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零章 信我者才是兄弟-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三四零章 信我者才是兄弟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石国王宫。

    “哈桑将军,请满饮此杯,这一夜辛苦将军了!”

    石国国王,也就是向大食求救的那位王子,端着酒杯递给一名大食将军说道。

    “这魔鬼!”

    后者恨恨地说着接过酒杯。

    此时已经是黎明,他们在关押唐军俘虏的军营周围,严阵以待等了四个小时,也没看到那个诡异的大唐校尉再次出现,随着天亮,他已经更不可能出现了,被折腾了大半夜的两军都各自撤离休息,只留下少量在外围继续维持警戒,而几个主要将领则被邀请到王宫接受宴请。哈桑是城内大食军的最高指挥官,此时呼罗珊总督阿布穆s依然在康居,真正的前线指挥齐雅德伊本萨里在怛罗斯,这里只是一处后勤基地,另外也是唐军战俘关押地,从这里分批送往康居甚至一直送到遥远的库法,实际上大食人对这些俘虏也很重视,毕竟他们也需要真正了解大唐的底细。其中一个随军掌书记杜环,还被送到库法然后得到优待,得以游历中东西亚各地,甚至在多年后随商船返回大唐,带回一本中国最早系统介绍大食风土人情的游记。

    哈桑端着酒杯一饮而尽。

    在石国国王的尴尬和几名石国将领不悦的目光中,带着部下军官丝毫没有敬意地走到自己的席位坐下。

    “歌舞!”

    石国国王拍了拍手。

    随即伺候在旁的乐师奏乐,六名蒙着面纱的舞伎走进来,开始跳起她们那标志性的胡旋舞,很快音乐声和那扭动的腰肢,让双方多少有些微妙的气氛得到缓和,毕竟石国君臣都明白人家才是正牌,自己多也就是个皇协军,既然这样还是……

    还是喝酒吧!

    “哈桑将军,听说那唐军校尉独自斩杀贵军数百骑兵,又救走数百名唐军俘虏,这是不是真的。”

    石国国王好奇地问。

    “殿下,这些事情与您无关!”

    哈桑脸色一沉说道。

    “哈桑将军,双方即为盟友,当以兄弟相待,在我石国土地上发生的事情怎能说与我无关?”

    一名石国将领说道。

    “兄弟?信我者才是兄弟!”

    哈桑身旁一名军官冷笑道。

    好吧,这才是矛盾的焦,石国是拜火教徒,实际上西域绝大多数都是拜火教,也有摩尼教,佛教,甚至于景教,而石国以拜火教为主,一手经书一手剑的大食人当然不会把他们当兄弟,在大食人看来,哪怕国王也一样和那些被他们征服的奴隶没什么本质区别,实际原本历史上他们双方的确紧接着就闹崩了,这个石国国王被大食人砍死,而石国被唐军抓走的王子车俱那鼻施又被李隆基封为了国王,甚至石国人还继续向唐朝上表朝贡表示愿意做藩属,当然,他们也同样做大食的藩属。

    这年头小国就是这样悲催。

    “那是否你们也要像对待波斯人一样对待我们?”

    那将领冷笑道。

    波斯被大食灭国,波斯王子逃难大唐,并且受到大唐的礼遇,甚至还有波斯王室试图夺回故国的事情,这些在西域尽人皆知,实际上这时候西域各国对大食人也不喜欢,比如宁远也就是费尓干纳的拔汗那人就是怛罗斯之战的唐军盟友。而在这期间费尓干纳盆地入口的东曹国也派使者向李隆基求出兵,之前大食人和石国北边的突骑施人大战,一万五千大食军只有一千人幸免于难,只是突骑施人野心膨胀又劫掠安西,才被高仙芝一顿暴打给打瘸腿,连可汗都被和石国俘虏一起打包送往长安,才使大食在西域少了一个主要敌人。

    “我说过,信我者才是兄弟!”

    那大食军官高傲地说。

    突然间他头一声巨响,无数瓦砾轰然塌落,那些舞伎吓得尖叫着四散奔逃,而在瓦砾中一个白色身影落下,转眼落在了他面前。

    “那我要不信呢?”

    那身影冷笑着说。

    那大食军官愕然地看着他,突然间醒悟,以最快速度拔出弯刀。

    “不信者死!”

    他大吼一声砍过去。

    但几乎同时一道寒光落在他的头,下一刻,他的脑袋就像被砍的西瓜般左右分开,紧接着是他的身体,几乎刹那间他就变成两半,带着喷涌的鲜血和流淌的内脏,分别向着左右倒下。

    “是你死而不是我死!”

