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五章 唐军大战八百罗汉计划-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三七五章 唐军大战八百罗汉计划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那是新建的一处密教庙宇。”

    李福毕恭毕敬地说。

    “密教?”

    杨丰愣了一下。

    不过紧接着也就醒悟过来,这其实是光头,密宗的光头们,这时候唐朝正是密宗盛行,善无畏,不空和金刚智三个印度僧人接连跑来传教,使得密宗在中国迅速传播开,并且开始大肆泛滥,因为多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尤其是在上层贵族间很受追捧。

    当然,这与他没什么关系。

    毕竟大唐国教还是道教,这一只要李家还坚持他们是老子之后,就肯定不会发生改变。

    至于对付光头们……

    他们不值得杨丰费力气,大唐百姓之所以信这个,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天竺是个什么情况,真还以为有什么西天极乐世界,就像他们一样也信摩尼教,景教,拜火教之类乱七八糟宗教一样,一个开放而不是闭关锁国的社会,会有一些外来宗教传播很正常,无非就是追求新鲜赶个时髦而已,回头大唐的士兵去蹂西天极乐世界时候,他们也就该明白这些东西都是个什么情况了,等唐军踏上天竺的土地后,顺手去把野鹿苑之类地方洗一下也挺不错。

    或者干脆火烧一下灵鹫山,在灵鹫山上堆个京观。

    那地方就在比哈尔邦。

    唐军只要在孟加拉立足,剩下无非就是乘坐内河战舰,沿着恒河逆流而上罢了,王舍城就在恒河南岸,距离比哈尔邦首府巴特那不远,距离他设计中的唐军据达卡最多几百公里的内河,可以说那些佛教在印度的起源圣地,全都在未来唐军的扩张范围。

    到时候唐军大战八百罗汉何其壮观!

    至于那些罗汉……

    那里应该有的是可抓的。

    比如说印度的那些寺庙长老们,他们不是罗汉也得是罗汉。

    当王舍城,灵鹫山,野鹿苑这些佛教中无比神圣的地名都被唐军铁蹄践踏时候,他不信大唐百姓还能贱到信什么西天极乐世界,连大唐士兵都阻挡不住的西天神佛有什么可信?回头在灵鹫山建个道观,在王舍城修个要塞,在野鹿苑搞个马场,然后接大唐百姓不时去参观参观,再绑回一堆神佛公开展览一下,就像欧洲殖民者抓了土人回去展览一样,总之只要唐军到达天竺,想解决光头于无形其实非常简单。

    完全没必要额外费工夫。

    不过……

    不过他还是得解决一下这片山林的问题,因为那里的位置太好了,如果有人以望远镜俯瞰,完全可以将他的城堡内部尽收眼底。

    只有这片山头。

    其他群山因为距离关系,就算有望远镜也无法看清。

    “这天要下雨了!”

    他抬起头看着天空一脸深沉地说道。

    “看来咱们需要在此过夜了!”

    李皋同样看着天空说。

    雨夜啊!

    这样的夜晚可是很容易发生什么!

    他们说话间零星的雨已经开始落下,很快就变成了真正的大雨,而且这场雨下了一整夜,直到第二天清晨才停下,当和杨丰一起喝到半夜的李皋起床吃早饭时候,大批青城县的衙役行色匆匆地从庄园门前跑过去,青城县令紧接着一脸惊慌地亲自登门。

    “明府何故如此?”

    正在喝茶的李皋淡然说道。

    “大王,将军,昨夜府中可有异常?”

    县令擦着冷汗卑躬屈膝地说。

    “并无异常!”

    李皋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昨夜山上的僧侣不知何故,全都一夜暴毙,而且身上不见任何伤口,看上去临死前都受到极大惊吓,一个个面容扭曲,尤其是那天竺来的高僧,更是扭曲如恶鬼般,但住宿山上的工匠却无一死亡,甚至连奇怪的声音都没听到,此事真骇人听闻。”

    那县令心有余悸地说。

    “惊动鬼神了,我就说昨天这雨下得怪异,这青城山乃是仙人旧居,一个域外番僧来此建庙,山中神灵岂能不怒?这惊动鬼神,再想其平静下来可是难了,日后此山恐多祸事!”

    杨丰端着茶杯阴森森地说。

    “确是如此,将军不愧仙人弟子,看得就是明白,这番僧哪儿建庙不好,非要跑到这青城山上!”

