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五章 偷袭大战(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百三十五章 偷袭大战(十九)

    小心避开地上的“狼藉”,老徐慢慢挪向渡边。△¢,

    待到渡边身旁后,老徐冲着其怀中华夏女生做了个静声手势。

    说实话,这一路老徐丝毫不担心自己脚步暴露,他唯一害怕的就是渡边怀抱的女生在不合时宜时候,突兀来上一嗓。

    倘若真是如此,那他的擒王计划便都宣布告破了。

    不过事实证明,他的忧虑担心完全是多余的,华夏女生压根对老徐到来没有任何反应。

    准确来说,女生本身就似行尸走肉,两眼空洞无神。

    见得这一幕,老徐的心为之一揪,虽然仅是短短两日,但他已经能够想象出过去大半年时间这些可怜女孩的遭遇。

    毕竟不是每个女孩都有个愿意为他献身的德里克,也不是每个德里克都具备攀爬高楼的能力。

    挥头扫去脑中混杂的思绪,老徐心下暗暗念叨:再坚持一下吧,熬过今晚,一切就都会过去的。

    既然女生没有反应,那老徐便也没啥好顾虑的,随手从腰际抽出92,继而挺放在渡边脑顶上方。

    对于目前发生的所有,渡边那是丝毫没有察觉,昏睡如死猪的他,鼾声隆隆,似乎在梦里过的相当自在潇洒,也不知是不是又在祸害哪个两家妇女。

    搞定目标的老徐,不想在浪费时间,他冲早已守在教室两边的雷瞳,李小信打了个手势。

    二人立刻会意,双双点燃事先准备好的蜡烛,然后将之卡到了桌椅之上。

    摇曳的烛光并不是太亮。晃动的火苗把雷瞳,李小信身影拉的很长。

    可就是事情发展到这步。那些场地中央的“脚盆国”学生依然没有半点反应。

    由此也足可见,今夜他们玩的有多疯狂。

    老徐最后看了眼嘴上留着口水的渡边。随即眼神微眯,缓缓压下了手中的q口。

    在q口触碰渡边嘴巴霎那,渡边本能皱了皱眉头,但这货也仅是皱了皱眉头,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望着渡边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欠揍表情,老徐索性提起右手,接着卯足力气用力砸下。

    “啪!咔嚓!”

    “哎哟!”

    剧烈的疼痛令得渡边跟过了电般从地上弹了起来,怎奈老徐施力过大,以至渡边下半身起来。上半身却是生生被压在地上。

    当他瞧见面前人影的时候,其混沌大脑显然没有跟上节奏,但口齿里碎裂的牙齿以及迸射的血水,倒是好好给他做了提醒。

    得益于渡边鬼嚎的一嗓,老徐倒是省去了“**”的麻烦。

    那些原本熟睡状态的“脚盆国”学生,一个个跟吃了大烟似的从梦中苏醒。

    似乎也是好奇屋内为何有亮光,‘脚盆国‘学生四下张望,但遗憾的是,他们也和渡边一样。混沉的脑袋还未从酒劲麻醉中恢复。

    直待雷瞳高大身形来到场地中央,一众“脚盆国”学生才后知后觉问了句:“你,你要干嘛?”

    雷瞳忘了眼发话的学生,随即冷冷一笑。接着毫无征兆飞起右脚,全力踢在了问话学生胸脯之上。

    雷瞳的身板何等强悍,身上手脚更是在寒霜酷暑的捶打下变成了天然武器。

    这不。雷瞳只一脚便是把提问“脚盆国”学生给踢晕了过去。

    而靠着他这凶悍一脚,也终于是把混沌的“脚盆国”学生给彻底踢醒。

    还真别说。这帮“脚盆国”学生倒也有些血腥,在目睹了雷瞳这般狠力脚法后。竟然没有丝毫惧意,几乎同一时间站起身子,意图把雷瞳生吞活剥了。

    尤其是小个子山下,那奋勇突前的架势,似乎是生怕旁人不知道他“厉害”似得,跳着脚便开骂起来了。

    “八个雅鹿!!我怎么说来的,我就说这个华夏人没安好心。果然他们有所行动。不过小子你未免也太沉不住气了,这么莽撞来和我们正面冲突,你是找死吗!?”

    “咳咳!”一声轻咳。

    老徐满脸淡然的瞄了眼山下所在位置:“你应该庆幸雷子踢的人不是你,否则你觉着你还有命在这里说话吗?”

    言罢,老徐着手抵了抵压入渡边口中的92gun口:“起来吧,渡边老大。”

    此时此刻,渡边那是睡意全无,在冰冷gun口胁迫下,他的大脑比之任何时刻都要清醒。

    而到这这时,山下等一众“脚盆国”学生才愕然发现老徐的存在。尤其是其手里握着的那把“铁器”。

    gun在任何时候都能给人带来无形的震慑,你甚至不用击发,仅需将gun口对准目标,就足以令没有受过训练的人屈服。

    显然,在瞧见老徐手中q械后,原本还气势嚣张的山下立马老实了许多,踏前的脚步也在不自觉中朝后收敛。

    不过就在中“脚盆国”学生畏首畏尾不知该如何是好之际,他们当中陡然传出一个声音:“呵呵,好嘛,你以为拿个“铁疙瘩”就想装腔糊弄我们吗?大家听我说,这些华夏人回来时都被搜过身,他们没可能带枪回来。他手上那玩意,多半是个仿制的玩具!”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江口。

    渡边听了江口的话后,身子陡然一颤。

    老徐怎会不知江口心思,透过这两日观察,他能看出江口对渡边身下位置早就垂涎已久。

    可能是碍于渡边身手,或者其它“脚盆国”学生看法,他始终未能下手。

    所以眼下,他想借助老徐这边除掉渡边。

    老徐不会上当,这个节骨眼开枪,那不是自寻死路,给外面丧尸打响用餐号角嘛。

    对付这种情况,最好办法就是叫他们狗咬狗,内斗去。

    想到这儿,老徐冷冷一笑,接着凑到渡边耳边,缓缓说道:“渡边老大,看来你的人并不在乎你的死活呀,江口觉着我这玩意是假的,你说我是否有必要拿你给他验证下呢?”

    说完,老徐抽出杵在渡边嘴里好一会的q口,转而抵向后者的太阳穴处。

    “别!别别!你,你等一下!”被枪指的威胁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领会其间的恐怖,虽然渡边也不清楚老徐gun的真假,但他委实没勇气与验证这个结论。(未完待续。)

    ps:感谢diguoxingren投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