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九章 一夜暴富-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三五九章 一夜暴富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李公,明晚某家中设宴,为李公洗尘,还望李公赏光!”

    大明宫外,杨国忠对李嗣业说道。

    “那鄙人就叨扰了!”

    李嗣业也没客气,直接爽快地说。

    “杨校尉若无事也一起吧!”

    紧接着杨国忠对杨丰说。

    “那末将就不客气了。”

    杨丰说道。

    三人笑着分开,杨丰看着杨国忠骑上马离开的背影,脸上多少带着一丝深沉的笑意。

    “造船归哪个衙门管?”

    紧接着他问李嗣业。

    “工部水部郎中,都水监舟楫署令都管这个,不过海船都是工部,此事需圣人指定,不需要你操心,到时候圣人指定哪家负责他自会找你,既然你已经拒绝督造使,那么肯定会另外任命督造使,你到时候只需要为他提供帮助即可,此事少不了一番明争暗斗,你没必要卷入其中!”

    李嗣业说道。

    “还有,立刻去把你母亲和兄弟姐妹都接来长安,以后让他们住在我那里就行了。”

    紧接着他说道。

    “我还准备让他们去碎叶呢!”

    杨丰说道。

    “除非你随行保护,否则你敢保他们不会在河西遭盗匪?”

    李嗣业说道。

    杨丰了头,紧接着他和李嗣业返回李府,然后带着自己部下随行士兵和大批李府家奴,以最快速度出长安直奔郑县,这时候渭河还在封冻中,只能走陆路过去了,郑县实际上就是华州,距离长安不到两百里而且都是通衢大道,他们一人两匹马一天即到。杨丰对他这些便宜亲人也没什么太深感情,见过他老娘和一干兄弟姐妹之后一说他把安禄山儿子打成残废,他那个老实巴交的府兵校尉大哥吓得直接晕倒,醒过来之后以最快速度搜罗家里值钱东西装车,反正他家也是个大户人家,田产店铺什么的都有下人掌管,家里主要成员转进长安留下那些管事的负责就行。

    杨丰带着自己这些遭遇飞来横祸的亲人连夜启程,在第二天傍晚又返回长安塞进了李嗣业家。

    至于他们的生计……

    “这是圣人的赏赐!”

    李嗣业指着面前一座小山说道。

    “真是霸气啊!”

    杨丰无语地看着这座由五千匹各色绸布堆成的彩山惊叹。

    这是李隆基给他的赏赐。

    也是李隆基对没有给他加官进爵的补偿,这时候唐朝绸布是当钱币使用的,五千匹其实并不算多,李隆基历年赏赐大臣的加起来,折合这东西四十六万五千六百五十三匹,平均每年就得赏出超过一万,最高记录一次赏了安禄山五万。除了这些绸缎之外旁边还有一堆铜钱山,里面掺杂着金银之类,这是哥舒翰给他的那批望远镜货款,一共两千缗,而旁边还有四个大箱子,其中两个箱子里面全是银饼子,另外两个里面全是各种珍贵的药材,什么人参鹿茸之类。

    “这是谁的?”

    杨丰愕然道。

    “这是虢国夫人府上送来的,以感谢你对她的救命之恩。”

    李嗣业说道。

    杨丰拎出根虎鞭无语了一下,这s货还敢给他补啊,这不怕再把她干得下不了床?

    “那这一份呢?”

    他指着旁边一个小箱子说道。

    那里面是黄澄澄的金饼子。

    “这是嗣曹王皋府中送来的。”

    李嗣业说道。

    “呃,他送我黄金干什么?”

    杨丰愕然道。

    “因为他管都水监,而且圣人刚刚下旨由他督造海船。”

    李嗣业说道。

    “嗣曹王皋,李皋?”

    杨丰这才想起来这人是谁。

    话说督造战船可是等于送给他一座金山,办工程发大财的道理古今通用,数百艘战舰的建造所需资金是个天文数字,督造使十里抽一都能让自己富可敌国,这样的好事他拒绝然后转给李皋,后者饮水思源只要有头脑就少不了感谢一下,更何况以后还得他帮忙提供技术咨询。

    “这个嗣曹王倒是明白人!”

    杨丰笑道。

    李皋当然是明白人,原本历史上车船有一种说法就是他发明的,这个大唐宗室,李世民的五世孙在安史之乱后的江西,荆南,襄阳连任三节度,是平李希烈的主要功臣,而且主要就是以水军出名,最喜欢那些奇技淫巧的新技术,他也的确是这时候李隆基手下最适合这个工作的,由他来负责杨丰还是很满意的。

    “这可是一夜暴富啊!”

