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六章 奸臣是怎样炼成的-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三六六章 奸臣是怎样炼成的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这是你赢的?”

    打猎来的李隆基,说话间愕然看着杨丰身旁一个大箱子,后者正眉开眼笑地将一个银饼子扔进箱子里,而那箱子里已经堆满了同样的银饼子。

    “陛下,这都是贵妃赏的,箱子也是。”

    被抓了现行的杨丰赶紧起身行礼笑着说。

    他对面玉环姐姐直接面目狰狞地摸着牌,那副咬牙切齿的模样让李隆基瞠目结舌,至于谢阿蛮输得都已经快哭了,倒是虢国夫人淡风轻,四人面前都摆着绿茶,细瓷盏內碧绿茶水散发诱人茶香,还有两个小太监正抬着一箱银子走过来,很显然这是给连箱子都输了的贵妃准备翻本的。

    “此为何物?”

    李隆基兴致勃勃地看着麻将问道。

    他当然不会在乎贵妃输钱,年近七十的他把后者宠上天,只要贵妃心情愉快,他有一个帝国可输呢!虽然此时贵妃表情不像愉快,但李隆基很清楚这得是快乐到极才会忘乎所以地显露本性,能看到他心爱的贵妃这幅模样,他都有心再继续给杨丰加官晋爵了。

    “陛下,此为麻将,乃是臣想出来军中解闷的。”

    杨丰说道。

    “陛下有兴趣不妨一试。”

    他说着赶紧让出位置。

    “赢了就想跑?这可不像是君子所为!”

    李隆基说着把谢阿蛮拎起来。

    “呃,那臣就再战一局!”

    杨丰笑着说道。

    然后换上了李隆基的麻将大战继续。

    这时候的赌戏无非就是樗蒲,双陆之类小把戏,与麻将相比简直就是麻雀与凤凰,唐朝宫廷本来赌风就极其猖獗,这年头又没那么多眼花缭乱的娱乐手段,无非打马球听曲看跳舞之类,而赌也是其中相当重要的一项。李隆基,玉环姐姐,杨国忠全都是出了名的赌徒,杨国忠之所以得李隆基赏识,最初就是因为他赌钱时候善于计算,李隆基连赌钱作弊这种事情都干,此时一进围城立刻就拔不出来了,后面谢阿蛮略微讲解一下玩法,很快就进入角色。

    杨丰最初狠狠赢了几把,紧接着就开始悄悄给他放水,当糊了第一把时候,李隆基乐得差把桌子都拍翻了。

    “陛下,臣得要几个专利权!”

    杨丰边摸牌边说道。

    “什么叫专利权?”

    李隆基摸着牌说道。

    “比如这麻将,是臣想出来的可就只能由臣造,别人想要得从臣那里购买,还有那望远镜,给贵妃的玻璃镜之类都是如此,这也是为了体现公平,臣小家小业可不能再跟那些绣工一样,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做嫁衣裳!”

    杨丰打出一张牌说道。

    “糊了!”

    李隆基大喊一声。

    “行,就依你,你把要的专利权列出来给工部,朕会让他们给你一份专,专利权文的!”

    紧接着他说道。

    “谢陛下!”

    杨丰满意地说。

    民国军阀们都是牌桌上决定战争利益分割的,士兵前线对天开枪,大帅们租界打麻将谈判,由此可见这麻将桌上谈事情比饭桌上更方便,大唐的专利制度就这样在麻将声中诞生了。

    这场麻将大战一直持续到晚饭时候李隆基实在撑不住才停下。

    至于杨丰

    “收获不错!”

    虢国夫人的马车內,杨丰拍着面前装满金银的小箱子说道。

    “你真贪财!”

    虢国夫人无语道。

    “我那碎叶还有三千兄弟,还有一万多口人呢!不努力赚钱怎么行?哪和你们这些豪门贵戚一样,家里田产连县跨郡,店铺房产满天下,睁眼就是金山银山往家搬,我这一睁眼就是一万多张嘴在等着呢!”

    杨丰感慨道。

    “想不想一起发财?”

    紧接着他说道。

    “金银谁会嫌多呢!”

    虢国夫人说着靠在他身上,就像只等待抚摸的猫咪一样,这个女人算是彻底被征服了,现在只要跟杨丰单独在一起就这幅模样。

    “很简单,我很快就得碎叶,而我的东西必须得在长安出售,所以我需要一家固定的店铺,甚至不只是一家,还得向全国各地扩散,在碎叶的我是罩不住内地这边的,但我要销售的东西可不只几面镜子,还有无数好东西,它们带来的将是巨额收入,这收入肯定会引起很多人的眼红,那时候无数明枪暗箭会不断地涌向我和这家店铺,我可没精力隔着万里之遥天天对付这些事情,所以我准备找个合作者,这个合作者肯定就是你们杨
嫡女升级记全文阅读
家了,咱们把收益平分,你们杨家可得一半,但你们需负责卖,而我负责供货。”

    杨丰摸着她后背说道。

    “你到底有多少好东西?”

