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七九章 洞房花烛夜-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三七九章 洞房花烛夜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当然,直接洞房花烛是肯定不行的。

    好歹人家赵倩也是国公之女,而且是正妻嫡女,论身份比起李秀还要高一些,哪怕李嗣业和赵国珍品级是同等的。

    唐朝并没有爵位超品一说。

    比如李皋的嗣王就是从一品,只有第一代藩王才是正一品,嗣封的属于嗣王降一等级,而郡王和开国公也都是同样的从一品,所以单论品级李嗣业和赵国珍是同等级别,实际上两人的官职也差不多。但李秀的身份仍旧低于赵倩,因为李秀是庶女,而赵倩却是嫡女,这也是赵国珍不能直接把赵倩嫁给杨丰的原因,同样也是赵倩一肚子怨念的原因,不过在长安反而不会有人认为她身份比李秀高,因为她毕竟是蛮夷,哪怕赵家实际上是晋末迁入山里的汉人,在长安的豪门贵戚看来那也是标准的蛮夷。

    但在这里赵国珍就必须办得隆重一些正式一些,不可能简简单单就让他把赵倩按在床上洞房了。

    好在这是小事而已。

    杨丰在接下来时间里,也就只好任凭他们摆布了,而李皋也正好给他充当媒人,总之一切按照娶正妻的标准,反正只要满足赵国珍的面子就行,洞房完了直接把人带走长安甚至碎叶,以后赵倩如何在大妇的威严下过日子,那这就与此地的人无关了,而且那些前来观看擂台的各部酋长正好也在,就一起参加婚礼好了。

    此时他们对杨丰的恐惧已经可以说深入骨髓了。

    而且一些杨丰的传说,也在这里日渐流传开,除了在石国的奇功之外,还有他血洗葛罗禄,在皇宫把安禄山儿子打残,以及勇救虢国夫人,再就是他在大唐皇帝那里受到的宠信,三个月时间从小小的七品校尉一连升到四品,而且还是最高级别的正四品上,甚至还赐穿三品以上的紫袍金袋,当然,也少不了他得仙人传授,实际上已经是神仙子弟,半只脚踏入神仙行列,刀枪不入连床弩都射不死之类,总之一尊浑身散发光芒的神像就这样冉冉升起,镇压在黔州各部头上。

    至于最得利的当然是赵国珍。

    原本对他只是阴奉阳违的各部一下子老实起来。

    毕竟这尊神像是他女婿。

    谁要是敢不听他的,他这个女婿杀上门可无人能挡,而且西赵本来就是最强的部落,整个部落上万青壮全是剽悍战士,再加上这样一个无敌的女婿,还是一个在大唐皇帝面前非常受宠的猛将,那么黔州这些部落以后在赵国珍面前,就最好保持最大程度敬意了。

    这就足够了。

    杨丰也没兴趣帮他老丈人做真正的贵州王,他要的只是帮他老丈人整合各部,形成一个军事集团共同对付罗凤的扩张。

    另外在这里他还有一个收获。

    “你要跟着我?”

    杨丰愕然地看着那个谢雄。

    后者挨了他一脚并没受伤,只是当时摔得昏了过去,仗着皮糙肉厚醒来就基本没事了,他是西谢,他爹是世袭的琰州刺史,也就是现代的安顺,但他不是继承人,留在这里最多安排个县令,很显然这家伙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向往,如今有杨丰这个机会当然把握,他们窝在这大山里当土酋长有什么意思?到外面的世界闯荡一下才是正理。

    “好吧,但我不能给你官职,只能作为碎叶军的普通士兵,至于以后能否升官,得看你能不能立功。”

    杨丰说道。

    这个人还是有一定战斗力。

    能拿十斤重铜锤当武器绝对算得上猛将,演义中几十几百斤大锤是不可能的,即便真实历史上的岳使得也不是这个,而是铁枪,真正战场上的制式锤只有两三斤,这东西不是刀剑之类,它是靠那种偏心力攻击敌人,实际使用中不但难度极高而且极其费力,普通人抡一下大锤就知道了,一柄十斤重锤头的大锤想要随心所欲舞动,至少那些普通的陌刀手做不到,得李嗣业这样的才行。

    “只要跟着将军就行!”

    谢雄憨厚地说。

    “好,头我给你配一身明光铠!”

    杨丰拍着他肩膀说。

    “另外你再打听一下,还有谁愿意跟着我的,只要身强体壮人老实就一并收下,就按照安西军新兵发饷!”

