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八章 威胁?随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百三十八章 威胁?随你

    在遭受完老徐,李小信双重打击后,自觉有实力的“脚盆国”学生彻底没了动静,犹若一摊烂肉爬在地表,一动不动。

    “看来各位很客气嘛,不过这是事关你们活命的机会,你们这么跟我客气,我可不会因为你们防水放过你们啊,呵呵。”

    淡漠一笑,老徐意有所指的反语如钢锥般插在每一位存活“脚盆国”学生的心上。

    他们曾今那么引以为傲的“脚盆国”精神,就这么被老徐践踏在脚下。

    他们心理极度不服,但却没有人敢再出妄言与老徐叫嚣。

    “怎么?真和我客气?就没人想出来给我继续上课了?还是说山下和那家伙的结局让你们胆怯了?呵呵,我想应该不会吧。你们“脚盆国”人不是天天自诩自己是“勇士”嘛。既然是勇士那就站出来咯。没关系,要是真觉得没底气,那就两个一起,两个不行就三个,怎么样?我开的条件应该很公道了吧。”

    闻言的“脚盆国”学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疑有人动心了,但各怀心思的他们无法做到统一想法,所以最终结果还是对老徐的提议无动于衷。

    望着这些心怀鬼胎却没胆子付诸实施的“脚盆国”小畜生,老徐打心眼蔑视鄙夷。

    ¢♀,..正所谓真的勇士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华夏老一辈英烈在国家生死存亡之际,用鲜血和生命铺就的“钢铁长城”容不得这些“脚盆国”垃圾去玷污。

    老徐本人对“脚盆国”国度并没有太大敌意。相反他始终认为对方国度有很多东西值得华夏学习。

    但这个世界从来不乏心怀叵测的恶徒,而对于那些试图危害华夏安全的混账。老徐对他们的回应只有一个:干!!

    华夏国已经遭受过太多的欺凌,但崛起的雄狮不会也不能在向过往那般任人宰割。

    目光缓缓扫过面前“脚盆国”学生。最后老徐眼眸落在了江口身上。

    无疑,这个年轻人是最为毒辣与恶劣的一个,山下虽然嘴欠,但至少他行的光明正大,他敢于站出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而江口就是那种最卑劣的小人,他总是躲在人群之后,鼓动他人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不过这次老徐不会在给他机会了:“呵呵。”

    照例是记令人发寒的窃笑,老徐随即说道:“江口,如果我没记错。你似乎一直对今天的事儿有所怨言啊。你也是“脚盆国”人,现在昭显你们“脚盆国”勇士实力的机会就摆在这儿,你难道不打算站出来给我上上课吗?还是说……呵呵,你没这个胆子啊。”

    被老徐直呼其名的江口再想当鸵鸟无疑是没可能了,他怒目瞪向老徐,全然没了原先的淡定从容。

    他到现在才意识到过去两天,自己自以为是的“运筹帷幄”,根本就在被对方耍着玩。

    这让他高傲的灵魂受到了不小打击,但是眼下他没功夫考虑这些。因为他清楚老徐的提问他必须做出恢复。

    眼眸四下飘动。江口仍然没有放弃搏杀的机会。

    毕竟就目前而言,室内他们还有5个人,但从人数上,他们是占有主动的。

    所以很快他灵动的大脑便是想出了个阴招。于是,江口耸耸肩膀,故作镇定道:“山下是我们这里最弱的一个。他嘴巴比身手厉害。至于他嘛,没有什么实战经验。你能打赢他不足为奇。”

    “呵,原来如此。既然这样,不知江口的身手怎么样呀?”

    “我的身手?哼哼,具体怎样,不是你说的算,也不是我说的算。实际比试下,一切就清楚了,不是吗?”

    江口的反问多少出乎了老徐的意料,但这些不重要,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叫嚣的言辞都是屁话。

    “好!看江口你的样子,应该是对接下来比斗很有信心。那咱们就别浪费时间了,来吧。我也很期待领教“脚盆国”真正的柔术。”

    “没问题!你可做好准备了!”说话间,江口缓步走出人群。

    不过就在2步之后,他身形陡然突变,脚下步伐也在毫无征兆间提起速度。

    对方突兀变化的身形,叫的老徐有些愕然,因为江口行径方向根本不是他所在位置,而是……

    糟糕!!当老徐意识到江口意图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

    一把拉起地上一丝不挂女孩的身子,江口着指锁在女孩的脖颈之上:“我们“脚盆国”柔术的锁技你们也都见过,如果不想他有事,就把手里东西全都放下。”

    卑鄙!老徐懊恼自己的疏忽,他光想着教训这些“脚盆国”小畜生,却忽略了这些混蛋的劣根性。

    “我说的话!你们听见没有!放下手里的东西!”

    “呵呵!啊呀,江口兄弟,这就是你所谓的勇士作风?你口口声声说我们华夏人阴险,喜好耍小把戏,那么你呢?你觉着自己现在做法是不是有损你们大“脚盆国”勇士的威严啊?”

    “是吗?我可不觉得啊,别忘了兵不厌诈可是你刚刚说的,我现在不过是学以致用,以彼之道还诸彼生。如果我的做法很小人,那只能说明我们“脚盆国”人士善于总结学习。别废话,把手里家伙给我扔了。”

    “ho,江口兄弟,你没问题吧,我为什么要扔了手里家伙?”

    “你,你不扔我就杀了她!”

    “哈哈,”老徐痴笑的摸了摸额头:“杀她,那你就杀了好了,我和她又不认识,你杀她和我有关系吗?”

    “你……你,你看清楚了,她可是你们华夏人,你就这么眼瞅瞅看她死去吗!?”

    “有什么不以吗?啊,当然咯,我肯定不会让他白死的。你放心,你若杀了她,我会替她报仇。”

    说话间,老徐摸出插在腰际的“虎牙”:“看见了吗?你弄死她只是瞬间的事情。但我弄死你……江口兄弟是个聪明人,被这东西戳窟窿放血会有怎样感受,相信不用我说,你也应该明白。”

    未知的东西往往是最恐怖的,江口自然没有挨个刀子。

    但这并不妨碍他去体会老徐话里的威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