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五章 玉环姐姐有请-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三六五章 玉环姐姐有请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杨丰原本也没准备让官方给他送这些囚犯,如果让官方送的话,这些人能有一半活着到碎叶就是奇迹了。

    这是万里流放。

    押送的差役巴不得他们死呢!

    他们死了自己最多受责罚,但肯定不会是太重责罚,毕竟路上出什么情况全凭他们一张口,生病,被毒蛇咬了,逃跑被打死了,茫茫西域路上几百里无人烟之地,死个人就像死个蚂蚁一样简单,这种万里流放本来就是死亡率极高的,然后那些差役就不用走上一年时间可以早家了。

    让这些人跟着商队就没问题了。

    商队不会让他们死的。

    明光铠啊!

    碎叶产的青色明光铠啊!

    这可以说是这个时代最高端的铠甲,就连弓箭都射不穿,哪怕强弩想射穿都得很近距离,哪怕目前唐军大批量装备的明光铠,都比这种碎叶货差一截,这样的盔甲转售到至今以链甲为主的大食和欧洲,那都得是君主才有资格穿的。运到五十个囚犯就换一套,对这些商人来说完全是天上掉馅饼,反正他们也得走这条路,无非顺路捎带而已,这些囚犯最多路上吃喝,但同样他们也能给自己当苦力,可以说稳赚不赔,而且这些商队都有武装,也不用害怕这些囚犯敢逃跑。

    几乎所有胡商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这就可以了。

    把囚犯交给他们杨丰很放心,至于冷锻甲流传到大食和欧洲

    这个不值一提。

    几百套盔甲又能怎样,影响不了双方的实力对比,除非大食人能够同样学会冷锻甲,但这是不可能的,这东西连宋朝都做不到,冷锻甲的前提是铁的质量必须足够好,否则冷锻的话一锤就碎了,这个时代欧洲仍旧是块炼铁,而大食虽然技术高,比如他们有乌兹钢,但乌兹钢又不是他们自己原产的,依靠从印度进口的那宝贵乌兹钢冷锻铠甲?那大食人会破产的。大食人想自己造明光铠?先给他们士兵的锁甲上多缀几个大块的铁片再说吧,还得从吐蕃进口盔甲的国家没资格谈更高端的,直到萨拉丁时代鱼鳞甲还是高级将领装备的国家同样没资格要求太多。

    把古拉姆重骑兵和大唐明光铠战士摆在一起,就知道什么是人比人气死人。

    至于欧洲

    就那些链甲骑士们还是别惹人笑话了!

    他们连块护心镜都没有!

    可怜拜占庭人胸前为了能够达到类似效果,还只能用铁片来编一个大盘子护在胸前呢!给他们一块护了大半个上身的护心镜,他们也只能看着流泪而已,他们根本就造不出这样的东西来,总之这对杨丰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再说只要能够源源不断地向碎叶输送囚犯,付出一也是值得,全国怎么也得几万囚犯,这些人全都塞到碎叶去布种,不出二十年几十万人口就繁衍出来了,别的地方不算,光碎叶周围的楚河沿线,再加上临近的阿拉木图一带支撑个几百万人口都毫无压力。

    尤其是西域这些地方可都是世界级棉花出口国。

    事实上他已经在碎叶种棉花了。

    棉布在大唐可是属奢侈品,大唐内地到底有没有棉花种植他也不知道,反正他是从没见过,但西域已经有了,包括高昌最东边的高昌一带都有,但是真正传入中国内地那就得几百年之后了。

    农作物传播速度极其缓慢。

    比如说地瓜,这个造就了地瓜盛世的东西,虽然在明朝已经传入,但杨丰在清朝时空的乾隆年间,才发现这东西刚刚传到南阳一带,那里的农民在他造反之前,才刚刚开始种植这种东西,也就是说哪怕地瓜这种神迹般的作物,也依然花了近两百年时间还只能说在传播中。而按照正常历史发展的话,中国人以棉布来代替麻布恐怕还得五百年,但如今他当然要加快这一过程,第一步就先从碎叶一带开始大规模种植,然后用那些胡女纺纱织布向关内出售,最终逐步扩大到整个西域。

    不过这之前他还得解决棉种,他此时种的是非洲棉,从西亚传过来的肯定是这个。

    这个肯定不行。

    他得弄到印度的长绒棉,这也是他对开拓南洋无比热心的原因,他需要印度的长绒棉种,就像他需要东南亚的地瓜一样,但无论对长绒棉的渴望还是对地瓜的渴望,都不如他对人口的渴望强烈,毕竟这才是一切的基础啊!

    解决完了第一批囚犯运输,杨丰返自己府中,到的时候一个太监正喝着他的绿茶等候。

    玉环姐姐有请。

    “中使,不知贵妃何事相召?”

