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零章 论一个佞臣的自我修养-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四一零章 论一个佞臣的自我修养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此为何物?”

    李隆基站在两只巨大的金雕身旁看着杨丰手中盒子说道。

    “陛下,这是臣于南征途中闲暇之时所写的两出戏曲,一是取材东海孝妇传闻所改写的名为《窦娥冤》,一是偶听军中士卒所述民间传闻所写的名为《离魂记》,只是刚刚写成未经排演,这大明宫中人才济济,陛下之才又百倍于臣,故请陛下斧正。”

    杨丰厚颜无耻地说。

    然后把他剽窃改写的关汉卿《窦娥冤》和郑光祖《倩女离魂》,一起递给旁边的小太监。

    “哈,哈,还是你懂朕啊!”

    李隆基开心地接过。

    “好,好,你那《单刀会》如今已是朕最爱的戏,就连朝中诸臣也时时邀来一同观赏,朕正欲让他们仿效做新戏,没想到你这里已经备好,这真是极好,想来这半年里,龟年他们有事可做了,你还真是朕的一宝,时时给朕些好东西,打仗你所向无敌,诗词你做的连朕都钦佩,就连这戏曲你都能写,真是文武全才国之栋梁,朕真不知该如何赏你了!”

    他一边翻看《窦娥冤》,一边忍不住啰啰嗦嗦说道。

    看出来他真挺高兴。

    然后杨丰决定再刺激他一下。

    “陛下,这里还有一物,臣在西域枯燥无聊之时,除了麻将以外,还又将象棋做了些改动,使其更加有趣了些,亦请陛下一试!”

    他把现代版象棋捧出来。

    “陛下,不如咱们对弈一局如何?”

    紧接着他说道。

    “好,朕倒要看看你的棋艺!”

    李隆基放下两本小册子笑着说。

    就在这时候,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杨丰抬起头,就看见不远处一匹阳光下恍如带着白色光晕的巨型战马,甩着几乎拖到地上的鬃毛,载着背上一名阳光般明艳的美女如风般到了跟前,居高临下笑吟吟地俯瞰着一副被傻了般模样的他。

    “贵妃真如仙子下凡啊!”

    杨丰一边拜见玉环姐姐一边由衷地感慨道。

    “哼,说得如此随意,全都是应付而已,髻飘萧绿,花颜旖旎红。双眸剪秋水,十指剥春葱!”

    玉环姐姐阴森森地说。

    “这是丰生所写?”

    李隆基好奇地说。

    玉环姐姐没回答,继续在那里不无杀气地盯着杨丰。

    “众里嫣然通一顾,人间颜色如尘土!”

    后者丝毫没有被捉奸的慌乱,而是做思索状,紧接着一副试探表情对玉环姐姐说道。

    玉环姐姐突然娇声笑了起来。

    “人间颜色如尘土!”

    杨丰和李隆基互相看着,几乎同时说道。

    当然,他和虢国夫人那事,实际上早已经不是秘密,哪怕他都是夜行潜入,那些跟他有过露水情缘的贵妇们还不一定全都守口如瓶,再说虢国夫人是个什么性子,这长安可以说尽人皆知,要说这个俏寡妇放着杨丰这个英俊潇洒而且据说战力惊人,甚至夜御十女不是传说的好弟弟,却能做得贞洁烈女,那简直是太阳从西边出来,所以杨丰对于自己的这四句诗传到玉环姐姐耳中,那是没有任何反应的。

    “这马也就贵妇配得上了!”

    杨丰看着从那匹白色安达卢西亚马上下来的玉环姐姐说道。

    “若非亲眼得见,朕也不敢相信这世间竟有如此骏马,和这泰西马相比纵然汗血马亦失却光彩,朕的马厩中竟无一匹能与之相提并论!”

    李隆基说道。

    这时候的男人所爱,无非就是日夜所骑,如今此二者皆是极品,自然很有视觉冲击力,杨丰一共给他送来了两匹,李隆基的是一匹红马,肩高算起来超过一米七,比玉环姐姐这匹还要高,玉环姐姐这匹只是漂亮,话说李隆基何时见过如此骏马,他的马厩里最好的两匹,还是宁远王进贡的汗血马,哪怕阿哈尔捷金马单纯算体型在安达卢西亚马面前也没法比,前者肩高一米五,后者肩高一米五那算标准体型的最低限度。

    这两种马战场的优劣不算,论卖相安达卢西亚马碾压汗血马。

    “陛下,泰西还有更大的马!”

    杨丰突然在一旁说道。

    “更大的?”

    李隆基震撼地说。

    “是的,陛下,比这种更大,而且要大得多,这种战马和那种相比,几乎就是回纥的马和这种相比,那种战马的肩高比这种还得高一尺多,据说到头几乎高达一丈。”

    杨丰说道。

    “给朕弄来!”

