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二章 将进酒-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三五二章 将进酒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水涌山叠,年少的周郎何处也?不觉的灰飞烟灭,可怜黄盖转伤嗟。破曹的樯橹一时绝,鏖兵的江水犹然热,好叫我情凄切!这不是江水,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

    ……”

    西市旁的酒楼二楼上,杨丰悠闲地坐在窗边,脚搭在栏杆上,一边欣赏下面街景,一边肆无忌惮地唱他最爱的单刀会,旁边坐着阿紫和阿青俩女奴,一个拿着胡瓜,一个端着葡萄酒,眉开眼笑地伺候着主人,这倆女奴都穿着皮裘,裹着毛茸茸里看着也是很可人的,其他几个也都是皮裘,或坐或站散在各处观风景,虽然他们是六月启程但万里迢迢走到长安就已经冬天,实际上此时外面正飘着小雪花。

    “这位客官,楼下客人说您吵着他们喝酒了。”

    掌柜走上来陪着笑脸说。

    “滚!”

    被打扰了兴致的杨丰,随手扔过去一个银饼子喝道。

    “客官,那您慢用!”

    掌柜接过银饼子一看,眉开眼笑地赶紧下去了,不过很显然下面的酒客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紧接着一阵混乱之后十几条大汉涌了上来。

    “哪里来的蝇蚋,在这里扰人吃酒!”

    为首一条虎背熊腰的壮汉喝道。

    杨丰缓缓回过头。

    “放马过来!”

    他淡然说道。

    “有意思,等一下可别哭!”

    那壮汉不怒反笑,紧接着上前推开阿紫,一拳照着杨丰轰过去,杨丰连动都没动,右手闪电般抓住了那只拳头,不过意外的是,这人的力量极大,推得他狠狠向后一撞,旁边的栏杆立刻发出不堪重负的响声。那壮汉也意外了一下,就在这时候杨丰的手向下一压,瞬间把那拳头按在了旁边的桌子上,那人没有丝毫慌乱,另一只手握拳,直接砸向杨丰手臂,杨丰的手松开,以诡异的速度回抽同时再抓住他的这只拳头,然后猛然向下一压,还没等他原本被压的拳头抽回就一起压住。

    那壮汉咬着牙双手往上抬。

    杨丰单手向下压。

    但那壮汉的力量几乎跟李嗣业一个等级,以杨丰那恐怖的力量居然被他稍稍抬起一。

    不过也仅限于此了。

    杨丰突然增加力量,那略微抬起的双臂瞬间被压回去。

    那壮汉并没屈服,咬着牙憋得满脸通红,竭尽全力想抬起,但就在这时候,他们下面的桌子突然间一声脆响,整个桌子直接解体变成零件飞溅开,那壮汉惊叫一声倒下,杨丰的腿一抬,立刻将他接住。

    “好大力气,某输了!”

    那壮汉站起身拱手说道。

    “你的力气也不小,都快赶上李将军了。”

    杨丰说道。

    “哪位李将军?”

    那壮汉问道。

    “安西军都知兵马使李嗣业。”

    杨丰说道。

    “鄙人单于都护府李都护部下校尉郝廷玉,不知郎君尊姓?”

    那壮汉拱手说道。

    “碎叶守捉杨丰!”

    杨丰还礼说道。

    “可是孤身闯拓折城斩石国国王首级救出三千兄弟的杨丰?”

    郝廷玉愕然道。

    “正是!”

    杨丰说道。

    “快,来见过这真英雄!”

    郝廷玉向后面一招手,和他一起那些壮汉立刻上前,一起向杨丰拱手施礼。

    “酒家,来一只烤骆驼!”

    杨丰一边还礼一边朝那掌柜喊道。

    那掌柜脚下一趔趄。

    “不会吗?去西市找那些今年来的西域胡商,就说碎叶杨将军要和朔方的兄弟们吃烤骆驼,让他们过来个人伺候着!”

    杨丰眼睛一瞪说道。

    “奴婢去吧!”

    阿紫站起身说道。

    杨丰一挥手,阿紫立刻起身在掌柜陪同下前往西市,杨丰的这些女奴都各有职责,阿紫是粟特人,本来就善于管理,她在碎叶实际上就是负责商务,过往的客商都先得到她那里报道,碎叶卡在丝绸之路北道上,所有走这条线的胡商,都得看杨丰脸色过日子,不到十分钟后她就带着四个粟特商人过来,让郝廷玉等人震惊的是这些胡商几乎一上楼就跪下,然后哆哆嗦嗦地爬到杨丰脚下。

    “我招待朋友,你们谁会烤骆驼?”

    杨丰说道。

    “小人几个都会,小人还把骆驼备好了。”

    其中一个粟特商人哆哆嗦嗦地说。

    “那就交给你们了。”

    杨丰说道。

    “该多少钱给他们。”

    紧接着他对阿紫说道。

    “将军折杀小人了,将军在碎叶护我等行商平安,恩情如父母一般,小人能为将军做些事情,那是小人的荣幸,又怎敢收将军的钱!”