    他紧接着说道。

    这里的山民可是天然的优秀山地步兵,只要训练好了有大用,这一秦奶奶可以证明,而杨丰部下实际以骑兵为主,尤其还是以重骑兵为主,他急需一支可以配合作战的强悍步兵,在这里招一批山民就挺不错,他可不像那些大唐官员们一样把这些人当蛮夷看,只要给他们应有的尊重,这些穷苦的山民会喜欢出山为他而战的。

    这件事就交给谢雄了。

    多了不说,招几百人还是没问题的,他是为安西军招兵,又不是给自己招私军,节度使的兵本来就是自己招募。

    而他得准备做新郎。

    又过了三天,在经过了一系列的繁琐婚
九龙戏珠全文阅读
礼程序之后,还没和李秀正式成亲的他,就先和赵倩成亲做新郎了,所以这几天的赵倩在李秀面前也格外跳得欢。

    “姐姐,今天可是妹妹洞房的大喜日子,你难道就不能避一下,把郎君让给妹妹一晚吗?”

    洞房內赵倩不无得意地说。

    “你确定?”

    李秀表情奇怪地看着她。

    赵倩身后杨丰正开开心心地脱自己身上那套繁琐的新郎服呢!已经都快脱到底了。

    “姐姐,今天可是妹妹洞房!”

    赵倩说道。

    “算我自做多情,小贱人,你给我记住了,等一下别来求我!”

    李秀指着她的脸恨恨地说。

    说完她转身向外走。

    “姐姐慢走,妹妹就不送了!”

    赵倩眉开眼笑地在后面说道。

    她就那样带着笑容转过身,然后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已经把自己脱剥干净的杨丰正笑咪咪看着她,在红烛那摇曳的灯光中,他身旁的墙壁上映出一片拉长的身影,那身影正中一个仿佛伸出的前臂一样的巨大横枝向前伸出,在那里如同毒蛇一样不断地上下跳动着。

    赵倩的腿立刻一软。

    她毫不犹豫地转身,一下子扑到李秀的脚下,猛然抱住她的右腿,甚至把脸都直接贴在了她脚上。

    “姐姐,求你快来吧,妹妹知道错了!”

    她带着哭腔喊道。

    在她身后响起杨丰那如饿狼一样的笑声,然后一片阴影缓缓笼罩了她的身体,赵倩欲哭无泪地抬起头,用颤抖的目光看着那越来越近的恐怖巨兽

    (此处省略一万字。)

    洞房花烛夜之后,赵倩一下子就成了乖宝宝,那乖巧听话就是赵国珍看了都欣慰不已,当然,杨丰还是要尽快离开的,在成亲后的第三天,他就带着赵倩和三百名陪嫁的赵家武装家奴,还有数十名婢女,,一起登船沿着乌江顺流而下,在涪陵重新登上他自己的那些大型帆船,继续沿着长江顺流而下。

    而谢雄依然留在黔州负责招募山民。

    他招募到的山民直接到成都的庄子就行,杨丰留下四名安西军士兵负责他们的初步训练,等杨丰返长安并返碎叶时候,就可以一起前往碎叶了。

    这些就不需要杨丰操心了。

    而此时已经是开春。

    船队在滔滔江水推动下轻快地急速向前,仅仅两天多的时间就到达夔门,在当地找了一批老船工,轻松驶过滟滪堆进入三峡,这里航段水急船快,欣赏着两岸秀丽风光,听着鸟鸣猿啼顺流直下,第二天时候就已经到达了江陵,在这里他们拒绝了当地官员的邀请,毕竟因为杨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已经耽误太久,船队过江陵继续南下,然后沿着长江在几天时间里过巴陵,江夏,浔阳,同安,越天门至当涂过采石矶到达江宁。

    江宁县。

    大名鼎鼎的南京城,此时只是一个小小的江宁县,而且还是隶属润州的,至于军事上归扬州都督,后者驻江都,至于曾经的建康城,早已经被灭南唐的隋军夷平,这只是石头山下后来修建的蒋州城。

    “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

    望着钟山杨丰感慨道。

    虽然无论隋唐都有意地压制这座带着特殊符号的城市,但地理上的特殊性和四周土地的富饶,依然让这里维持着最后的尊严,雾蒙蒙的春雨中,毁不掉的钟山巍然屹立,就这样在往昔与未来这个国度几乎最繁华的土地上,在四周无数静谧的乡村田园间默默蛰伏,等待着下一个属于它的时代。

    “走吧!”

    同样默默怀念了一下自己逝去的一切之后,杨丰黯然地说道。

    这里不会有能入海的大船,得到下一站润州去,或者

    “走,去扬州!”

    李皋颇为兴奋地说。

    扬州,大唐最繁华都市,扬一益二,扬州之于大唐几乎就相当于现代的上海,同样这也几乎是此时世界上最繁华的城市。

    “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

    杨丰同样精神一振,几乎是振臂高呼道。

    “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

    李皋同样高声喊道。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