一抬,江口显然没兴趣听老徐废话,他着目扫过面前三人,随即问道:“你们准备谁跟derrick去啊?”

    微微一愣,老徐与雷瞳互看了一样,随即几乎是异口同声道:“我俩一起。”

    闻听见老徐,雷瞳答复的江口,唇角浮起抹阴冷弧度:“呵呵,俩个一起?这……恐怕不行啊!”

    “啊?江口兄弟你这意思是……”

    江口将目光落在徐仁杰身上,上下打量了番,突兀问道:“你身上的伤出去没问题?”

    老徐误认为江口是因为他的伤势而担心他玩不成任务,当即四下活动了手脚,笑着道:“伤没问题,都是外伤,没弄到骨头,出去搞物资还是可以的。”

    眉头不由一皱,按照江口预料,经过昨日一战,老徐不说被打残,行动力至少会受到影响。

    可是现在,看他那活络的精神状态,根本就似个没事人。

    难不成这货真是个“小强”?

    望着江口傻呆的模样,老徐出声提醒了句:“呵呵,江口兄弟,这时候也不早了,要是没啥别的吩咐,我想早点行动,不然赶路加回程时间上会比较紧张。”

    “慢着!”回过神的江口一把拉住老徐胳膊:“我话还没说完呢,你往哪儿走啊?”

    见得江口面含怒色,老徐赶紧讪笑两声,打起哈哈:“呵呵,这个……江口兄弟,你别误会,我,我们这也是想早点给驻地弄点粮食。你还有啥指示吩咐,你尽管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