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九三章 怛罗斯-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三九三章 怛罗斯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一个月后。

    “三年了,我们终于又回来了!”

    飘零的雪花中,杨丰感慨地说道。

    透过漫天雪花,可以看到远处一座不大的灰色城堡屹立,铅灰色阴压迫在城堡的上空,四周空荡荡一片斑驳的白色,几杆旗帜在城头无力地飘动。

    这就是怛罗斯。

    “停!”

    他举起手喊道。

    他身旁中军旌纛挥动,在他身后空旷的雪原上,排成五列横队的两千具装骑兵几乎同时一勒缰绳,两千匹包裹在铁甲中的战马,带着钢铁的摩擦声和躁动的嘶鸣声迅速停住,马背上所有骑兵放下面甲,默默注视着这片三年前血战的战场,他们手中那带着小三角旗的马矟指向天空,反射寒光的矟刃下,两千面旗帜猎猎。

    而在他们后面,两万仆从骑兵如洪水般漫过雪原,迅速分流向他们的两翼。

    “拿酒来!”

    杨丰伸出手喊道。

    旁边军官立刻奉上酒坛。

    “九泉下的兄弟们,先饮此酒,下次是敌人的血。”

    杨丰抱着酒坛说道。

    紧接着他把酒坛摔碎在了脚下。

    “杀!”

    然后他举起陌刀吼道。

    说完他第一个催动了战马,带着铁面的战马喷着白色雾气,马蹄踏开积雪的白色,扬起飞溅的泥沙不断加速向前,而在他身后两千具装骑兵也在同时向前,两千匹同样战马踏着雷鸣般的蹄声,如同一堵铁的墙壁般向着怛罗斯城逐渐开始加速,在加速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一个拉长的三角,就像一个尖锐的破甲锥一样,以杨丰为锋芒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直刺前方的怛罗斯城。

    几乎就在同时那城门打开,一小队骑兵从里面冲出。

    很显然这是来交涉的。

    怛罗斯其实已经没有了大食军,驻守这里的是石国人,这原本就是石国的城市,而石国国王在向大食人卑躬屈膝的同时,也向大唐纳贡并得到了李隆基的册封,所以他们也可以说是大唐的藩臣,而作为大唐碎叶镇将的杨丰却突然跑来进攻,那么石国方面肯定要先交涉一下,然而他们却忘了自己的对手是什么人,杨丰才没兴趣跟他们交涉,他要揍就揍,哪还需要那些废话。

    那石国使者一边在数十名骑兵簇拥下拼命挥手向前,一边还在嘴里喊着什么,可惜他的声音直接淹没在了万马奔腾的响声中。

    杨丰没有丝毫减速。

    他部下的两千具装骑兵同样没有丝毫减速。

    双方距离急速拉近。

    “将军,有话好商量!”

    那使者惊恐地喊叫着。

    他拼命挥动双手,声嘶力竭地高喊着。

    他随行的骑兵一看不妙,急忙纷纷调转马头,可惜此时已经晚了,已经加速到每小时近四十公里的杨丰和他的战马,瞬间撞上了那使者,他甚至就连武器都没使用,那匹全身铁甲包裹,脸上都覆盖着铁面的战马,在他的催动下就如同坦克一样,狠狠撞上了那使者的马。

    随着一声痛苦的悲鸣,那匹已经在转头的马在这凶悍呃撞击下倒退数步,一下子坐倒在地,同时把那使者拋了出去,下一刻杨丰的战马纵身从它头越过,钉铁的马蹄径直没入那使者胸膛,而在杨丰身后具装骑兵的洪流也在这瞬间淹没了那数十名骑兵,然后把他们的死尸践踏在马蹄下,两千具装骑兵组成的巨大银色破甲锥甚至没有丝毫停滞,继续撞向怛罗斯的城门。

    很快他们进入弓箭射程。

    城墙上的羽箭密集落下,然后无一例外被冷锻甲弹开。

    唐军无论人和战马无一伤亡。

    在持续落下的箭雨中,巨大的破甲锥继续向前。

    马背上的杨丰突然纵身跃起,落地的同时以超过狂奔战马的速度向前狂奔,到达护城壕前的一刻拔地而起,直接落进冬季干涸的护城河壕,紧接着再次纵身跃起瞬间到了半竖起的吊桥部,第三次跃起的同时,半空中那陌刀的银色弧光划过,两根铁索同时被斩断,那竖起的吊桥轰然砸落。就在吊桥落下瞬间,他的战马嘶鸣一声踏上了吊桥,下一刻杨丰从半空骤然落下,准确地落在了马背上,在城墙上石国士兵傻了一样的目光中直冲紧闭的城门,就在撞上城门的瞬间他大吼一声,举起手中陌刀……

