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八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百七十八章

    “其它人还有啥想法没?”

    “有啊!枪啊!这咱之前也说过的呀,虽然咱现在满打满算也有上好几把武器了,但那都是些手q之类小家伙,我觉着既然咱决定在这扎根落户,还是有必要弄些大家伙来打底的。”作为年轻人,尤其是个男人,吴超可是一直很期望拥有属于自己的q。

    这或许也是大多华夏人的梦想,只可惜过往因为种种限制,q械没可能走进寻常人家里。

    但现在不同了,末世之下,原本的道德法律体系早已崩塌,别说q械,就是飞机,坦克,只要你有本事弄到,也绝对没人会管你。

    只是虽然眼下没人管了,但……

    “q这东西咱是要弄的,可问题,这鬼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咱人生地不熟,上哪儿去搞q呀?”

    胡晓东一句话便是叫吴超心凉了半截。是啊,这鬼地方,他们都是头一回来,饶是跑了几趟,也都是在周遭十来公里内活动,压根不知去什么地方搞q械。

    不过吴超显然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他转念一想,目光落到了德里克身上:“小德!”

    闻及吴超唤叫自己名字,德里克周身一阵,一股不详预感席上心头。

    “嘿嘿,你在这地⌒,..方收罗物资这么久,想必应该比较熟悉周边情况吧。怎么样?有没有见过……什么地方有q呀?”

    无奈叹口气,德里克很想回答是。但……

    “我平时主要都是搜集生活物资,至于q……我是真没见过。”

    “唉!”着力叹了口。对此,吴超是彻底没辙了。

    或许是看吴超颓然有些不忍。或许是想借着这个机会贡献自己力量,总之,在给出否定答案后,德里克忽然恍悟的一拍脑袋,随即脱口答道:“这前面几公里外有处派出所,不知道能不能……”

    “在哪儿?”不待吴超把话说完,老徐便是夺声问道。

    “东北面,不是很远。”

    “除了派出所,那里应该还有别的建筑吧。”

    按照经验。老徐相信政府不会单独整一派出所在这穷乡僻壤里。

    而且按照相关迂腐部门尿性,这派出所的规模估计不会太差。

    “你怎么知道?”德里克很好奇老徐的预见性,要知道他当时看到派出所模样时,第一反应压根没把它朝职能部门想,他只当是某个大型会所或者超市呢。

    直待进入后,才失望发现,内里既没有期待的美味,也没有实用物资。

    身为一名米国人,他实在闹不明白一个服务大众部门。为什么要搞如此气派。

    当然这不能怪德里克,他深处国外数十载,不了解华夏特色也情有可原。

    但恰是这些华夏特有的国情,才让幸存者团队有机会去搜寻他们期盼已久的q械物资。

    “我猜的。怎么样,猜的对吗?”老徐笑着耸耸肩膀,有些自嘲回道。

    “准!太准了!老徐你猜的没错。那里算的上个小社区,里面有超市。有住房,只是我当时一个人。没敢细探。如果你们又打算,我愿意带你们去。”

    求之不得,老徐正愁这周遭没处搞物资,眼下老天就送了份大礼给他。

    要知道,不论是唐小权,老赵当初留存在驻地的物资,还是后期团队带回的物资,面对眼下队里这么多人,一经消耗起来,数字还是相当惊人的。

    所以老徐不得不提早考虑补给事宜,免得等临近告罄在寻出路,那可就真是来不及了。

    “好,既然这样,等砖块事情落实完,小德就麻烦你带队走一趟,咱们去哪儿撞撞运气。”

    老徐话闭,德里克明显感到身侧德米颤抖了一下,侧目望去,单见女人面色难堪。

    熟知女友性子的德里克立马猜到对方是在心忧他的安全。

    当下,不动声色探过手掌轻轻握住女友纤手,继而笑着点点头。

    “老徐啊,车子和油料也是问题哦。”王忠瑜适时举起手发言:“这段时间咱们用车频繁,库存油料已经被消耗的七七八八。昨天大行动下来车子也搭进去两辆。现在就剩公交和江淮必须想法补充啊!”

    作为队里掌管车辆的头头,王忠瑜很自然将焦点落在了车辆问题上。

    对此老徐也早有考量,毕竟,车是时下唯一的代步工具。

    无论是运输还是逃难皆是必不可少的东西。

    而近期的种种麻烦,使得己方根本无瑕补充油料。

    倘若这个阶段出现危情,那可就……

    没什么好说的,徐仁杰再次点头:“油料,车辆问题会当重点办的,小王你放心。”

    “那种子呢?俺们之前可是商讨过的,自力更生,掘土种田,可搞这些首先得给俺种子啊!”见得众人纷纷发言,少言寡语的魏大壮也是难得开口提议。

    “恩,可持续发展是咱们一直强调的。眼下周遭良田现场,我们确实该好好利用。也只有做到自给自足咱才能算真正安稳。只是呢,大壮啊,现在时至隆冬,搞种子的事儿咱们暂时压一压,等车子,油料,砖石这些事情搞定,咱在想办法筹集。”

    事分主次,老徐没有直接应允魏大壮的意见。

    这也不能怨老徐,实在是眼下驻地琐碎事情太多,而且每一样都耽搁不得。

    “那我也来说两句吧!”老赵清了清嗓子:“这过日子嘛,安全是必须的,吃饱喝足也是必须的。不过除了这些,咱们的住宿环境也得跟上匹配啊。现在新朋友加入,原先咱腾出的几间房就先拥挤。所以……抓紧把余下房子改造修补迫在眉睫啊。”

    “恩,我也是这个意思,我们不仅要修房,日后还要建房。老赵,这方面你是行家,我就全权交给你,没问题吧。”

    “呵呵,你看你老徐,又说见外话,就修房这档子事儿,我啊求之不得哦,再不给我找点活儿干,我学了大半辈子东西怕是都得忘咯。”

    此言一出,全场皆是哄笑起来。

    待得笑声停滞,赵云海收敛面容,略显肃然道:不过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