    杨丰疑惑地问小太监。

    “还不是将军上次在
一品姐夫txt下载
宫里做的那些新词,贵妃是越听越爱听,最近这些天就迷上这个了,今天大家出去打猎了,贵妃没跟去,独自在宫里听那些歌伎唱,想让将军去指一下。”

    揣了一罐绿茶的小太监笑道。

    杨丰无语了一下,他就知道会出这种事情,所以才迫不及待想跑,只是李皋那里需要做的准备太多,所以还需要几天时间,没想到玉环姐姐这就急不可耐了,幸好是玉环姐姐,要是李隆基召他过去,对着李龟年几个教唱戏那才是悲剧呢!

    两人进了大明宫,一直到了临近太液池的一处宫殿。

    玉环姐姐正等他呢!

    “免礼平身,以后每天有空就过来行了,别非得去人叫,你一个宣威将军的闲差哪有那么多事,走时候拿一个腰牌!”

    卧榻上的玉环姐姐不满地说。

    今天她没有穿那身华丽宫装,而是穿了一件便服,在炉火烘烤的房间內慵懒地半躺着,胸前白花花露出一大片,略微带着粉红色的光滑面容和娇艳双唇,在淡淡的香气中散发出无尽诱惑,尤其是那嗔怒的表情更是让杨丰心痒难耐,更重要的是她跟她三姐容貌上多少有几分相似,此刻看到这位大唐贵妃,他就仿佛看到了在自己身下s的虢国夫人。

    “贵妃,臣”

    杨丰有些口干舌燥地说。

    “臣什么臣,既然是臣就得听我的!”

    玉环姐姐打断他的话说道。

    “呃,好吧!”

    杨丰很干脆地说。

    “阿蛮,你唱唱他那”

    玉环姐姐对一旁的谢阿蛮说道。

    “贵妃,听曲没什么新鲜的,不如咱们玩一个新的游戏!”

    杨丰同样打断她的话。

    “说来听听,若不能令我开心,小心你的皮子!”

    玉环姐姐很凶残地威胁道。

    “让你开心还不简单,你现在就趴那里把裙子一掀,老子保证让你开心到哭!”

    杨丰腹诽道。

    “贵妃,这个木凳能否一用?”

    他看了看旁边一个木凳说道。

    玉环姐姐了头,杨丰立刻拎过来,然后指尖能量刀伸出,在玉环姐姐和阿蛮震惊的目光中,轻而易举地划出一块方板,紧接着划成小块,在小块上以能量刀为刻刀不断刻画着图案,很快一个麻将块就出现了。

    呃,他就是教这些女人打麻将。

    省得这些家伙老是没事就惦记起自己,他可没那么多闲情伺候这些饱食终日的闲人,所以干脆来个狠的,他就不信沉迷麻将中的李隆基和玉环姐姐短时间还能想起他,这东西之威力那是绝对无可置疑的,这样他们打麻将时候自己就可以跑路了,反正这个肯定比唱戏容易教,他很期待等自己从江南来时候,整个大明宫里一片糊了的喊声,他们不就是闲得无聊找乐子吗?那就给他们找个足以让他们沉迷的乐子!

    “去找几样漆或者颜料来!”

    进入状态地杨丰一边刻麻将一边喊道。

    已经从卧榻上起身,并且凑到他跟前低头看着的玉环姐姐一挥手,几个小太监赶紧去找杨丰要的东西,很快抱着一堆瓶瓶罐罐过来,杨丰迅速开始给刻好的麻将牌染色,就这样不到半个小时后一副麻将就造了出来,他直接用手蒸干颜料的水分,把所有的木牌全部反扣然后洗好,这才心满意足地抬起头来,然后头一片柔软

    “呃,贵妃赎罪!”

    他看着扶了一下胸的玉环姐姐尴尬地说。

    “你的手指为何如此锋利?”

    玉环姐姐嗔怒一下迫不及待地说。

    “神仙教的仙术,臣这才修炼到皮毛而已,没什么真正用处,据说得修炼几百年才能小成!”

    杨丰随口说道。

    “那这是何物?”

    阿蛮同样迫不及待地问道。

    “贵妃请坐对面!”

    杨丰一指他对面笑着说。

    玉环姐姐疑惑地坐下,紧接着杨丰一拉谢阿蛮,让她在右边坐下,不过很显然三缺一啊,正好这时候虢国夫人到了,杨丰很不客气地把她也拉过来坐在自己左边,玉环姐姐目光很有些深邃地看着他那抓住虢国夫人胳膊的手,还有她姐姐脸上那没有任何变化的表情,然后跟谢阿蛮对视一下。

    杨丰当然没理会这个。

    “来,来,人手够了,先把赌注拿出来,牌桌上无贵贱!”

    他把袖子一挽,将一个银饼子拍在桌子上,颇有些亢奋地喊道。

    ★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