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四章 土豪劣绅-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三七四章 土豪劣绅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杨丰在成都拜访一下鲜于仲通顺便收了一大堆礼物,然后和李皋一起去接收了他的庄园。

    这座庄园在青城山下。

    这里依山傍水,临近著名的都江堰,可以说是绝对的良田,由此可见李皋还是很慷慨的,毕竟五千亩是一个很惊人的数字,当然,这也可以看出这位嗣曹王手中土地之多,虽然作为嗣王,他的永业田只有五千亩,但他能拿五千亩送礼,那就证明他家要没个五万亩那就是笑话,至于他家多出来的那不用说是土地兼并结果。

    实际上这时候土地兼并已经非常严重了。

    李隆基就是在这一年,发布了一份禁止买卖口分田诏书,而同样的诏书在开元二十三年他已经发布过,现在以他的昏聩程度,居然还不得不再发一遍,可想而知土地兼并已经严重到何种程度,事实上尽管实行的是均田制,但土地兼并贯穿唐朝,唐朝的均田并不是均所有田,那些支持李家夺天下的关陇贵族,那些在战争过程中倒向李家的世家豪门,那些凭借战功崛起的新贵,他们的田产当然不可能被均了,李世民敢均京兆杜家的土地还是敢均河东裴家的土地?

    他也就敢均那些无主的地!

    别说地了,李渊刚想把关中百姓向外移一下,减少一下那些世家豪门的佃户,充实一下那些因为战争而荒废的关东州县呢!

    立马就玄武门了!

    李世民要是敢均关陇贵族的地,玄武门时候指不定哪个凌烟功臣背后捅他一马矟呢!

    唐朝的政治斗争,很多其实就是围绕土地,兼并还是均田,均田有利于皇帝,因为可以多收税,有更多的兵源,兼并有利于世家,很多政治斗争的本质,实际上就是关于土地制度的斗争。包括唐高宗时代围绕武则天展开的那一系列斗争,看似是针对武则天,但实际上就是长孙无忌为首关陇贵族集团,在这方面和以唐高宗为首的皇室集团斗法,比如历史上形象正面的褚遂良,曾经就因为强占属下小官的土地被贬。

    一切的政治斗争,本质都是利益的斗争,不管人们提出什么奇奇怪怪的口号作为自己的政治旗帜,归根结底都是为了一定的经济利益。

    同样没有谁真会在乎皇帝娶哪个女人的,那只是他们发难的借口。

    真正的问题是关东开发。

    函谷关以东各地经过隋末战争破坏赤地千里,很多地方有地无人,李治要从人满为患的关中移民,但关中人口很多都是关陇贵族的佃户,他把人移走了,那长孙无忌这些人剥削谁去?他爷爷就是这样玄武门的,而武则天恰恰就是辅佐李治玩关东大开发的主谋,长孙无忌一伙不对付她对付谁?

    如果说唐朝前期,围绕这个问题还能说斗争,到李隆基时候就完全一发不可收拾了。

    因为这时候寒门又崛起了。

    当世家豪门的土地兼并告一段落之后,新崛起的寒门,或者说中小地主们,又接过了兼并的旗帜,这个时代最宝贵的财富无非土地,那些新贵们要掠夺当然先掠夺土地,最终的结果就是均田制形同虚设。李隆基虽然也管一管,但他也只是发个诏书而已,禁而不罚谁会在乎?比如开元时候有人向他告密,吏部尚书卢从愿家里一百多顷田地,而对于这位田产万亩的尚书,李隆基也只是评价了一句不廉洁而已,李治时候好歹褚遂良强占下属土地还被贬,他居然就评价一句不廉洁?他都不得不发诏书禁止了,居然还不抓几个典型杀杀风气,那这不是默许那些世家豪门寒门新贵们肆无忌惮地掠夺土地吗?

    当然,这与杨丰没什么关系了。

    作为寒门新贵,他快快乐乐接过了这块自己口分田很多倍的土地。

    “这是你们的新主人!”

    青城山下,清幽雅致的庄园內,李皋对着数十名奴仆婢女,手指着身旁的杨丰说道。

    “奴婢见过主人。”

    一帮奴仆婢女行礼说道。

    “这是他们的名册还有些此处财物的账簿,至于庄子的庄客,这个有空兄召见一下即可,这是庄子的管事一切事务都是他在处理!”

    李皋指着一个中年人说道。

    “老奴李福见过阿郎!”