    他没有穿盔甲。

    明光铠对他来说除了好看没有任何实际用处。

    他能量盾挡不住的攻击,多一层明光铠也一样挡不住,而明光铠能挡住的攻击,他的能量盾也能挡住,既然这样还要盔甲干什么?战马的负重有限,根本不可能驮动全身重甲的他和一柄加厚的陌刀,他的陌刀必须加厚,以他的那种疯狂杀戮,哪怕是精钢打造的陌刀也撑不住,以前
绑匪总裁:女人你只是工具笔趣阁
他那是现代特制的,这个时代可没有那样钢材,所以必须加厚加重才行,这样他干脆不穿盔甲省下重量给陌刀,结果……

    他有一柄七十斤重的陌刀。

    伴随着他的吼声,这柄几乎和斧头一样厚的陌刀,划着一道弧光狠狠斩在城门正中的缝隙,在他那巨大的力量下,顺着城门缝急速向下,瞬间斩断后面的门栓,就在同时那狂奔的战马也撞上了城门,门栓折断的城门应声而开。那战马亢奋地嘶鸣一声,一头冲进了怛罗斯城,而在杨丰身后具装骑兵的钢铁洪流一刻不停涌入,继续以他们的统帅为前锋,沿着城内街道一往无前地撞击着,他们手中马矟不断向两旁挑出,将所有遇上的敌人钉死在地上。

    “什么高敖曹,史万岁都是笑话啊,就是秦叔宝,罗士信也只能汗颜!”

    后面的仆从军阵型前,李献忠或者说杨献忠感慨地说。

    “这才是无敌的猛将!”

    紧接着他说道。

    “进!”

    他举起马矟吼道。

    两万仆从军立刻向前,当最后一名具装骑兵冲进城门的时候,杨献忠紧随其后冲进了怛罗斯城,而在他身后所有骑兵源源不断涌入。

    这时候进城的具装骑兵已经出现在城门两侧的城墙上,他们和在平地上一样,催动战马依靠那全身重甲保护,沿着城墙分向两边,一刻不停地撞击前进,不停地将混乱阻击的敌军撞落城墙,或者用马矟挑落下去,那些倒霉的石国士兵,几乎是绝望地挥舞着他们手中武器,徒劳地攻击着这些恐怖的敌人,他们的刀剑长矛和射出的利箭,不断在坚固的冷锻甲上制造着一道道划痕,却丝毫不能伤到盔甲保护下的唐军士兵和战马。

    后者却肆无忌惮地杀戮着他们。

    那精钢制造的马矟不断刺穿石国士兵的胸膛,随即一抖将其甩落城下,而那同样千锤百炼的横刀,也在不断斩下一颗颗头颅。

    很快石国人就崩溃了。

    他们惊恐地宁可自己跳下城墙也不愿意迎战这些恐怖的敌人。

    而就在城墙上展开激战时候,城内那些涌入的仆从军,则迅速分散开沿着一条条街道彻底扫荡,他们砍死所有看见的敌人,带着一颗颗头颅充当战利品,在怛罗斯城内亢奋地吼叫着不断冲杀,将任何敢于阻挡他们的石国人践踏在马蹄下,将鲜血的红色涂满整个城市,用死尸铺就一条条血的道路。

    而同样,城内抵抗的石国人也很快崩溃了,他们惊恐地跪倒在路边抛下所有武器,哭喊着祈求能够饶恕他们的性命……

    当然,这得看那些仆从军心情。

    事实上那些仆从军一般不会这么好心,已经杀出j情的他们,几乎是个活物都会先砍上一刀,当两万仆从军全部进城后,这怛罗斯城也就正式易主了,整个攻城花费的时间还不到一个钟头而已,守城的那些石国士兵非死即降,甚至连逃跑的都没有。

    他们根本没机会逃。

    这座小城南北也就两三里,而且就两个城门,它一边沙漠一边高山,根本不需要别的城门,南北两个就足够了,而杨丰率领的具装骑兵沿着纵贯全城的大街全速向前,两分钟多就到了南门,他自己往那南门城墙上一坐,这就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高山,这样那些守军怎么逃?就算跳城墙出去没摔死,难道还指望凭两条腿跑过那些追击的骑兵?

    “将军,斩首两千,俘敌三千,城内居民大概一万!另外还有一百多名大食人,估计是留在这里监视石国人的。”

    徐辉拎着带血的横刀,走到杨丰身旁兴冲冲地说。

    然后……

    “屠了吧!”

    杨丰端坐在南门的城墙上,看着依然在混乱中的怛罗斯,然后淡淡的说道“所有高过车轮的男人一个都不留统统杀了,也算祭奠兄弟们的在天之灵了,顺便挑个会说话的,让他去拓折城告诉石国国王,就说限期他半个月內投降,并自请内附献地于大唐,至于圣人如何处置,是召他去长安还是留在这里做他的羁縻州都督,这个就看圣人的决定了,但如果他敢不投降,那么我就一座城一座城地屠下去,一直屠到拓折城去!”89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