    杨丰拎着带血的横刀冷笑道。

    旁边哈桑和那些大食军官纷纷拔刀站起,还没等他们上前,杨丰的身影就如鬼魅般带着一道寒光掠过,头也不回地到了石国国王面前,而这时候他身后包括哈桑在内四颗头颅同时落下,在心脏的泵动下四道血箭
不是故意招惹你帖吧
从他们的脖颈如喷泉般直冲天空,右手反握横刀保持着向右姿势的杨丰站在那里看着傻了的石国国王,那横刀上鲜血一滴滴落下。

    石国国王哆哆嗦嗦地看着他。

    而那些石国将领尽管拔出刀,却没有一个敢上前的。

    蓦然间杨丰的右臂一动。

    随着一道寒光划过,石国国王的头颅坠落,在喷射的鲜血所形成的红色血雾中,杨丰左手瞬间到了那颗头颅上方,还没等它落下就抓住头发接在手中,他的动作太快,那石国国王甚至还没失去意识,当杨丰把头颅拎到面前时,那眼睛还眨了一下,嘴还张开似乎想说什么,但没有了声带是发不出声音的。

    “这就是背叛大唐的下场!”

    杨丰冷笑道。

    石国国王终于闭上了眼。

    杨丰拎着这颗人头,用威严的目光扫视两旁,那些石国将领战战兢兢无人敢上前,他鄙夷地冷笑一声,然后向门外走去,走过一张桌子时候顺手拎起了落在上面的哈桑头颅,这时候门外大批石国士兵已经聚集甚至哈桑的随行士兵还拉开了弓。杨丰视若无睹地继续走向前,就在他踏出门的一刻,无数利箭到了他胸前,但却都像撞在坚固的盔甲上一样被弹开,被这诡异一幕吓坏的士兵们惊恐四散。拎着两颗人头的杨丰直接走出王宫,外面大批大食骑兵也赶到了,但他还是视若无睹般继续向前,他手中石国国王和哈桑的人头,随着他的行走不断地晃动着。

    在他面前石国士兵不断后退。

    大食士兵在后退中不断放箭,所有射在他身上的箭也不断弹开。

    很快两支军队同时崩溃了。

    “废物!”

    杨丰鄙夷地说。

    对神灵或者恶魔的畏惧,让这不科学一幕冲垮了他们的勇气,如果说晚上因为视线问题,他们对杨丰的刀枪不入还不是很清楚,但此刻伴着黎明的曙光,那是看得无比真切,当彻底明白他们的敌人不是人以后,这些对超自然力量深信不疑的士兵,不崩溃反而不正常了,不仅仅是这些士兵们,甚至就连一些大着胆子偷看的居民都被吓得跪倒趴在地上,尤其杨丰身上穿着的白袍属于摩尼教僧侣,几个摩尼教信徒,干脆就像膜拜神灵般向着他叩拜起来。

    就在这一片混乱中,杨丰径直走到了关押唐军俘虏的军营前,门前守卫一哄而散。

    然后他一脚踹开了大门。

    里面的一栋栋囚牢的房门都依然紧锁着,走到其中一间门前的他手指一划门锁断开,黑暗的房间內一群惊愕的面容出现。

    “杨校尉!”

    其中一个惊叫道。

    杨丰了头向外一招手,数十名唐军俘虏立刻涌出,紧接着他到了第二座囚牢前随手划开门锁,里面早就等待的唐军俘虏立刻涌出。

    “杨校尉,你没死?”

    一个士兵惊喜地说。

    杨丰了头,继续向前一刻不停地划开门锁,汹涌而出的唐军俘虏很快就挤满了院子,然后这些堪称这个时代最强悍的职业军人们,以最快速度寻找能用的武器,同时不用任何命令就自动分开抢占各处制高和大门。外面的大食人和石国人都没有敢于进攻,但也清楚这些俘虏逃走的后果,所以再次包围这里,用无数弓箭对准这片军营,严阵以待等着里面的俘虏冲出,缺乏真正武器的唐军士兵们依靠墙壁和房屋为掩护,等待着杨丰把更多同伴放出。

    这里有近百间囚牢,当杨丰把所有门锁划开后,超过三千名俘虏被释放了出来。

    “杨校尉,怎么办?”

    当他回到门前时候一名士兵问。

    杨丰看了看外面。

    外面的数百名大食士兵立刻端起弓箭瞄准。

    “卸下门板当橹盾,别走正门,右边是石国兵,咱们干脆撞倒墙以橹盾开道冲石国人,他们打仗不行,只要冲过弓箭拦截近身战斗,咱们就算用木棍也能收拾他们!”

    另一名士兵说道。

    “这里有其他军官吗?”

    杨丰问道。

    “没有,军官都另外关押,我们也不知道在哪儿。”

    第一名士兵说。

    杨丰满意地了头。

    有军官对他没好处,他只是一个校尉而已,最多算个营连级,要是救出几个将军还得麻烦着处理,光士兵这事情就简单多了,至于他们外面的那些敌人……

    “没必要那么麻烦!”

    杨丰说话间从身旁单手拎起一个百多斤重的大石头。

    完美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来+),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