    那中年人赶紧行礼说道。

    “行,还是你继续管着吧,别的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开春以后每户需种茶两亩,至于他们的租子,就先减一成吧,毕竟种了茶以后,这粮食的产量就低了,另外将这院墙范围外扩十丈并重新筑墙,要以城墙的标准来修筑,高度一丈半,而且墙上必须能走人,四角各立一座碉楼,前后两门要能并排行车,至于这座院子的院墙也要重修并加高到一丈半,过
鲜满宫堂by绿野千鹤全文阅读
些天会有一批人过来,他们要做什么你配合即可!”

    杨丰说道。

    “兄欲何为?”

    李皋疑惑地说。

    “没什么,建一处茶场而已,就是兄常喝那清茶,此茶兄已经请得专利权,但可不敢保证这蜀地豪强不觊觎仿冒,故此这茶场的保密第一!”

    杨丰说道。

    那制茶技术已经教给他的四个女奴了,她们会带一批在长安买的女奴过来负责炒茶,再买一批家奴武装起来,留几名安西军士兵负责带领,把这座庄园守卫起来,以后外人禁止进入就可以。内院充当工厂,外院负责原料及产品中转,到时候工人全部锁在内院,大不了每年冬天没茶可炒时候用马车拉走,反正这些东西是季节活,一到冬天停工全拉走,过了冬天开工前再送回来,这样可以最大限度把秘密多保住几年,凑凑合合到安禄山造反前就够了。

    “阿郎,那这费用可不菲。”

    李福小心翼翼地说。

    “这个不需要你操心,到时候你只需依她们的吩咐做事即可。”

    杨丰说道。

    钱对他来说不值一提!

    再说他手头紧还可以找那位亲亲好姐姐,这又不是他自己的生意,虢国夫人和杨国忠也都有份的。

    “此地还有何果树?”

    杨丰紧接着问道。

    “桃,梨,杏之类皆有。”

    李福说道。

    “那就在山上多栽些,此地可有荔枝否?”

    杨丰说道。

    “呃,此物未闻。”

    李福赶紧说道。

    这样的话冰糖荔枝就没法在这里制做了,倒是冰糖雪梨可以,还有黄桃罐头也挺不错,啊,还有山楂罐头这个肯定没问题,总之茶叶工场和罐头工场完全可以都在这里,只是荔枝罐头需要换个地方,这个只能到重庆以后再想办法,实在不行再买一处庄子也不错。

    “甘蔗这里应该没有吧?”

    杨丰问。

    “这个是有的,内江一带多得是。”

    李福笑着说。

    这样的话蔗糖也得在这里,只是这么多工厂,这片庄子规划中的面积就不够了。

    “十丈不够,外扩三十丈吧!”

    杨丰说道。

    “杨兄,这不是庄子,这是县城了!”

    李皋惊悚地说。

    外扩三十丈也就是六十,加上他这座院子占地也得二十丈见方,八十丈见方那绝对是城池级别,这年头县城基本上也就是一里见方,这种规模至少是大的驿城级别,这年头一切都是有级别的,包括正堂宽度都是有级别规定的,五品以上最多五间,一个四品官的私人宅邸居然建这么大绝对逾制了,更何况这还是堡垒化,那些御史肯定会弹劾的。

    “那就算义庄好了!”

    杨丰很无所谓地说。

    “义庄?”

    李皋愕然道。

    “对,你也知道,安西军之前怛罗斯一战有不少兄弟战死,他们的家人难免有贫病无依的,虽说朝廷肯定有抚恤,但抚恤能有几个到他们亲人手中想来你也明白,兄准备将那些贫病无依的兄弟家人都接来,让他们在这里种田做工,另外给他们办义学教导他们的儿女。这样即可以为朝廷分忧又可以使那些兄弟在天之灵安息,至于墙建得高些,这样很正常,他们客居于此不把墙建高些,难免有奸恶之徒骚扰,难道这样一座义庄,那些御史们还要说三道四?信不信怛罗斯战死的兄弟在天之灵去找他们聊聊?”

    杨丰说道。

    “呃?!”

    李皋闭嘴了。

    好吧,真要有御史敢找麻烦,杨丰真会让怛罗斯之战的大唐战士在天之灵上门跟他聊聊的。

    当然,主要是有杨国忠的后盾。

    否则的话他一个四品官是肯定罩不住的,那些地方豪强有的是招对付他,但背后站着杨国忠就不一样,在这时候的四川,杨国忠基本上就跟太上皇一样,四川的财富输往杨家几个兄妹手中的,恐怕比输往李隆基国库的都多,有杨国忠撑腰,别说他在这里建一座驿城,他就是真建一座县城也不会有任何人干涉的。

    就这样,杨丰完成他的布局。

    这家伙心情愉快地看着后面的青城山,如今就连这座名山脚下一小块山林都同样属于他了,然而……

    “那是谁家的?”

    他看着青城山上一片正在建设中的建筑说道。

    后者正好俯瞰他的庄园。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