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四章 偷袭大战(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百二十四章 偷袭大战(十)

    夜渐渐沉了,“脚盆国”学生的狂欢仍在继续,没人知道这场狂欢会在何时结束。但与老徐等人而言,狂欢不结束,行动就无法开始。

    “这帮混球可真能折腾!”喝完面汤的雷瞳嘴中依然冒着面香。他和德米今晚算是美美“饱餐”了一顿,因为老徐和德里克来时已经在车上用过晚餐,所以那袋泡面全然由他二人分享。

    老徐面色严肃,他并不在乎“脚盆国”学生会狂欢多久,只是内里被糟蹋的华夏女生让他委实不能容忍。

    但为了大局,老徐却又是不得不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这种情况对于一名铁血军人来说,无疑是最为煎熬的事情。

    好在老徐这次给“脚盆国”学生整了不少酒水,而且无一例外全部是高度白酒。

    所以这些不胜酒力的“脚盆国”学生在华夏白酒“刺激”下,很快便是丧失了基本思维能力。

    约莫在晚上10点左右,喜庆的狂欢终于告一段落,陆陆续续有“脚盆国”学生从室内走出。

    老徐仔细观察每个学生的落脚点,他需要这些情报来为接下来行动做准备。

    尤其是渡边,只要确认好此人今夜住处,那么待会儿行动,老徐便可第一时间将之擒住。

    c√,..然而凡事都有两面性,白酒带来的好处是将“脚盆国”学生醉倒,但坏处是大多学生全都聚在教室没有出来。

    这其中就包括老徐原本既定“擒贼先擒王”方针的渡边。至少在狂欢结束后的20分钟时间里,老徐并未见得渡边从教室走出。

    约莫又过了10来分钟。喧闹的教室渐渐平复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隆隆的鼾声。

    无疑。“脚盆国”学生在酒精“洗礼”以及激烈“运动”后,皆是进入到了睡梦之中。

    但是老徐依然没有行动,他照旧窝在床边,密切关注外面的一切。

    他在等,等夜色更沉,等午夜到来,等所有“脚盆国”学生全部安睡,等那个最佳行动的时间。

    而此刻最为紧张的莫过于德米和德里克,由于老徐没有委派任务。所以二人有些无措于该干什么。

    他们就相拥在自己的分隔房内,默默祈祷今夜一切顺利。

    终于在煎熬了2个多小时后,夜色总算是彻底黑沉了下来。

    加之楼宇阻挡,整个校舍皆是显露出丝“恐怖高校”的诡异。

    老徐放下帘布,将雷瞳,德里克召集到一起,随即小声吩咐:“我现在出去探探情况,你们继续待在里面。”

    说完,老徐也不待众人反应。便是兀自拉开房门,从内走了出去。

    为了达到足够效果,他在拉带门时都有意搞出声响,目的就为试探“脚盆国”学生的警觉性。

    不过直到老徐晃荡着身子。从厕所完成所谓的“探查”返回屋子,也没有半个“脚盆国”学生走出询问他干什么。

    “怎么样?老徐,他们?”

    老徐前脚刚一进屋。心理焦急的德里克便是赶紧迎上询问。

    老徐当然明白年轻人在担心什么,着手拍拍德里克肩膀。笑着安慰道:“没有人出来盘查,我想咱们的美酒应该是起了效果。”

    老徐这席略带玩味的话语。稍稍让德里克悬着的心放下了点。

    毕竟,过往夜里如厕,德里克那是经常会碰到“脚盆国”学生。而眼下老徐出去溜了那么长时间都没问题,从某种程度来说,这对晚上突袭行动将会提供大大的便利。

    毫无疑问,这帮“脚盆国”学生已经全然沉浸在了老徐等人为其准备的“糖衣”陷阱里。

    但谨慎的老徐还是没有行动,他继续蛰伏了半个小时之久,直到午夜一点,在确定“脚盆国”学生未因他适才如厕产生警觉后,这才下达了行动的指令。

    缓步来到窗前,老徐冲着雷瞳吩咐道:“待会儿我上去,要是脚盆国学生来查房,尽可能拖住对方,完了用这东西通知我。”

    说完,老徐撩过傍晚用帘布接续的长绳。德米当时就很奇怪,心道:用这么细的绳子来做安全保障,未免也太托大了吧。

    但是现在,在听闻老徐解释后,她终于明白了对方的用意。

    感情这绳子老徐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拿它做什么护卫工作,按照老徐的意思,他将带着这根细绳上到楼顶,如果底下出现任何异动,德里克便可透过拉动细绳来达到通知他的目的。

    这样,既能保证双方之间的沟通,又能有效避免因为高低落差出声引起”脚盆国”学生及校外丧尸注意,不可谓不是个一举两得的好法子。

    交代完毕,老徐便是将绳头缚在了手腕之上,以便接下来能在状况发生时,及时收到下面传来的提醒。

    “连长!你当心点!”雷瞳望着徐仁杰准备待定,下意识脱口关切。

    老徐肃然点点头,在轻拍拍雷瞳肩旁后,便是着手来开了窗户。

    随着窗户的打开,凌烈的寒风呼啸而入,德米不禁是打了个冷颤。

    见得自己女人受冻,德里克赶紧探手将德米揽入怀中。而此刻的老徐已然是消失在了窗口之上。

    顺着窗棱,老徐一点点朝旁侧移动,然后沿着墙壁突出的牙角继续向前。

    墙壁牙角仅有5公分样子,老徐行走其间唯有脚尖刚好可以搭在上面。

    这对老徐的攀爬技巧以及心理素质都是极大的考验,稍有不甚他便会落个坠地身亡的惨境。

    北风就似把尖刀不断撕扯着老徐的衣襟,刺骨的温度很快便是将老徐脸手冻僵。

    不过对此老徐却是丝毫不以为意,早已习惯这些的他稳步朝前行径,终于在一番“跋涉”后,攀到了目标地点,排水管上。

    这些都是老徐在行动前就仔细观察确认过的结果,他利用每次外出机会,早早就规划好了登顶方案。

    而透过他的观察,这排水管正是直通教学楼顶层的最佳借力工具。

    于是,攀附完毕的老徐便是如同一只灵猴,手脚配合无间的快速朝楼顶爬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