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八四章 一骑红尘妃子笑-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三八四章 一骑红尘妃子笑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瑶妹是否有些怕我?”

    杨丰笑着问许瑶。

    后者刚怯生生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赶紧把头低下,听他这样一说更是脸色一红,甚至忽略了他那不太恰当的称呼。

    他这不是废话吗?

    哪个没见过血的大家闺秀,看他坐在死人堆里悠闲喝茶,还不留下心理阴影什么的,许瑶这算是心理素质好的,心理素质不好的估计看见他得哆嗦,这些内地的大家闺秀可不是李秀这样西域长大的,或者赵倩这样野性十足的,人家琴棋书画无不精通女红厨艺样样拿手,平常日里就喜欢坐在树荫下绣个花下个棋,哪跟他那俩女人一样上火直接拔横刀,原本他还是人家眼中幽默风趣文采风流不时得一手好诗,绝对的翩翩浊世佳公子呢!

    突然间一下子坐尸山血海里背衬着残阳喝茶了。

    这形象落差太大了,人家一个少女哪受得了如此刺激。

    “念往昔,繁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谩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芳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遗曲!许家乃江南世家,难道还不明白,没有铁与血,一切终究都将在铁与血面前化为烟,到那时只好哀叹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了!”

    杨丰说道。

    说完他策马向前。

    许瑶在后面有些茫然地看着他的背影,很显然此时一颗芳心已经彻底被他搅乱了。

    杨丰把她亲自送到高要,交给当县尉的许远后,当天就返回广州,并没再搞什么事情,许远也不可能因此就把女儿给他,更何况给他也还得做妾,许家好歹是世家,许敬宗哪怕谥号缪,那也是正经的高阳郡公,这样的人家又不是赵国珍这样已经沦为蛮夷的,怎么可能让自己女儿给人做妾,哪怕他已经给杨国忠去信为许远开脱也不行,许远还不至于为这帮助卖女儿。

    至于收许远……

    那就更不可能了。

    许远原本是剑南道监察御史,到高要属于被贬,如果紧接着杨国忠看在杨丰面子上重新启用,那最少起步也得是郡一级,杨丰的碎叶城哪有符合他身份的职位?更何况他在高要多算贬官,去碎叶那简直就是流放万里之外了,那可比在高要做县尉惨多了。

    所以这种事情杨丰连开口都不能开口。

    实际上他那个碎叶城除非哪天有流放过去的,否则别指望有哪个内地官员会喜欢跑去这种绝域,他那里能留住的注定只有一些大头兵,罪犯,蛮夷,还有走投无路的穷人,就连寒门子弟都不会喜欢去那里,更别说是世家了。实际上杨丰也不喜欢用这些人,这些有背景的人都难保证忠心,与其要这些人,他还不如自己培养呢,那些军队提拔起来的军官,由他亲自培训一下,治理地方的才能不比这些官员差,更重要的是还对他忠心耿耿。

    杨丰就这样在许瑶留恋的目光中和她作别,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彩……

    最多带走颗芳心。

    可怜徐瑶站在高要城头,默默地目送了他半小时呢,直到他乘坐的小船在西江上实在看不到了才离开。

    回到广州后杨丰同样紧接着走人。

    他的工作已经完成,他就是配李皋做顾问,指导那些船厂制造新船的,而广州如果不造新船的话,那么他就已经把所有船场指导完了,甚至他到广州时候,明州船场的第一艘鸟船都已经下水试航了,用那边的督造所送来的公文上形容,那是真正在海面疾若飞鸟,这样他也算完成任务,剩下的事情由李皋自己负责,他得赶紧走了。

    不是回长安,而是直接回碎叶。

    他独自返回。

    至于李秀,赵倩等人,则在随后先回长安,然后去凉州。

    她们就算是返回碎叶,不可能在冬天前走到,而一旦入冬那边就大雪封路了。

    所以她们只能先去凉州的封常清那里,明年开春再去碎叶,不仅仅是她们,已经加入碎叶军的南霁也一起,还有正在贵州招募士兵的谢雄和他招募的士兵,这些人也都一起到长安会合然后去凉州。李秀等人路上的安全由南霁负责,有那几名安西军老兵为军官,再加上赵倩的三百家奴,足够她们安全到达长安,然后会合谢雄之后组成一支千人级别的军队都没任何问题,沿途走陇右和河西都是自家人的地盘,也不可能会出什么危险的。

    而杨丰必须在最短时间內返回碎叶去,因为他还有件事急需解决。

    拿着李隆基赐给他,可以随意调用任何一座驿站马匹的金牌,他沿着从岭南通往长安的驿道,每一座驿站换一匹马,就这样开始了一日超过一千五百里的疯狂奔驰,出韶关,过衡阳,长沙,在岳阳渡江,至荆州转湖广路驿道北上过襄阳渡汉江,然后走商洛道出牧护关进入关中。

    在马背上整整两天两夜不眠不休后,仗着超人的体格支撑,他在第三天上午就冲进了长安城,然后连衣服都没换脸都没洗,带着一身厚厚的尘埃,怀抱着一个小木箱手举金牌直接进了大明宫。

    “贵妃
Hello!卡哇伊千金无弹窗
,您的荔枝!”

