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九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百七十九章

    “这围墙,补房,光有砖头还远远不够,黄沙,水泥,玻璃等等都得备齐,所以老徐这工程量可是不小哦。● ●网-.、.”

    “所以说车子,油料问题都先解决呀。不然运输都成问题。”王忠瑜见缝插针,赶紧把自己意见在提一遍。

    老徐不傻,当然知道这些工程量不小,但千头万绪总得一步步来。不然干等着总不会有结果。

    “这样,老赵,你能今天辛苦下,在我们离开搬砖这段时间,好好规划下建设方面细节,最好能把图纸,用料啥的都给整出来。完了,等忙完砖块,咱们就着手筹备相关物资。”

    “没问题!我会尽量完成!”

    “好,还有人有问题吗?”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的问题都已提完,所以没人再行提议。

    见状,老徐便是终止了会议,同时点下魏大壮,华表,李小信,越贵山,毕大虎,王强等人名字,吩咐6人回房休息准备一下,半小时后他们将启程前往存砖地点转运砖块。

    支离众人,老徐私下又是把尉泱单独叫到一处。

    尉泱知道老徐肯定有事儿吩咐,只是她不清楚自己能替老徐办什么事儿。

    毕竟,通常而言,老徐要做的事情一般都会找老林,老赵,以及唐小权商议。

    而她,一个女人……

    “呵呵,老徐,有事儿?”

    尉泱银铃般的笑声叫的徐仁杰晕疼的大脑一阵舒畅,他很喜欢面前女孩。

    坚强独立,善解人意,从不会给旁人添麻烦,每次都会把外出队伍的物资补给打理的仅仅有条。

    完全没有人们常说的“末世之下女人是累赘的”迹象。

    坦白讲。老徐对于所谓“末世之下女人是累赘”这一说法本身就觉可笑。

    在他看来,说这话的如果是男人,那要么是没本事,只会嘴炮的懦夫;要么是有本事。心胸狭窄的小人。

    而若是女人,那就更加叫人鄙夷了。身为女人却抱着女人无用论的说法,单是这种思想,就足以证明当事人的废物。

    自古以来,尊重和权力都不是靠软弱。嘴炮得来的。

    你要想别人尊重认同自己,先得学会尊重自己。

    试问一个连自己都看不起,只会做键盘侠的软蛋,如何能在末世立足?

    别说是末世,就是现实社会也不过是具浪费粮食的蛆虫罢了。

    女人不是累赘,从来不是。

    或许她们体力不如男人,或许她们确实存在很多问题。而且这些问题会在末世无限放大。

    但真正了解女人,懂女人,有担当的男人都会去想法处理这些问题,并挥女人应有的能力。

    而非抱怨。蔑视,甚至做出畜生不如的禽兽事情。

    尉泱是幸运的,她在合适的时机,遇上了合适的团队。

    这里没人瞧不起她,也没人打她身子的注意,每个人都很尊重他,老赵更是将她视作女儿关切对待。

    也恰是这些因素,让尉泱有机会展现自己的能力。

    譬如医护,譬如打理队员生活,等等等等。

    或许她所做事情。并不如男人那般壮烈,但少了她,幸存者团队的日常起居肯定没眼下这般有条理。

    所以,老徐喜欢尉泱。幸存者者都喜欢尉泱。

    尤其是每每外出任务,当在生死边缘忙活完毕,吃上尉泱精心准备饭菜时,那种舒心感觉,绝对不是简单两句话能够说清道明的。

    一个家不能没有女人,一个团队也不能没有女人。

    女人的存在或许不那么明显。可她们就像是催化剂般每时每刻调节着团队的生活。

    要不怎么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呢。

    感慨颇多,不过老徐没忘自己此次来意,当下奔向主题:“贺静她最近怎么样?来新地方,精神头如何呀?”

    过去一段时间,各项事情接踵而至,老徐也没多少时间过问贺静情况。

    尤其是上回大迁移,夜袭的“异变狼群”可是把贺静吓到不清。

    这不,今天刚好得空,徐仁杰便是赶紧跑来向尉泱征询。

    闻得老徐提问内容,尉泱当即展颜一笑,她很清楚老徐对贺静的愧疚。

    尉泱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答复,给老徐造成过分压力,从而影响他接下来行动。

    所以……

    “贺静姐近期挺好的,可能是远离城市缘故吧,这里空气清新,也没有其他事情影响。你们离开这段时间,我每天都带她出取走走。她似乎也很乐意,而且也开始和芳芳有所交流,呵呵,前天,她还教芳芳唱歌呢。”

    听着尉泱有些兴奋的说辞,老徐心下也是相当激动,这大抵是他最近听到的最为令他鼓舞的消息了:“好!好啊!能有改变就是好的。希望贺静她能早日走出阴霾,重新振作起来……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小尉,又要操持驻地生活,又要照看芳芳,怎么样,还受的住吗?”

    “哪里的话呀老徐,这些没什么的。如果连这些我都受不了,那我不是太没用了。”

    欣赏的点点头,老徐最不惯就是那种自持是女人,就在队里好吃懒做,搔弄姿的家伙。

    就像之前的杨雪,李慧茹之类,如果不是因为情势所迫,他当时也觉不会同意留下杨雪。

    想到这儿,老徐脑中不由又是浮起了王强模样,他随即叹了口气。

    见得老徐叹气,尉泱不解问道:“怎么了老徐?为什么叹气?我说的有什么问题吗?”

    意识到失态的老徐连连摆手,略带歉意解释道:“哦,没没没,是我突然想到些事情。哦,对了,关于新来的那个女生你怎么看?”

    “你说的是雅莉吗?”

    “雅莉?”老徐确认没停过这个名字。

    尉泱适时补充:“就是那个华夏女生,雅莉是她的名字。”

    “哦,”恍悟的点点头,老徐继续道:“她的情况如何?昨晚没有异样表现吧?”

    这是老徐相当关心的问题,毕竟女孩儿之前遭受的种种实在太过凄惨。

    以致老徐同情对方同时,也是不得不对其精神状态表示忧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