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零九章 大唐版英格兰银行-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四零九章 大唐版英格兰银行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你想如何解决罗凤?”

    杨丰的亲亲好姐姐,欲罢不能般枕在他腿上,亲吻着那刚刚让她攀上了极乐巅峰的巨兽,喘着重重的鼻息说道。

    “一个蛮夷酋长而已,我想让他什么时候死,他就得什么时候死!”

    杨丰不屑地说。

    他真没把罗凤当回事,南诏实际上就洱海西岸那地方,其他各地的部落酋长都属于附庸性质根本不掺和这场战争,甚至还都乐于看见罗凤倒霉,直到安史之乱后唐军确实无力对付罗凤,真正意义上的南诏国才开始形成,这时候只能说雏形而已。

    所以唐军的每一次进攻,在龙首龙尾两关以外都根本没有任何战斗,全都是直接怼到两关然后硬攻,但问题是怼过去的这个过程中,唐军就已经累得差不多剩下半条命了,从剑南开始沿着四川至昆明再转大理路线,总计一千多里的亚热带山区徒步行军,而且还是负重行军,除非长期生活在那里的山民,否则再壮实的汉子走完这一趟也废了,沿途光病死加被毒虫咬死都堪比作战死的,更别说还得去进攻坚固的堡垒了。

    对付罗凤其实很简单,常规的手段就是步步为营,不断建城向洱海进逼,同时以利诱使其他附庸加入到唐军阵营,这样多花几年时间一直把城建到洱海边上。

    然后把罗凤圈里面就行。

    外面什么物资也不准进,尤其是至关重要的盐。

    南诏的盐除从外面获得,剩下主要就是几口盐井,楚雄的览睑井,龙的诺邓井,昆明还有几口,这些盐井是后期南诏立国控制其他各族的主要依仗,但这些盐井都不在龙首和龙尾两关的保护圈內,唐军只需要步步为营锁死两关之内这片南诏的核心土地,控制住周围这些盐井,使其不能获得任何食盐供应,那么南诏自然就废了,哪怕连筑城时间也算上,十年足够彻底解决南诏。

    说白了这就是光头佬第五次对付江西苏区的招数,连红军都扛不住何况罗凤。

    这也是解决所有西南山民的最有效手段,城进则夷退,以城和路为囚笼,锁住山区断绝食盐供应将其逐渐困死。

    但杨丰没兴趣这么玩!

    他有更简单,更直接,更迅速的解决方法。

    “来,来,查账!”

    杨丰拍着他亲亲好姐姐的屁屁说道。

    正在舔棒棒的虢国夫人娇媚地白了他一眼,然后一招手,早就伺候在旁的侍女立刻捧着账簿上前,开始向杨丰汇报他们合伙的茶庄和商号这半年来的收益,至于虢国夫人则继续舔棒棒,她就像迷醉在这东西上了,很显然半年多时间,让这个女人对此物的渴望已经到了病态的地步,虽说她肯定不会为杨丰从此变贞洁烈女,但经过了之前杨丰的熏陶后,再让她跟别的男人玩游戏简直就是折磨。

    完全够不到快乐的大门啊!

    一刻钟后,她终于筋疲力尽地停下,然后就那么平躺在杨丰腿上,脸紧贴着那最爱,充满爱恋地看着杨丰那张英俊的脸庞。

    “看不出,你这个没良心的还真是石成金啊!”

    这女人颇为感慨地说。

    这个冬天里杨丰的那些东西威力才真正得以释放,无论是绿茶,还是那些来自南方的水果罐头,白糖,还有更加保暖的棉布,碎叶来的玻璃制品,统统都如吸金的漩涡般,让财富从整个大唐帝国蜂拥而来,短短半年他们的收入已经高达三十万缗,哪怕杨家富可敌国,这个数字仍旧让她瞠目结舌。

    要知道大唐帝国一年财政收入也才不过三千万。

    “这才刚刚开始而已!”

    杨丰淡然地说道。

    接下来他的钱庄才是真正石成金的东西,这个在玉环姐姐和杨国忠的内外夹击下,李隆基已经完全同意了钱庄的专营权,杨国忠这次叫杨丰回来也不仅仅是剑南,还有他们的钱庄如何建立,如何运作,股票如何印制,这些全都得杨丰来操心。毕竟他只给了杨国忠一个概念,具体如何运作并没有教,不过这钱庄还缺少一个合适的负责人,杨丰已经想到并向杨国忠提议了人选,杨国忠正招这个人进京,等他来了,这个钱庄计划才正式展开,而未来的钱庄实际主管人还是虢国夫人。