    县令很有同感地说。

    当然,主要是杨丰给了他处理方案。

    一个番僧,十几个僧侣遇害,这样的大案是肯定要他侦办的,可这种无头案根本无法侦破,这样给他考功时候少不得记上一笔,可要是这番僧惊动山神被神仙弄死,那这就不需要他再去侦办什么了,如果此事别人说的,或许上司还不一定信他,可这话是杨丰这样公认的神仙弟子,这时候正受宠的少年新贵所说,那么他的上司肯定得信,不信就是不给杨将军面子……

    杨将军可是能在宫里跟圣人贵妃一起打麻将,赢了钱扛箱子走人的
宝贝,别跑吧
,这样的人的面子必须给。

    于是此事就这样定性。

    这是那建庙番僧得罪山神,他一个天竺来的番僧,却跑到青城山这样仙家之地建庙,这不是摆明挑衅吗?这种情况下山神发怒,派出一群恶鬼索他们性命是很正常的,说到底这神灵是不能得罪的,而且山神这一发怒,想要平静下来可得需要时间,比如说以后再有乱七八糟的人上山,因为某些触犯同样被恶鬼索命死了,那也就是只能说他们倒霉了,而这种事情在民间流传通常是最快的,以后这座山头也就成了众口相传的禁地,然后……

    然后杨丰就不用担心有人偷窥了。

    杨将军端着茶杯做严肃状。

    当然,这只是小事,不值一提与他们无关的小事,紧接着他们在岷江岸边登船,顺流而下到成都,在成都和鲜于仲通告别,继续乘船南下,在犍为郡也就是乐山换更大的船,沿着汇入青衣江和大渡河后浩荡奔流的岷江继续南下至南溪郡,也就是宜宾,至此正式进入了浩荡长江,再由长江继续顺流而下到达南平郡,也就是重庆。

    “这渝州多美女啊!”

    杨丰趴在栏杆上,看着江面上一叶轻舟说道。

    那船上一水嫩嫩的小妹子正好奇地看着他,此妹子明显不是汉女的打扮,应该是附近的某个民族,这一带民族多得是,以长江为界向南全是西南夷人,但此时和宋朝相隔太远,杨丰也很难判断是什么民族,而且此女应该有身份,看她后面那些剽悍的护卫就知道,两人就这样带着笑意互相看着,而在他们共同的前方,则是朝天门码头和古老的城墙。

    当然,这时候肯定不叫朝天门。

    “兄之雄风简直令人艳羡!”

    熟知他脾气的李皋笑道。

    因为身体恢复,杨将军这一路上立刻本色尽显,和李秀还有那个柳英娥还有阿奴,四人每夜酣战,虽说他们乘坐一艘十几丈大船,而且隔着好几个舱室但李皋仍旧每夜悠然神往,可惜却没有杨将军雄风,空有八个美婢跟着却只能草草了事。

    “呃,此乃天赋!”

    杨丰笑着说。

    两人立刻一起大笑起来。

    江面上那少女疑惑地看着他们。

    就在此时,她一旁江面突然炸开,一道青色暗影急速跃起,正好撞在船头,小船被撞得猛然一晃,那少女惊叫一声立刻掉落江水。

    “蛟龙!”

    李皋惊叫道。

    “屁蛟龙,美食而已!”

    杨丰说完纵身跳下去,瞬间消失在水下,在李皋惊叫声中,转眼出现在那水面拼命游动的少女身旁,但后者一边游泳一边惊恐地指着他身后,杨丰一回头,那条巨大的白鲟又浮出水面,并且直奔他们而来。这货体型巨大,即便杨丰也是平生第一次见到,看体型得奔着十米,由此可见在这个蛮荒时代的长江里,这种巨无霸活得何等幸福,虽说这种鱼理论上不吃人,但就冲它此时的目标,很显然长到这么大的它也喜欢尝尝新口味。

    就在急速冲刺的同时,那巨口张开里面密密麻麻的牙齿隐现,同样如斧钺般的长鼻直撞杨丰胸前。

    那少女惊恐地尖叫一声。

    她身后船上的护卫同样惊叫着纷纷跳下水。

    就在瞬间杨丰猛然推开她,那白鲟在他们中间急速掠过,几乎同时杨丰大吼一声纵身跃起,如同扑击的猛兽般到了那白鲟背上,带能量刀的左手直接插进其身体,右手握拳狠狠砸在了它脑袋上,他的巨大力量砸得这条巨鱼头血肉飞溅,就连骨头都塌下去。

    但这条白鲟依然没死。

    几乎堪比一头鲸鱼的体型给了它巨大的缓冲,剧痛让它像鳄鱼一样从水面跃起翻滚,带着杨丰重新砸回江面,迅速消失在水下,只看见被搅起的泥沙和鲜血不断翻上来。

    那少女和她的护卫都看傻了!

    船上的李皋和李秀同样看傻了。

    李秀紧接着反应过来,和随行那些士兵以最快速度取来强弩,全部瞄准了江面,不过也就是在这时候,江面那翻涌的浪花平静了,所有人都死死盯着江面,很快那条白鲟的死尸浮出来,然后杨丰一脸得意地冒出来,颇有些疲惫地趴在鱼尸上。

    “今天请你们吃鱼!”

    他趴在那里看着李秀等人说道。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