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七章 偷袭大战(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百二十七章 偷袭大战(十三)

    “太好了!!”闻及华表翻译,老林兴奋的一掌拍在大腿之上,发出“啪”的一声。△¢,

    也难怪老林会如此激动,楼点火光于他而言,不仅意味着行动开始的信号,更重要是代表最亲密人的安危。

    “给老徐回讯息吧,告诉他我们已经知道了,待会儿就行动!”唐小权马上给华表下达指示。他清楚此刻每一分每一秒都极为宝贵,老徐那是冒着危险攀到楼顶的。他们需要尽快给其回复,好叫他返回屋内,以防意外。

    “好!我这就给他发!”

    领命的华表点了点头,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红外射灯。

    这种常规商店便能买到的射灯,最大特点就是射距远,光束小。

    即便大半夜使用,也不怕被丧尸发现。

    利用莫尔斯电码规则,华表不停电动射灯开关。

    借助开关长短时差,华表将己方已知老徐信息的确认给传了过去。

    在见着街道押运车内闪烁红光后,老徐着力吐了口气。

    当下,没有停顿,第一时间做出回复:“我在大门入口等你们,注意安全!!”

    待将此消息重复发送两遍后,老徐立刻淹灭手里布条。

    然后迅速返回楼栋对侧,随即顺着来时所走路线开始朝下滑行。

    “怎么样?老徐怎么说?”林俊夫看不懂老徐火光代表的意思,所以颇为着急问道。

    华表关掉红外射灯。肃然回道:“连长说,他已经收到咱们信息了。他会在校舍大门入口等我们。叫我们行动注意安全。”

    “嗯!”点了点,老林知道此时不是废话的时候。马上将与老徐通话全过程与后车王强与魏大壮汇报了遍。

    罢了,招呼华表,李小信赶紧准备。

    说是准备,其实不过是再次确认下所需携带的装备。

    这些东西,他们早在老徐出发前就已经搞定弄好了。

    但为了安全起见,老林觉着还是多查一遍更为妥当。

    匕首,92手q,攀岩绳以及一包物资。

    这些便是华表与李小信所要携带的全部装备。

    选择匕首,是因为这东西方便隐藏与暗杀。

    92手q。更多是用来震慑,毕竟“脚盆国”学生都是普通人,他们没有受过专业训练,更没有经历过战火洗礼,所以q这种东西只要掏出,比之其它武器的震慑都要强上许多。

    原本老徐是不打算带枪械的,他是担心万一枪支走火误伤旁的华夏学生,亦或枪声引起不必要麻烦。

    但在唐小权劝解后,他最终还是同意带上把枪。

    按照年轻人说法。带枪就是为了尽快解除“脚盆国”学生斗志,让他们放弃抵抗,从而减少可能意外的发生。

    至于说物资补给以及攀岩绳索,那些都是应对突发状况的。

    这也是特战兵行动习惯罗列多种方案战术素养所致。

    毕竟。只要是任务,就存在失败风险,谁也不清楚行动过程会遇到什么。

    所以保险其间。带上必要的物资补给和求生装备,至少在危机来临之时。老徐不至抓瞎没有办法。

    况且,行动成功后。也不是随便就能把被困学生救出。

    这是一个系统工程,如此可见,补给是当中非常重要的一环。

    “东西都全了!”检查完的华表,拉上背包拉链,将短刃枪械交到李小信手里,自己则背上背包,带上望远镜及强光手电。

    就绪后,老林四下看看,确认没有丧尸踪影后,给待命的华表,李小信打了个行动手势。

    见状的华表,李小信当即打开后车厢门,跃身而下。

    老林,唐小权随即郑重嘱托:“华表,小信,万事小心,还有老赵女儿就拜托你们了!!”

    点了点头,华表,李小信没有作答,但从二人坚定眼神所透出的毅然,已是很好的表明了他俩的态度。

    老徐顺利返回教室,他离开的这段时间,总算是有惊无险,没有发生意外。

    德米,德里克见得落地的老徐,两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他们一直忧虑,万一“脚盆国”学生突然查房,那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了。

    相较于德米和德里克的紧张,雷瞳则显得淡定许多。

    这也难怪,过往他所执行任务,不论是难度还是艰险,和今晚行动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算不得什么。

    雷瞳递过一杯滚热的开水,他知道在这样夜晚攀爬楼层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抛开楼层本身的难度,单是那呼啸的北风,就足以将人折腾的够呛。

    “怎么样,连长?和老林他们联系上了吗?”

    徐仁杰接过雷瞳递来的水杯,触碰杯壁瞬间,丝丝暖意透掌而来,老徐定了定心神,点头肯定道:“一切顺利,和老林那边已经联系上了,他们会马上行动。”

    老徐没有提及在楼顶的恶战,他不希望这些旁事干扰接下来的任务。

    雷瞳在闻听接头顺利后,终于是轻吐了口气,随即捏了捏拳头:“哼哼,今晚好好陪那般小混蛋玩玩。”

    望着雷瞳面含肃杀的表情,德里克心下颇为复杂。

    一方面,他期待行动开始,这样便是意味着他终于可以摆脱“脚盆国”学生的囚困,终于能不再为女友安危担忧。

    但另一方面,他有害怕行动开始,因为他还是对行动结果没有把握。

    你说这万一任务失败,那……

    复杂的心情叫德里克多少有些无措,老徐看出了年轻人面色变化,不过他并未点明。

    因为老徐明白,这种事靠说是没有用的。

    正所谓事实胜于雄辩,他现在和德米,德里克解释再多也是徒劳,而等把“脚盆国”学生全部搞定后,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小德啊!你就在煎熬一会吧!我会安全把你们带出去的。

    心下做着决心,老徐喝了口热水,随即问道:“我离开后,“脚盆国”那帮小畜生有没有什么动静?”

    “没有,一个个睡的都跟死猪样,估计咱们就是大摇大摆过去把刀架他们脖上,他们都未必能有反应。”

    “好!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