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染血的高跟鞋-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八十六章 染血的高跟鞋

    小心地旋开紧闭的门锁,胡晓东着刀背轻轻桶了一下,待得后门发出连串的“吱呀”声后,他才挥手冲着吴超做了个进入的手势。

    一前一后,胡吴二人行的相当谨慎,虽然适才在屋外没怎么觉着紧张与惶恐,但当双脚真的落入这间小屋后,那种未知的压迫还是令得二人不由自主的警觉了起来。

    借着斜阳散在大理石板上的斑驳亮点,胡晓东抬眉打量起屋内的布局来。

    小屋的正南,是一台将近40来寸的led液晶电视,电视摆在机柜上。在机柜的对面,一排浅色的布艺沙发蜿蜒成半圆,其上一只纯白色的长毛绒小熊正安静的躺在那儿,就好似屋主一般,环视着周遭的一切。

    胡晓东继续向前,他已经可以透过屋内的陈设大致判出这间屋子所住之人的年纪与性别。

    只不过这并非是他所要关注的焦点,屋子的安全以及有无丧尸才是他眼下亟待探明的问题。

    脚步一滞,吴超突然间止住了前行的身形,他警觉的抬鼻在空中嗅了两下,继而满目狐疑的凑到了胡晓东的身旁。

    “胡哥,你有没有闻到……”

    “看那!”未及吴超把话说完,胡晓东微抬的右指已然是伸了出来。

    吴超有些莫名地扭过脑袋,旋即双瞳便是骤然一缩,透骨的寒意顷刻间袭上了心头。

    顺着胡晓东手指的方向,吴超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两条狭长的拖痕,虽然这两条拖痕因为高温蒸腾的缘故略显暗淡,但其上骇人的红色还是昭显出了它本来的面目:“血痕”。

    血痕自胡吴二人目力所及之处向外延伸,在其旁侧还伴着些许杂乱无序的血印,光是这么远远看着就已是叫人心惊不已,可想而知事发时当事人该是怀着怎样恐惧无措的心啊!

    兀自深吸了口气,胡晓东与吴超各自紧了紧手中的武器,同时对身后的同伴递去了记警示的眼神。

    气氛登时变得紧张了起来,唐小权双眸紧蹙成了一团。

    毫无疑问,这是他最不愿见到的情况,虽然他也知道这些都难以避免,但当真的发生时……

    如果自己先前的预想成真;如果屋子的正门没有关;如果屋内真的有大批的丧尸存在,那么……

    这是一个叫人绝望的推断,唐小权本能地将之挥出了脑海之外,他开始向着绝大多数在遇到危难时刻的人们一样,开始祈求上苍,祈求他们够护佑己方一行人能够顺利的脱离险境。

    吴超与胡晓东顾自相望了一眼,继而各执武器背靠着背朝向屋子里端行进。

    见着二人逐渐隐去的背影,唐小权额间的眉头愈发的紧蹙了起来。

    他不无担心起接下去可能发生的状况,所以当下没做犹豫,果断地抽出了插于腰际的理发剪,继而沉声招呼道:“小温,你跟我进去帮忙!”

    “哦,哦,好,好的!”微微迟疑了两秒,温泉鑫旋即肯定的应道。

    “喂?那,那我呢?”王强剑眉一扬,晃晃悠悠地挺起斜靠在护栏上的腰板,字里行间的语气因为疲累而略显颓然。

    对于兄弟的疑问,唐小权眼下没功夫解释太多,虽然他也知道前者好强的性格,但当下他的身体状况实在是……

    “后门是我们逃生的关键,强子,我需要你留下守住这里!”

    携着无比凝重的眼神,唐小权恍若托付毕生心愿般着力抚在了王强的肩头。

    “啊?”似乎也是被对方这般慎重的表现给惊了一跳,缺根弦的王强丝毫未有察觉出那是唐小权的搪塞之词。

    他当即是以着同样慎重的态度回复道:“放心吧,这里就交给我了!”

    不再废话,多耽搁一秒便意味着凶险增加一分。

    唐小权领着温泉鑫先后进入了屋内,按照他的思路,是要在吴胡二人与后门间设立一道缓冲带。

    一来,这样可以及时了解到前方发生的事情。

    二来,也可在吴胡二人遇到危险时,及时伸出援助之手。

    胡晓东悄然无声的顺着血痕缓步向前挪动着,透过地面不断变深的痕迹来看,他距离血痕的始发点应该是愈来愈近了。

    脑海中再一次浮现起林木业惨死的场景,胡晓东的心脏开始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了起来。

    又是一扇被虚掩闭合的房门,吴超撩起球棍将之伸进了敞开的缝隙之中。

    “一!二!三!”随着第三根手指的抬起,吴超陡然间发力,钛合金的杆身顺势拨开了房门。

    “呕~”几乎是下意识地俯下了身子,吴超甚至连屋内一眼都未瞧见,便是被那飘散而出的腥臊恶臭给恶心到了不行。

    胡晓东同样是胃夜翻涌,不过考虑到团队的安全,他还是强忍着干呕的苦楚,仔细的着眼在屋内扫视了一圈。

    死尸半开着肚子仰躺在床上,溅射而出的血液将墙头悬挂的明星海报印成了红色。

    一根根四散零落的骨头被随意的丢弃在屋子的四周,你甚至无从得知它们隶属于生者的哪个位置。

    实在没有勇气继续目睹这非人的惨境了,胡晓东深提了一口气,然后踏步向前,重新闭合上了房门。

    没了刺鼻气味的袭扰,吴超的不适感也旋即平复了下来。

    他抹了两把唇角的唾液,神色略显颓然的问了句:

    “怎,怎么样,胡哥,里面?”

    无言地摇了摇头,胡晓东不愿再去回想适才的那个场景,他仰天长吐了口气,然后紧了紧手里的砍刀,淡然道:“走!去前门!”

    带着无比沉重的心情,胡晓东迈步走在前头,与之背靠背的吴超甚至能感受其后不断紧绷似鉄的肌肉。

    而对方这一系列突兀的变化,令得吴超不无为其担忧了起来。

    约莫又是行了5.6步的距离,吴胡二人终于是在绕过客厅之后,来到了他们此次的目标地点:前门处。

    一双散落在玄关附近的高跟鞋首先映入了二人的眼帘,其中一只高跟鞋的鞋底更是沾满了血污,想来鞋子的主人曾今试图用它与尾随的丧尸进行搏斗。

    只是对于搏斗的最终结果,胡晓东没什么心思探知,因为其侧边敞开的大门已是将他全部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