    杨丰给杨国忠提议的负责人是这时候江南的一个小县丞。

    须江县丞。

    呃,其实是第五琦。

    实际上这时候杨丰有好几个选择,刘晏,杨炎都在,可这些人都没法用,刘晏已经是侍御史,身份可不低,不可能官不当来给他们打工,杨炎是河西军的,哪怕河西节度使封常清也是股东,杨国忠也不可能用他,更何况人家还是著名文人,也不可能来干这个。剩下跟各方势力都无关,而且官职低微的第五琦无疑最合适,虽然唐朝历史对这个曾经的财政大臣拼命抹黑,但必须明白,他那些横征暴敛保证了唐朝赢得安史之乱这场
我的邪恶美女后宫最新章节
旷日持久的战争胜利,只是他的政策得罪的人太多而已,光一个榷盐制就让所有那些掌握盐业之利的豪门贵戚对他恨得咬牙切齿。

    尤其他还是个寒门。

    必须得明白,唐朝仍旧是世家与寒门泾渭分明的时代,科举制只是提供了解决方式,但解决的过程需要漫长时间,甚至还得有反复,实际上真正解决这个问题得上黄巢才行。

    而这时候世家力量依然强大。

    世家也把持着经济命脉,第五琦的经济政策专门挖世家墙角,后者不把他打倒踩着永世不得翻身才怪呢!

    当然,第五琦的道德品格与杨丰没什么关系,这个人的经济头脑足够使其充当这个大唐版英格兰银行行长角色,这对杨丰来说就足够,他身份低微,杨国忠随便给个红衣服的散官就足够了,然后让他以官身来为杨国忠,还有安西,河西,北庭,再加上杨丰的河中,高仙芝的安南,甚至哥舒翰的陇右这些军方大佬们充当这个敛财的职业经理人,他也肯定不会拒绝这种好事,一个偏远之地的小县丞而已,怎么可能拒绝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情。

    “明日让人把钱都运到剑南我的那个庄子里,以后那里就充当咱们钱庄的银库了,所有钱全藏在那里!”

    杨丰推开虢国夫人说道。

    “你个没良心的,吃饱抹净就想走!”

    虢国夫人抓着那把柄幽怨地说。

    “姐姐,咱们做人要讲良心,我吃是吃了,可什么时候吃饱了?再说你这张嘴喂饱了,我家里还有一张嘴等着喂呢!”

    杨丰不无悲愤地说。

    “好了,去喂你家那小妖精去吧!”

    虢国夫人笑靥如花般松开手说道。

    杨丰借着夜幕悄然离开,紧接着返回自己家喂赵倩去了,第二天一早在留守长安的阿紫和一帮女奴伺候下换上紫茄子,配着金鱼袋,骑上高头大马,拎着他的御赐金牌,昂然地去大明宫了,他畅通无阻地进了宫门,迎头正撞见一辆驶出大明宫的马车,马车的窗帘掀开,里面一个怨毒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他。

    “吆,这不是世子吗?世子的身体可是好些了?”

    杨丰笑着说道。

    伴着一声磨牙声,那目光立刻扭向一旁,紧接着窗帘放下,随即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惨叫。

    “唉,世子还是不肯原谅我!”

    杨丰忧伤地说。

    呃,车里是安庆宗。

    东平郡王世子一直住皇宫,毕竟李隆基说了,不给安禄山把这个儿子治好,就不会送出去,而且安禄山认了玉环姐姐当干娘,那安庆宗也就是玉环姐姐的孙子,奶奶照顾孙子也是合情合理,这也是对安家的恩宠,安禄山倒无所谓,反正这个儿子已经是废人,就是死了他最多掉滴眼泪……

    他掉个**泪!

    死了就死了吧!大唐东平郡王,范阳,平卢,河东三镇节度使安大帅还没那么脆弱。

    可安庆宗就生不如死了!

    想当年一个鲜衣怒马,纵横花丛的翩翩公子,如今变成一滩拉屎撒尿都得躺着的废肉,而且空有一个完整的利器,却因为某些经脉损伤始终硬不去起来的半阉人,那这三年来可真生不如死,天天估计除了折磨那些姬妾并将其想象成杨丰,从而获得那一快乐之外,其他也没什么乐趣可言,此时仇人相见,自然很难控制住情绪。

    “世子这是要去何处呀?”

    杨丰一脸关切地问一旁皮笑肉不笑的刘骆谷。

    “回将军话,我们大王入朝了,世子这是要回王府,将军若有兴趣,不妨到王府一叙,我们大王可是时常提起将军,一直想与将军共饮。”

    刘骆谷说道。

    “那改日吧,改日一定去拜见大王!”

    杨丰很开心地笑着说道。

    “滚!”

    紧接着马车里一声咆哮,然后一个脸上带着掌痕的少女被推出来滚落车下,倒在地上不断啜涕着。

    “呃,世子看来心情不好,鄙人就不打扰了!”

    杨丰说道。

    紧接着他大笑一声,骑着马继续向前走去,在他身后是一片充满恨意的目光。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