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二章 戏子当道-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三六二章 戏子当道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杨丰在接下来的十天里,绝大多数时间都泡着李皋处。

    毕竟后者送了他一座庄园。

    一座位于青城山下,四周五千亩良田环绕,后面一片千亩山林,再加两处池塘和数十间房屋组成的庄园,甚至还有十几名奴婢。

    不得不说李皋够意思。

    既然这样,杨丰也就只好尽力满足这个科学少年的渴望了,他带着李皋和数十名木匠,用了十几天时间制造出了四个的巨大船模,一艘宝船,一艘鸟船,其中福船长一丈,另外还有一艘沙船和一艘车船,而那艘车船更是长达两丈,甚至船上还装了微缩版的床弩连弩投石机拍杆,然后用他的四轮马车载着四个模型,和李皋一起招摇过市地到了大明宫。

    “倒是有意思?”

    太液池边李隆基笑着说道。

    四艘模型在平静的水面上一字排开,甚至就连帆都升起来,为了防止被风刮跑,只好用绳子拴在岸边,而那艘最大的车船,则直接停靠太液池的码头边,两丈长的船体实际上已经不能称为模型了,完全就是一艘真正的车船,只是多了些缩小的部件而已。

    “陛下,宝,鸟,沙三船都必须依赖风帆,臣无法给陛下演示,但这车船却是可以演示的。”

    杨丰说道。

    “那就试试看!”

    李隆基饶有兴趣地说。

    李皋立刻向身后一招手,八个六七岁的小孩儿上前,这都是之前训练好的,全是李皋家奴仆的小孩,就像迎接领导视察的幼儿园小朋友一样,穿着统一的红袄黑裤先是向李隆基行礼,然后直接登上两丈长的车船模型,打开甲板上的盖子其中六个进入船舱内部,另外两个一个掌船尾舱内的舵轮,一个则坐在船操作那台微缩版的投石机。在他们全部都就位后,杨丰将绳索解开,船舱內分三组的六个小孩立刻踏动踏板,车船两侧六个木轮缓缓转动,那名负责舵轮的小孩转动舵轮,这艘车船缓缓驶离码头,船的小孩扳开制动,随着微型配重投石机上的配重落下,一枚拳头大的石块骤然飞出,紧接着在湖面激起微弱的水花。

    “这还真是战船啊!”

    一起观看的玉环姐姐娇笑道。

    “贵妃,这上面不只有这个!”

    杨丰忙说道。

    这时候车船已经离岸数十米,船上的小孩一个个玩得都挺开心,负责武器的那个紧接着转身,将他另一侧的连弩对准湖面,不断扳动上面的扳机,细小的弩箭接连不断射出。

    这种武器的实物可不是后世经常复制出来的玩具,而是一种大型的连发弩,倭国人画的描绘露梁海战的画上就有,那个头也就略小于床弩,装在明军战舰甲板上,类似现代密集阵一样,依靠速射攻击靠近的敌人。这东西如果是陆地使用真得挺鸡肋,因为速射导致威力下降,对付全套盔甲的步骑兵很难造成有效杀伤,尤其是面对明光铠这种级别的盔甲根本就毫无意义,但在战舰上就不一样了,因为水兵极少有重甲的,最多也就穿个皮甲,敢穿重甲在船上打仗的那都是猛将级别。

    这样连弩很有效了!

    而接下来大唐舰队的主要对手应该是南洋诸国和天竺,前者穿不穿得起盔甲都难说,后者……

    后者好像没什么海军。

    杨丰说天竺只是习惯上,实际此时印度正一片混乱,一堆小国互相厮杀呢,他的目标是孟加拉,而孟加拉那里也只是一个小国,领土相当于现代孟加拉加上西孟加拉但少了东边一部分,大小也就是山东省差不多。

    床弩远攻连弩近射,中间段神臂弓覆盖,再靠近了拍杆碎之,夹着投石机不断扔火油罐,这套组合就足够大唐舰队横行,完全没必要上大炮,当然,主要是他得把大炮给自己留着,他现在毫无顾忌地给李隆基塞好东西,就是因为这些在大炮面前会统统成为历史的尘埃,那么就算他把李隆基的唐军武装到冷兵器时代的巅峰,给他们配上全身板甲,配上配重投石机,配上神臂弓,最后当他造反的时候仍旧可以一**倒,统统都会被怒吼的大炮轰成渣渣。

    他当然要造反。

    只是因为联系不上小倩,他还不知道能不能回去所以不着急,毕竟要是回不去的话,他能一直存在到让整个世界绝望,时间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他就是把大唐撑到原本历史的灭亡时间都没问题。

    至于造金字塔……

    他在西域做军阀就能办到,无非去大食抓奴隶而已,反正那里天高皇帝远也没人管他。

    “给他加到昭武校尉吧!一个致果校尉做守捉使也太不像话了!”