    他把小木箱放到了正在打麻将的玉环姐姐脚下,然后抹了一把泥浆般的汗水说道。

    玉环姐姐都傻了。

    她拿着牌瞠目结舌地看着已经不辨面目的杨丰。

    正在摸牌的李隆基同样目瞪口呆地回过头看着他。

    最后还是他亲亲好姐姐心有灵犀。

    “丰生?”

    虢国夫人试探着说。

    “呃,难道现在不是该赶紧吃荔枝吗?这可是真正的岭南荔枝,我在韶关路边摘的。”

    杨丰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说道。

    说完之后他把眼睛一闭,仰天栽倒。

    “快,叫太医!”

    就在他进入梦乡的一刻,耳中传来玉环姐姐和虢国夫人同时的惊叫,紧接着也不知道谁就扑到了自己身上,当然,杨丰没兴趣管这些了,虽然他再跑两天也无所谓,但这种时候最好的选择不就是睡觉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我这是在哪儿?”

    他茫然地睁开眼,看着头华丽的帷幔,一边虚弱地说着,一边伸出洗得干干净净的右手,还有胳膊上新换的睡衣,下一刻,一连串脑袋出现在他视野,第一个自然是他亲亲好姐姐,第二个是玉环姐姐,然后还有谢阿蛮,最后她们统统都让开,换成了李隆基那张满是褶子的老脸。

    “陛下……”

    杨丰挣扎着要起身。

    “不用多礼,你真是两天两夜从南海郡一直跑到长安?”

    李隆基按住他难以置信地说。

    “陛下,准确说是三十个时辰,臣是黎明在南海郡启程,一路上每一座驿站换一次马,上马之后以每时辰两百里狂奔,最多不超过两刻钟就换一次马,夜晚也不停下,臣的双目能够夜视,并不受黑夜限制,也就是沿途江河阻挡,再加上一些山路阻隔,但十二个时辰里还是可以跑一千七八百里的。”

    杨丰说道。

    “三十个时辰不眠不休?”

    李隆基瞪大眼睛说道。

    “对,饿了渴了都是在马上吃喝!”

    杨丰说道。

    “你何苦如此呢!”

    李隆基感慨道。

    “呃,臣当时没想别的,就是想尽快把荔枝给贵妃送来,这是正宗的岭南荔枝,臣出韶关时候在路边摘的。”

    杨丰一脸憨厚地说。

    “忠臣当如是啊!”

    李隆基感动地叹息道。

    他当然知道他心爱的贵妃这些年吃的岭南荔枝都是冒牌,玉环姐姐或许真得不知道驿马速度,但他不可能不知道,他也知道岭南荔枝不可能在两天时间里运到长安,就算走最近的湖广路驿道,那也是近四千里,更何况荔枝道是走南平,那距离更是超过五千,下面的人肯定弄虚作假拿四川荔枝冒充岭南货,他也就乐得装什么都不知道,反正就是哄玉环姐姐开心而已,算起来杨丰的这一箱,那是玉环姐姐这些年吃到的第一批真正岭南荔枝。

    “以后切不可如此,朕还没昏庸到为荔枝毁一忠臣的地步!”

    李隆基说道。

    “只要贵妃开心,臣累也值得!”

    杨丰如那些史册记载的佞臣般忠心耿耿地说道。

    “陛下,臣该回家了!”

    他看了看外面早就一片漆黑的天色说道。

    “不必,今日留宿宫中即可!”

    李隆基说道。

    “臣还得回家看望母亲!”

    杨丰说道。

    “这倒是应该的,给他备辆马车!”

    李隆基对高力士说道。

    “坐什么马车,用臣妾的步辇!”

    剥荔枝的贵妃姐姐发话。

    “这,这,这臣岂敢!”

    杨丰赶紧说道。

    唐朝的轿子可不是随便坐,这是皇帝皇后专用,就是宰相之类也没资格坐轿子,李纲有病还得李世民特赐才敢坐,至于民间直到唐武宗以后才允许三品以上的乘坐,另外就是有病的和女人,玉环姐姐的步辇可是按照皇后级别,虽然她不是皇后,但贵妃那也就是副皇后了,她的步辇抬杨丰回去这是何等荣宠。

    “让你坐你就坐,何须如此废话!”

    拎着一串荔枝的玉环姐姐霸气地说道。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