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一章 朋党-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三八一章 朋党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居然输了?”

    杨丰颇为意外的说

    他的确后退了一步,虽然他并没有出全力,但这样的结果仍旧可以说是破天荒头一次,这个壮汉的力量恐怕就是李嗣业都差一分。

    “归你了!”

    杨丰说着把钱袋扔过去。

    “这个鄙人愧不敢受,将军简直神人一样,能与将军交手已经是鄙人的荣幸。”

    那男子毕恭毕敬地说道。

    “给你就拿着,哪来这些废话,难道本将军还缺这钱财?你也确是一条好汉,何不疆场上搏一番功业,我乃碎叶守捉使,率孤军镇绝域,跟着我去杀胡人岂不更快活?对了,还不知道你尊姓大名?”

    杨丰说道。

    “鄙人南霁,顿丘人,行八,将军可以南八称之。”

    那壮汉行礼说道。

    “你们这是?”

    杨丰看着他和许瑶说道。

    “将军,家父乃前剑南道监察御史许远,为节帅章仇兼琼构陷被贬高要县尉,妾身与家兄在长安为其伸诉多年一直无果,南兄乃家兄旧识,此番妾身独自还家,因为路途遥远家兄故邀南兄护送,此地距离余杭不远,妾身亦有随行奴仆,若南兄有意从军可请自便。”

    许瑶说道。

    “章仇兼琼已死,许家亦是世家,难道这小事都解决不了?”

    杨丰疑惑地说。

    “将军,章仇兼琼与杨相可是至交。”

    许瑶苦笑道。

    这时候李林甫已经死了,实际上杨丰离开长安时候,这个一直他没能见上的大唐宰相就已经病重,他到成都时候,杨国忠就已经接班,他在江夏时候就接到了李林甫死讯,虽然章仇兼琼早已经死了,但杨国忠可是依靠章仇兼琼才起家的。哪怕他不会真正做什么,长安那些负责的官员也肯定不会他刚一当宰相,就把许远这样他老上司陷害的人平反,官场的事情就是这样,哪怕许家是世家也没用,他们这种南方的世家在长安能量有限得很,更何况许敬宗本身还是个谥号缪的货色。

    “此事好办,我与杨相颇有几分交情,长安后跟他说一下就行,这都多少年了,许公又不是什么大错,好好一个朝廷栋梁之才,让他在偏远之地做那么多年县尉算怎么事。”

    杨丰笑道。

    “妾身谢过将军!”

    许瑶惊喜地说。

    “无需多礼,接下来我和曹王还要沿海岸南下,肯定要去余杭,不如咱们同行吧,我们有大船可乘也更安稳些,到余杭后若是许小娘子还欲南下看望令尊也可同行,那南海郡我们也是要去的。”

    杨丰说道。

    “这”

    许瑶犹豫一下。

    “姐姐莫不是还怨恨妹妹?”

    赵倩突然冒出来拉着她亲热地说。

    “那,那好吧!”

    许瑶只好头。

    赵倩立刻向着杨丰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旁边李秀则无语地拍了她一巴掌,就这样南霁和赵倩加入了杨丰的队伍,后者当然不可能就只有他们两人,许家好歹也是世家,当年南渡的真正士族,他们随行还有几个奴仆,原本也雇了一艘船,现在无非就是搬到杨丰的船上,这时候刘汇已经为杨丰和李皋准备了二十多艘大型海船,用来运载他们越来越多的随行人员,这么多船也不在乎多他们这几个人。

    至于南霁

    他还在犹豫当中,虽然建功立业的确是他渴望的,但去碎叶这种万里之外的绝域,仍旧很难一下子就做出决定。

    当然,杨丰也不急。

    他有的是时间。

    接下来的时间里,他在扬州迅速和李皋完成了对船场的巡视,并且设立了一处督造所,留下一批在这期间由他亲自培训的技术人员,还有模型和全套的图纸资料,甚至包括一些新的建造工艺,总之一股脑填鸭式塞给了那些船场工匠,至于接下来就由督造所来负责监督指导了,漕船又不是什么高端货。杨丰一行在半个月后重新启程,沿着长江顺流而下转向杭州湾,趁着西北风的尾巴迅速赶到了余姚,当然是郡不是县,也就是宁波,但不是现代宁波,而是鄞江镇,三江口的宁波城是二十年后才确定的。

    因为附近多樟木,再加上又是天然良港,这里的造船业几乎伴随整个中国古代历史。

    在这里杨丰就很忙了。

    除了亲自把许瑶送余杭的家中以外,其他整整两个月时间他完全泡在造船工地上,指导那些工匠如何制造一艘大型福船,因为这里有大量储备的木材,他还亲自动手带领工匠完成了龙骨的铺设。不仅仅是福船的建造,还有原本历史上就在这里建造的鸟船同样铺设了龙骨,到他离开时候,实际上一艘十几丈长的福船和一艘近十丈的鸟船已颇具雏形,而且所有工匠都已经大致掌握了技术,基本上再有俩月就能建成了。