    李隆基毫不犹豫地说。

    “陛下,这个臣真得做不到,此马只产于泰西小国英吉利,那里是泰西之地的最西端,几乎就是这大地的最西端,而且像倭国一样,是海中的一个大岛,从长安至其地直线距离也得超过两万里,实际根本无法到达,因为中间还隔着大食,拂菻,
犬姊妹小说5200
以及泰西诸国,而且咱们与拂菻以西就没有任何商道可通,无论大食还是拂菻也都不可能让咱们过去弄马,那里实在太远了,臣真得做不到啊!”

    杨丰说道。

    他说的自然就是夏尔马,这时候还不叫夏尔马,而是其前身弗里斯兰马,当然,这不重要,哪怕前身也是肯定同样巨大的,但此时让他去弄这东西,那真是……

    臣妾做不到啊!

    “朕不管这些,你只需回答朕,朕有生之年能否看到此马?”

    李隆基说道。

    “这个可以,这个臣可保证,只是臣需要做很多事情。”

    杨丰说道。

    “朕不管你做什么,朕只要在朕有生之年你把这马弄来,只要能将这马弄来,你需要做什么就去做,朕就仿那汉武帝,任你为迎天马使,给你兵马,你需要征大食就去征大食,你需要征拂菻就去征拂菻,总之朕不管你如何去做,朕允许你为迎天马做任何事情,只要你能在朕有生之年将这马送到朕的面前!”

    李隆基紧接着说道。

    “臣遵旨!”

    杨丰一脸庄严地说。

    好吧,这就是他想要的,他提这事就是为了这个,他必须获得向西扩张的法理依据,获得李隆基给他的授权,只要李隆基给了他这个权力,那剩下无论他招兵买马,他发动对外战争都是合法的,都是在迎天马这个任务范畴內的,反正他不用朝廷钱,自己的辖区自己收税,自己养活自己的军队,这样对大唐国力没影响,再有了迎天马这个大招牌,也就不会有朝廷的阻力,剩下他就可以向西随便折腾那些邻国并一步步扩张了。

    此时迎天马的确很夸张。

    但如果他跨过里海,直接打到黑海岸边,然后在黑海岸边造船进地中海去欧洲就一不夸张了。

    而他此时已经在里海东岸,火寻已经重归大唐旗帜下,他接下来需要的只是如何渡过里海,也就是他之前计划的,在波斯北部占领一地,然后造船向北渡过里海,去揍可萨汗国,这个国家基本上相当于克里米亚,它的疆域东至里海西至黑海北岸以伏尔加河流域为核心,杨丰的船队只要渡过里海征服这个国家,就可以将势力范围扩展到黑海,然后在那里建造新式的远洋大帆船甚至舰炮,剩下也就是横扫欧洲了。

    李隆基死在七六二年,距离这时候还有八年,如果不出意外他说不定还真能活着看到夏尔马。

    当然,这并不重要。

    八年后杨丰还是不是大唐的忠臣良将还很难说呢,就算他还是大唐的大臣,恐怕也早变成曹操董卓,甚至干脆朱温了。

    李隆基当然不会知道这些。

    在和李隆基坐下来下了几盘改良版象棋,又亲自指导玉环姐姐和李隆基对弈一番之后,杨丰便怀着愉快的心情离开,刚刚走出不远,就被迎面而来的高力士叫住了。

    “渤海公!”

    杨丰忙上前行礼。

    对于高力士他还是很有好感,实际上他对很多太监都有好感,这主要是受王承恩的影响,他可没有太监祸国殃民的习惯性印象,事实上太监对皇室比官员对皇室忠心,比如说这个和李隆基同龄的老太监。身材高大面色白净富富态态的高力士看就让人心生好感,这个老头对李隆基是真正忠心到死的,两个老家伙的感情之深恐怕还在玉环姐姐之上,要不是李隆基不好这口,杨丰都怀疑他俩有什么奸情了,而李隆基临死前唯一要求死后葬在自己身旁的,就是那时候已经被贬到远方的高力士。

    “丰生,晚间可有闲暇?老夫于家中设宴招待几位朋友,你若无事不如一起过去喝几杯。”

    高力士笑着说。

    “呃,长者吩咐,晚辈何敢不从。”

    杨丰忙行礼说。

    “好,好,那晚间老夫恭候了!”

    高力士说道。

    说完两人就分开了,站在那里回头看了一下高力士背影,杨丰眼中立刻露出一丝阴险,这宴可是很有问题啊,他和高力士虽然交情不错,但还没好到高力士亲自邀请的地步,再说无论两人爵位,官职还是权势,尤其是年龄辈分差异,高力士都不可能邀请他这样一个晚辈,而且还是差两辈的,要知道就连他老丈人在高力士面前也是以晚辈自居,哪有爷爷辈主动邀请孙子辈的?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