皇帝淫精吧
    那粟特商人赶紧说。

    “你们倒是懂事,那记下他们的名字,以后到碎叶就不用交税了!”

    杨丰说道。

    那些粟特商人惊喜地感谢,然后如蒙大赦般赶紧去给他烤骆驼去了。

    “没想到这些胡人在杨校尉面前竟如此恭顺。”

    郝廷玉惊叹道。

    “因为他们不恭顺就得死,除非他们一辈子不回西域,但他们就算不回西域我照样会杀他们族人,去年这时候我带着兄弟还在草原上给葛罗禄人玩灭族呢!对于这些胡人,刀子比什么东西都管用,一个不够杀十个,十个不够杀一百,再不够杀一千一万十万,那时候没有不听话的。我在碎叶给他们定的规矩,见了我必须先跪下行礼,我的部下兄弟到那些胡人部落办事情,他们必须得让部落的女人出来伺候着,如今碎叶周围七百里內没有一个胡人部落敢不照办,因为那些敢不照办的已经被灭族了。”

    杨丰霸气地说道。

    “好,就该如此!”

    郝廷玉拍手说道。

    当然,这个他们也就是向往一下而已,真正想效仿是不可能的,准确说他们都护还是胡人呢,李光弼出身是契丹,而且是契丹部落首领,只是归化大唐已久而已。

    当然,烤骆驼需要时间,他们边喝边聊。

    郝廷玉他们都是单于都护府副大都护李光弼部下,这次到长安给李光弼办些私事,单于都护府驻地中,隶属朔方节度使,所以他们都是朔方军的,杨丰的名声此时早已经传开,无论哪支唐军的士兵对他都可以说满怀崇敬。毕竟士兵都希望有这样一个传奇英雄可以在哪一天他们陷入敌手之时,像杨丰救回那三千唐军一样去解救他们,而且此时见面杨丰的力量霸气豪爽无不符合这些家伙的审美,几杯酒下肚立刻就亲如兄弟了。

    就在同时阿青回到客栈取来了两个望远镜。

    “李都护一个,这个帮兄弟转交天德军使郭将军,就说兄弟对他们仰慕已久,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杨丰拿着望远镜说。

    说话间还在上面刻了他敬赠李光弼和郭子仪二人的字,然后在郝廷玉惊讶目光中,把其中一个扔给他,自己拿着另一个抽出第二节,趴在栏杆上向远处望去,郝廷玉学着他的样子也抽出来一节,一起趴在那里望着远处,立刻被吓得惊叫一声,不过在明白过来这东西用途后,也就迅速换上了一脸的惊喜,然后很快其他朔方士兵也聚集过来,紧接着他们就和杨丰找到了喜欢的东西……

    “这个不错,可得七分!”

    杨丰兴致勃勃地看着大街上经过的少女说道。

    “十分为最?”

    郝廷玉说道。

    大家都是粗人,酒酣耳热也就都原型毕露了。

    “对!”

    杨丰说道。

    “那这街上过五分的不多啊!”

    郝廷玉不满意地说。

    “你眼光挺高啊?”

    杨丰无语道。

    “快看,两个九分的!”

    突然郝廷玉惊叫道。

    “哪儿?”

    杨丰立刻来了精神,一下子把望远镜转过去,紧接着视野中一红影骤然变大,然后……

    “滚,那是我家妻子!”

    他踢了郝廷玉一脚说道。

    “只是她旁边这只萝莉是谁?难道是小姨子?”

    紧接着他自言自语。

    正在走向这边的,除了李秀之外还有一个十二三岁小萝莉,跟李秀手牵手,看起来十分要好,相比在西域晒成小麦色的李秀,这只萝莉明显嫩白得多,一身小皮裘裹着,不过两人长相差距挺大,李秀的脸型是典型鹅蛋脸,这只萝莉却是小圆脸,埋在毛茸茸里萌萌的端是鲜嫩可人,两人边说笑边漫步在零星雪花的古老街道,后面跟着十几名奴婢,一副标准豪门贵戚的派头。

    杨丰向身后一招手,阿朱立刻下楼迎上去。

    “主人,骆驼好了!”

    阿紫走上来说道。

    “走,下去吃烤骆驼!”

    郝廷玉兴奋地喊道。

    “不用,在这里就行!”

    杨丰说道。

    紧接着他要了根绳子,在一片惊骇的目光中,一个人把数百斤重的烤骆驼从下面拽了上来,楼梯是肯定不能走的,就那木头楼梯他扛着这东西一脚就踏烂了,当这个庞然大物被他提上楼的一刻,连同外面看热闹的闲人全都一片亢奋的叫好。毕竟说什么两膀一晃千斤之力都是虚构,真实世界里是不会有人举起千斤的,但此刻他却轻松将一只骆驼拽上楼,哪怕这只是一只幼驼,而且烤掉了大部分的水分,那也得两三百斤,这已经足够骇人听闻的了。

    “上来,一起喝酒!”

    杨丰对下面同样看着的李秀说道。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