    实际上木船建造很快的。

    但前提是必须准备好足够的材料。

  
惦兰香最新章节
  而这里恰好就有足够材料。

    当杨丰离开明州时候,已经是阳春三月了,在这个草长莺飞的季节里他再次登船南下,当然,这一次依然带着许瑶,后者要搭他们的船前往广州去看望许远。

    就这样杨丰沿着海岸线上的一座座造船场不断向前,多则逗留一个月少则半月,尽可能地向那些工匠传授更多技术,当然,顺便也给他和高仙芝等人的大唐版东印度公司订购大型海船。这家起名逐远号的商号,目前除了他俩和李嗣业以外,还有封常清,程千里,哥舒翰,段秀实,王思礼等总计二十名陇右,安西,北庭三镇的将领,这都是杨丰游说出来的,另外还有他亲亲好姐姐一份子,在南下途中又加上了李皋,后者不出钱,但是他可以通过在账目上做手脚,将这家公司的第一批二十条商船造价削减至一半。

    至于剩下一半谁出就不用说了。

    李隆基的第一批造舰计划是一百艘排水量一万石的大福船,两百艘排水量四千石的小型鸟船。

    排水量概念是杨丰定的。

    唐朝一石是五十多公斤,一万石大福船也就等于五百吨,四千石也就是两百吨,这些船虽然的确挺大,但还不是很夸张,毕竟唐朝征高丽时候战船普遍都是载重千石,这是载重而不是排水量,真要算起来杨丰的鸟船和那时候差不多。

    也就福船稍大。

    这些船要在五年內,最多不能超过六年內完成,这样庞大的造船计划,又是在距离长安几千里外,完全可以说天高皇帝远的地方,李皋想在账目上做手脚那简直就是玩一样,有他这份干股,逐远号可以在最短时间内获得第一批最廉价的商船。至于这第一批全部使用鸟船,这种船速度更快,顺风全速甚至能达九节,这在风帆时代已经算快的,虽然肯定没有大福船载货量大,但逐远号的暴利完全可以忽略这个问题,缩短运输时间减少水手死亡率更重要,这年头一个能远洋航行的水手才是宝贵的。

    长乐郡。

    也就是福州,这也是李隆基闲得蛋疼时候改的。

    “杨兄,有个好消息。”

    树荫下的茶几旁,李皋笑着坐下说道。

    而此时茶几另一边的杨丰穿着大裤衩和半截袖,身后两名婢女扇着扇子,旁边守着冰镇的荔枝,面前是穿着单薄裙子,围坐一张桌子打麻将的李秀等人,就连许瑶和李皋的两个侍妾都凑在那里下棋,人群中不时响起一阵笑声,就在李皋说这话时候,赵倩一脸气急败坏地冲出来,一下子扑到杨丰身上,紧接着把他的钱袋子给抢了过去。

    “又输了,你这败家女人!”

    杨丰无语道。

    “哼,大妇赢了,左右没出咱家!”

    赵倩恨恨地说。

    说完她一把将那盆冰镇荔枝全端走了,临走时候还过头满脸虚假的笑容问李皋“大王,您不吃吗?”

    “呃,我脾胃虚寒,不宜食此!”

    李皋赶紧说道。

    赵倩立刻心满意足地抱着走了。

    “哎呀,杨兄真是艳福不浅!”

    李皋感慨地说。

    赵倩抱着盆子先跑许瑶身旁,给正在和李皋侍妾对弈的她拎出一串荔枝来,然后冲进打麻将的人群,将替换她的婢女拎起来,把装满冰块和荔枝的盆子往腿上一放,紧接着开始了新一**战。

    杨丰发出一声不足为外人道的叹息然后说道“有何好消息?”

    “河西节度使换人了。”

    李皋说道。

    “谁?”

    杨丰问。

    “封常清。”

    李皋说道。

    “呃,那安西节度使呢?”

    杨丰意外地说。

    “令岳!”

    李皋笑着说。

    好吧,杨丰明白了,这是杨国忠一上任就给安家兄弟下马威,他暂时不敢动安禄山,但动安思顺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安思顺兼着河西和朔方两节度,拿掉一个合情合理,而且安思顺也比较听话,动起来也更容易。至于让李嗣业当安西节度使,这就纯属为了巩固和杨丰的同盟了,杨国忠要对付安禄山肯定必须与西路各军结盟,以这种方式先把阵营确立,哪怕西路各节度使不一定真投靠他一边,但这样至少已经把西路各节度使盖上了他的印章。

    这叫朋党。8)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