    李隆基指着杨丰对高力士说道。

    “谢陛下!”

    杨丰赶紧谢恩。

    “听说杨校尉喜欢
田箩姑娘吧
在酒肆唱一种新曲,不知道是否真的?”

    玉环姐姐笑着说。

    “你还会唱曲?”

    李隆基愕然说道。

    “呃,不过是在碎叶闲得无聊编出来的,难登大雅之堂!”

    杨丰谦虚地说。

    “唱唱给朕听一下!”

    李隆基饶有兴趣地说道。

    “那臣献丑了!”

    杨丰说道。

    紧接着就开始唱他的单刀会,话说杨皇帝过去无聊时候,也只能欣赏一下戏曲了,毕竟无论明末还是宋末或者清朝时候,他也没什么别的可欣赏,想听摇滚也没人给他唱,想看电影也没有,不听戏还能听什么?听多了自然也就会唱了,尤其是单刀会这样他喜欢的,此时一展唱功也是惊艳了一片。

    “去,把李龟年等人叫来,还有阿蛮她们也都叫来,公孙氏在的话也叫来,朕今日倒是得了一宝。”

    李隆基对高力士说道。

    高力士赶紧安排小太监叫人。

    话说这大明宫梨园可是大名鼎鼎的,李隆基更是戏曲行拜的祖师,紧接着李龟年,鹤年,彭年三人,跳凌波舞的谢阿蛮,舞剑的公孙氏和一堆徒弟,这些大唐娱乐圈级明星全奉诏而来,她们其实本来就在梨园,再加上一大堆乐师歌妓,倒是把杨丰给包围了。

    一曲节选的单刀会唱完,四周立刻掌声响起。

    “杨卿,这词都是你所做?”

    李隆基笑着问道。

    “回陛下,正是,臣学识浅薄,于诗一道只是涉猎,倒是对这填词颇为喜好。”

    杨丰厚颜无耻地说。

    “花开时节动京城,这可不是涉猎那么简单,三姨当初将这牡丹诗给朕看时,朕还不信是你所做,如今看来你这个文武全才倒也名副其实,除了这个之外还有什么?”

    李隆基说道。

    “回陛下,这首曲子可不只有这一,这实际上是臣以三国关长一些野史闲话,写其单刀赴会的,因为主要是用来解士兵思乡之苦,以关长之忠义勉励其为国尽忠,故多以乡野俚语,整个曲子很长的,而且还应该配以各种乐器,另外还有唱者的动作表演,甚至还得有专门的戏服,脸上的化妆等等,这些都需要时间来准备,而且不是一个人唱的,是多个人互相配合唱的,另外也不是一次唱完,而是分成几场来唱的。”

    杨丰说道。

    “李龟年,此事交给你,务必跟着杨校尉学全!”

    李隆基直接对大唐歌星说道。

    “臣遵旨!”

    李龟年赶紧说道。

    “陛下,可臣还得去江南啊?”

    杨丰无语道。

    “江南,先教完再去!教好了朕把那个宣威将军重新给你!”

    李隆基没好气地说。

    “陛下,不如臣先教几首新曲,至于这单刀会真不是短期可学全,等臣从江南归来再教如何?另外也好在这期间准备一些戏服器具,到时候臣为陛下演一出全套的!”

    杨丰说道。

    “大家,还是正事要紧。”

    玉环姐姐在一旁说。

    “好吧,那就将你的新曲先教好!”

    李隆基不太满意地说。

    “这个不需要单独教,臣直接填词,曲子应该有人会,比如说雨霖铃可有人会唱?”

    杨丰忙说道。

    他可不想再自找麻烦了,他现在已经后悔卖弄了,他忘了这时候的李隆基可不是年轻时候的,此时这位年近七十的大唐皇帝,已经把享受当做最重要的,看看他宫里这帮大名鼎鼎歌星舞伎和这大明宫游乐园就知道。

    “杨校尉,鄙人就会!”

    李龟年笑着说。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

    杨丰毫不犹豫地念起柳永的雨霖铃。

    旁边小太监立刻递过纸笔,那李龟年两眼放光的记录,边记录还边在嘴里哼唱着,当杨丰念完他基本上已经会唱这首经典的宋词了。

    “谁会唱相见欢?”

    杨丰紧接着问道。

    “奴家会。”

    一个歌伎怯生生地说。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杨丰立刻念道。

    “还有一首,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紧接着念道。

    “好一个人生长恨水长东,就冲这一句,朕把那宣威将军给你了!”

    李隆基鼓掌笑着说。

    ★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