    虢国夫人说道。

    “那可多了,比如说现在,这绿茶可就是一个极好的财源,李皋刚刚送给了我一个庄子就在成都附近,我准备将其圈起来专门制这茶,然后你们负责销售同时打击那些敢仿冒的,总之咱们独占这生意。”

    杨丰说道。

    这东西他不可能放到碎叶,那里是不可能产茶叶的。

    而四川是最好选择。

    另外这种茶叶的秘密不可能保住太久了,毕竟它本来就很简单,反正他肯定得到专利权,谁敢跟着学就是侵犯他专利权,当然,如果侵犯者本身足够强,那么他也一样是只能干瞪眼的,这个时代可不是专利权就有用,官衔才是最有用的,他一个四品官是镇不住场子的,尤其是四川的那些地方豪强们,于是这个问题就需要杨家出面了,那鲜于仲通可是杨国忠的忠犬,这位实际统辖四川的剑南节度副使会解决所有想分一杯羹的,至于这种情况能维持多久

    能维持多久是多久!

    “可以,除了这个还有什么?”

    虢国夫人说道。

    “镜子就不用说了,而玻璃制品同样在内,接下来比那些胡商手中更精美的玻璃制品,会源源不断从碎叶涌来,什么东西都有,这些玻璃制品的价格不会比胡商手中的更高。还有白叠布,我正在碎叶种棉,而且有最好的纺纱织布机,接下来白叠布同样会大量涌入长安,甚至包括染了色的彩布。还有肥皂,这个直接在长安就可以制造,我在郑县的宅子就准备用来做这个,还有一种新式但却非常昂贵的计时工具,我将其称之为钟表,此物也将在碎叶制造。

    总之我会有无数好东西。

    我可以保证每年几十甚至上百万缗的收入。

    但是,在这之前我们需要解决一个运输的问题。

    第一,修路。

    由令兄负责游说圣人让他修长安至碎叶的道路,这条路要不仅仅能够走人跑马,还要让马车可以一路通行,以便货物更快更安全地送来,需要在沿途修建一座座桥梁,通开一处处险隘,修建更多驿站,总之需要各地所有郡县百姓一起动手,保证这条道路畅通无阻。至于令兄以什么理由,这个咱们可以再考虑,而且不仅仅是他,安西和北庭两军也会配合,总之我们合作让圣人下这道旨意,反正由朝廷出钱,修好这条路安西北庭两军的后勤也就有很大帮助。

    第二,很重要的一条,把河西节度使换掉!”

    杨丰说道。

    “换掉安思顺?”

    虢国夫人惊讶地说。

    “对,我和安家已经是势不两立,而且咱们的生意肯定引起人嫉恨,你不怕咱们的商队在河西天天遭遇盗匪吗?安思顺必须换掉,然后换上一个咱们一伙的人,至于他再玩胡人割脸请愿这种事情不必理会,哪个胡人部落敢玩这个我会让他们后悔的。”

    杨丰说道。

    安思顺不能留在河西,他的运输线就河西一段不安全。

    西域不用说,安西北庭都是一家的自己地盘不会有事,陇右段有哥舒翰在,那也是自己这边的,那么就只剩下河西了,尤其是河西走廊,以后安思顺天天让部下士兵化妆成土匪抢他的货,那他还怎么玩下去,既然这样就必须想办法把他弄走。反正他兼着俩节度使,而且李隆基原本就想拿掉他的河西节度使,有杨国忠和杨家几个女人在李隆基耳边吹风,想要把这个河西节度使换人不会太难,如果安思顺再玩胡人割脸请愿,那么他就带着部下化妆通过程千里的地盘去教训那些胡人。

    至于修路很简单。

    因为这条路本来就有,他只是要李隆基重新修缮一下,能够让载满货物的四轮马车跑起来就行,从沿线各郡县征调民夫一起动手,几个月时间就能修好。

    等修好之后他就可以搞运输了。

    “好吧,我会和他们说的!”

    虢国夫人慵懒地说。

    “没什么难度吧?”

    杨丰问道。

    “这天下是大家的,只要大家下旨别说换个节度使,就是换个宰相也是一句话而已,难道那安思顺还敢为此造反不成?而大家听谁的?当然是我们姐妹了!更何况大家原本就已经想削安禄山兄弟的权了,大唐九节度一经略总共十个藩镇,他们兄弟俩占了五个,这还让不让别人活了?”

    虢国夫人冷笑道。

    ★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