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三章 派出所之行(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赛车比赛游戏网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九百八十三章 派出所之行(一)

    脑中快思索,老徐两眼在周遭打量,不一会儿记上心头:“华表,过来。▲◆网.”

    被唤的华表快步上前,凑近后,低声问道:“啥事,连长?”

    “你跟我走,其它人原地待命。”说完,老徐就要动作,胡晓东见状一把拉住后者衣襟。

    老徐身形一滞,扭转过头。

    “老徐,你打算怎么干啊?”

    “就去这家屋子探探路,安全了我给你们手势,你们在进。”

    “好的!”搞清状况的胡晓东松开手掌。

    老徐探头看了一眼,接着如同一只猫儿溜烟窜出,随即消失在墙壁转角。

    不愧是侦察兵出身,渗透本事就是强。

    望着老徐犹若鬼魅的身手,胡晓东心下不禁佩服。

    两米的高墙,老徐一登一提轻松跃过。

    随后的华表也不含糊,待得老徐入内后,立马翻身上墙。

    落定没有任何多余动作,第一时间抽刀进入防御位置。

    这是千锤百炼的自然反应,也正是源于这份对队友反应的信任。老徐为一言,自顾自朝院内小楼走了过去,至于身后自然是交给华表看守。

    小楼是远郊乡镇特有的自建楼,经济实惠,且比城市的商品房更大,更气派。

    只可惜此时自建楼一楼院内一片混乱,菜地之上杂草丛生,原本理应摆放整齐的锄头,耙子全都散落在地,墙壁及地表能清楚看到深褐的印迹,加上几具无肉的枯骨,俨然一部恐怖大片的场景。

    搁在过往是个人估计都得吓蒙,但是现在,那就和一日三餐没啥区别。

    你若说在末世一天不见几个死人。那要么是你活的太过滋润,要么就是你已经嗝屁了。

    老徐没去在意那些枯骨,行到房前着手一推,看似紧闭的铁门应时打开。

    待得门开完全。老徐这才提刀进入。

    陈腐的潮霉味甚浓,老徐下意识蹙起眉毛,眼眸快在屋内掠过。

    和大多农居一样,自建楼的客厅相当宽敞,半个庆典啥的几乎不用额外找地儿。

    只可惜眼下大厅空劳劳的。久未见光的屋子透着股阴冷和潮湿。

    客厅安全!确认完毕的,老徐继续深入,不大会儿功夫,整个一楼宣告安全。

    “华表!进来吧!”给尚守在屋外的华表招呼了一声,吩咐之后,老徐丝毫不耽搁,继续提刀向上挺近。

    2楼是个4居室,其中一间被当做储物间使用。

    老徐刚至楼顶,便是听见内里传出一阵悉索之声。

    丧尸!

    在末世久待的人类早就对畜生的这一特质了然于胸。

    老徐仔细辨听了一下声音位置,确定就是源自面前的不远处的储物间。

    快步前走了了两步。离近的徐仁杰更加确定自己的判断。

    也不知是不是感受到屋外有人气儿,原本还算安静的丧尸也是“兴奋”了起来。

    闭紧的木门开始以着相当节奏的鼓点声敲击而响。

    “咚!咚!咚;咚!咚!咚!”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本来老徐没打算对丧尸怎么样。可眼下畜生这般“热情”,老徐生怕对方的过度“热情”招来更多好客“乡亲”。

    于是乎,无奈之下的老徐只能改变初衷。

    深提一口气,钢刀护在胸前,老徐着手握住木门把手,随即用力旋转,不曾想门把纹丝不动,大门竟是被从内反锁了。

    老徐没功夫考虑屋主为何要反锁屋门。因为老徐的开门动作已是引得屋内畜生更加“热烈”。

    华表也是听到了楼上“异响”,担心老徐出事的他待掩好铁门后,赶紧是返身上楼。

    老徐见得华表上来开口便是焦促吩咐:“快,找跟铁丝来把门捅开。”

    应声领命的华表四下走动。还别说,真就叫他找到了铁丝。

    麻溜的将黑色雨伞撑开,华表开着蛮力撕掉伞架上的雨布,然后将伞撑折断。

    罢了,带着“工具”重返“作案地儿”。

    身为一名需要在敌后活动的侦察兵,除了要会使用各种武器。修习科技知识,一些必要的“黑活”也是必备技能。

    譬如眼下这“偷鸡摸狗”的“撬锁”本事,老徐等尖刀连战士那也是个中好手。

    靠着两根细长伞架,老徐一番戳戳捣捣,也不知使了什么诀窍,门内很快传出一声微不可查的“锁开”声。

    随着这声响起,屋内动静那是更加大了。

    或许是因为不会开门缘故,丧尸显得相当焦切。最后竟是低吼起来。

    该死!这可是要了人老命了!在这满街是死物的地头,丧尸这一吼,那还不等同捅了蚂蜂窝。

    面对如此情景,老徐,华表几乎下意识相视一眼,接着老徐便是转把旋扭,推开了房门。

    门开瞬间,一道黑影立时铺面而来。

    对此,老徐早有防备,横在胸前的钢刀没有丝毫犹豫,当即斜劈向前。

    锋利的刀刃瞬间在畜生脖颈开了到口子,然后在老徐强横力道驱使下继续内切,最后生生将畜生脑袋斩落在地。

    收到,突进,老徐本能的做着战备动作。

    而华表也好似老徐身体一部分般,提刀紧随其后。

    一进屋内,二人迅扫过全场,出乎二人意料的是,此屋居然还有3个活物。

    哦,不,准确来说,应该是没了灵魂的活物。

    没啥好说的,徐,华二人一人一个,轻松搞定后,又是合力防倒最后一只。

    所有一切就如同是上了条精密仪器,端的是行云流水,没有半点滞碍。

    停下后,老徐这才有空细细打量屋内场景。

    入目所及,那是一片狼藉,阴暗的屋内,窗帘紧闭,空气弥漫浓烈的血腥。

    从死尸数量看,老徐大致可以推断这里曾经生的事情。

    如果不出意外,屋内几人之前多半在此地躲避危机。

    但不幸的是,他们当中有人尸变了,所以原本理应成为避难所的密室,却是成了无从逃脱的人间炼狱。

    这是个悲剧,也是目前眼下世界最为真实的反应。

    老徐轻叹一口气,随即招呼华表离开。

    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执行,没工夫在这儿感慨人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