    他看着属于自己的一仓库财物说道。

    这的确是一夜暴富,这些东西加
禁忌之旅笔趣阁
起来价值万缗以上,在这个时代已经堪称小富豪一个,这时候身后传来脚步声,杨丰回过头看到李秀正小心翼翼地从他身后的门口探出头来,杨丰伸手一把将她拽过来,在她害羞的惊叫中,把仓库门的钥匙塞在她手里。

    “你的,全是你的!”

    杨丰说道。

    李秀欢呼一声,立刻扑倒那一堆绫罗绸缎里了。

    “快去换上衣服,该去杨国忠那里赴宴了!”

    李嗣业装没看见地说。

    “呃,岳父大人,我可以穿盔甲去赴宴吗?”

    杨丰一脸纯洁地说。

    “随你便,杨国忠应该不会介意!”

    李嗣业说道。

    既然这样,杨丰就终于可以不用穿他那身翠生生的青葱装了,紧接着去套上明光铠,骑上一匹最雄健的大宛马,在一声甲片的摩擦声中直奔杨国忠府邸,快要到的时候,突然另一侧路口出来几匹马,李嗣业随口向为首马背上人喊了声“高公!”

    杨丰立刻明白是谁了。

    “节帅!”

    他上前行礼说道。

    “宴后到老夫那里,有事要与你谈!”

    高仙芝头说道。

    “呃,节帅,您不会调安南了吧?”

    杨丰愕然道。

    “还不是你搞出来的,圣人已经下旨升安南都护府为安南节度使,以老夫为节度使并增兵至两万。”

    高仙芝没好气地说。

    他被调回长安后,原本是拟订接替安思顺的安西节度使,安思顺直接调朔方节度使,但安思顺指使治下胡人割脸请愿,李隆基也就只好作罢,然后给又他安排了一个右金吾大将军的闲差。这一次李隆基受杨丰蛊惑准备从安南向南诏进军,那么必须提升安南的级别,原本那里隶属岭南五府经略使,但岭南是十大藩镇中最没有存在感的一个,整个岭南五管不过才一万多唐军,分到安南就四千了,而岭南经略使主要职责是两广,也不可能把主力都调到安南,这样最好就是单独设立一个节度使,而且必须是一个有丰富作战经验的节度使。

    那高仙芝自然是最好选择。

    他不仅仅是安南节度使,而且还得兼职向南扩张。

    新设立的安南节度使兼护通海夷道沿线各国,也就是说从安南一直到印度沿线都归他管,在这片区域范围内他有权决定出兵攻击任何一个不肯臣服大唐的,包括未来的大唐舰队也归属他的节制,当然,目前主要是从南线对南诏的作战。但这对高仙芝并非什么好事,他的确作战经验丰富,但他的战场都在西北,根本没在南方打过,尤其还是最南边的战场,而且还是沼泽河流密布的地方,可怜他是在大漠杀出来的几时见过水网?原本右金吾大将军虽然不是什么肥差但好歹安逸,跑安南去一不小心染个瘟疫就埋骨他乡,更重要的是还没什么油水可捞。

    他可是出了名的贪财。

    “节帅,等宴后末将跟您解释一下那里的情况,您就知道您得了一个多大的肥差了,恐怕以后哪天缺钱,末将找人借第一个就得想到您!”

    杨丰笑着说。

    高仙芝去安南,那就更方便他操作很多事情了。

    至于高仙芝不乐意……

    安南节度使既然管南洋,那么当大唐舰队横行香料群岛,满载一船船香料而来时候,高仙芝恐怕李隆基调他回来还不干呢,这时候大唐对香料的需求虽然不如欧洲,但香料同样也是高档商品,胡椒就是这时候通过海上传入中国。因为欧洲对香料的渴求人们往往忽略了中国同样对香料无比渴望,而且和香料在欧洲可以当钱币一样,香料在中国也是硬通货,直到明朝都没改变,郑和下西洋一两银子百斤购回的香料堆积仓库,朱棣没钱给官员发工资时候,一斤胡椒代替一两白银来发工资。

    而这是唐朝。

    这个时代香料更珍贵。

    随便到南洋找个小岛一占,只要能运回来都会富可敌国,更何况高仙芝将统辖整个南洋,守着一座如此巨大的宝库,要说不能富可敌国那真是笑话了,更何况还有婆罗洲这些地方的黄金,哪怕舰队组建以后,开到室利佛逝去收保护费也能发财,后者可是拥有大量黄金。

    尤其是再把占城稻,地瓜这些好东西都找来,那可绝对是名利双收。

    高仙芝也没多说,反正李隆基已经正式任命,他不去也得去,虽说由杨丰而起,但也不应该怪杨丰,大家都是安西军一家子,这话随口说说就行,这个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校尉可是真正前途无量,连把安禄山儿子打成重伤都有皇帝亲自保着,这是何等的恩宠,尤其是这家伙还年轻,这可是大唐军方下一代最耀眼的明星。

    ★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