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六章 战,战,战-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四一六章 战,战,战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当第一缕晨光从背后升起,照耀在雨后的金刚城上时,杨丰就已经低着头,手拄他那根特制的巨型狼牙棒站在了这座小城的门前。

    在他身后四十名死士列阵而立。

    南诏人毫无察觉,事实上因为昨夜的大雨,这座城市的绝大多数居民都还没有醒来,而醒来的人正忙碌各自的事情,很难注意到金刚城的门前这一片被雨水浸透的黑色,而注意到的也不会想到这是他们的敌人,还以为是准备进城去求见他们大王的普通百姓,毕竟这种事情还是过于匪夷所思了,直到……

    杨丰身后,背对着他的崔宁将手中陌刀横在面前,缓缓抽去外面的黑色布套,随着那布套的抽动,金色阳光骤然在那陌刀上反射出寒光。

    “干什么的?”

    后面一名骑着马赶来,正准备等待金刚城门打开的南诏官员惊叫道。

    在他面前所有列阵而立的死士全部抽出了陌刀,一道道耀眼的光芒从那刀身上反射。

    “敌袭!”

    那官员大吼一声。

    他毫不犹豫地拔出佩刀,策马冲向列阵的死士,在他身后四名随从同样拔刀向前,蓦然间他前方一道金色弧光闪耀,正在冲锋中的战马头部鲜血喷射,整个马头径直坠落,两条前腿一跪带着惯性倒下,将那官员向前抛出,但也就是在同时,又一道金色弧光划落,那官员瞬间被腰斩,两半死尸带着鲜血和内脏撒落,紧接着一道道金色弧光不断闪耀,他的四名随从全都在瞬间身首异处。

    此时前面的杨丰蓦然间抬起了头。

    “我,杨丰,奉大唐皇帝旨意,诛杀逆臣罗凤,无关他人之事,无为自取灭亡,大唐皇帝有旨,罗凤世荷国恩,不思为国尽忠,反勾结吐蕃人谋逆作乱,南诏,西爨,东爨各部义民有杀之者,以南郡王,姚州都督相授,并赐银十万缗!”

    他对着金刚城大声喊道。

    这时候城墙上已经有守军出现。

    “放箭!”

    一名南诏军官吼道。

    数十名南诏士兵手中利箭立刻射出,但无论是射中杨丰的,还是射中他身后那些死士的,统统都在瞬间被弹开。

    “我,杨丰……”

    杨丰继续他的广播。

    就在这时候,越来越多的南诏士兵出现在城墙上,甚至两旁的街巷中也有武装起来的南诏人零星出现,在一座全民皆兵的城市,遭遇敌人的反应速度可是极快,最近的十几名南诏青壮连盔甲都来不及穿,拎着刀端着长矛就冲向那些死士,当他们接近到攻击距离时,第一排二十名死士以整齐动作同时挥动了陌刀,就仿佛绞肉机般,第一批进攻的南诏士兵瞬间支离破碎。

    “唐弩!”

    城墙上那军官惊叫。

    在他右侧的马道上,一队南诏士兵手持着缴获的唐弩迅速登城。

    然而就在这时候,弩箭破空的呼啸突然从他们背后响起,紧接着十支弩箭准确地落在这些士兵后背,他们带着惨叫纷纷坠落,城墙上立刻一片混乱,那些正在向外射箭的南诏士兵惊恐地转身望着他们背后。

    “鹤峰寺……”

    那军官惊叫道。

    几乎同时他的喊声戛然而止,一支弩箭直接穿透了他的身体。

    八十米外鹤峰寺佛塔上,李晟迅速收回神臂弓,双脚蹬住弩臂,双手拉弦以腰部力量完成上弦,紧接着将一支弩箭放入箭槽,通过杨丰为其改良的瞄准环套上一名南诏军官,稳住后扣动扳机,那弩箭闪电般射出飞越八十米距离,准确地贯穿了那名南诏军官的身体。

    而在他两旁,另外九名死士同样不断重复着射击动作。

    金刚城很小。

    实际上整个太和城的南北距离也不过一里多,这座城市东西向的确很长,长度超过了三千米,但南北向很短,而这里又是最窄的尖端,实际上就是在山以城墙单独围出一个不规则的圆,而圆的中心就是山的鹤峰寺,这座佛塔俯瞰整个金刚城。

    这也是太和城的制高。

    神臂弓的威力在这里尽情展现。

    因为事发突然,绝大多数南诏士兵都在混乱中,只要少量反应迅速的登上了城墙,这些人在十张神臂弓的压制下一片混乱,虽然他们有大量的弓和少量弩,但却没有神臂弓这样射程的,而且他们在下,李晟等人在上,双方的高度差让他们极其被动,几乎没有任何反击的能力,只能在李晟等人精准的射击中一个个倒下。

    而城外同样也是一片混乱。

    这时候大半个太和城都已经被惊动了,无数南诏士兵一边匆忙穿着铠甲,一边拿着各种武器冲向金刚城的城门处,到达战场的也顾不上什么组织调动,直接冲向那些死士,后者手中陌刀不断斩落,依靠冷锻甲提供的保护,不断
妖魅少年温柔妻sodu
砍杀那些进攻的南诏士兵。刀光的闪耀中,支离破碎的死尸在他们前方不断堆积,甚至堆成了明显的尸山,依靠着冷锻甲免疫远程攻击,依靠着陌刀阵的攻击威力,这个小小的阵型在狭窄的街道上,竟然如同礁石般在南诏士兵的洪流冲击下巍然屹立。

    而此时杨丰也像复读机般,完成了他的第三轮广播。

    就在最后一个字喊出的瞬间,他骤然大吼一声,迎着那箭雨闪电般蹿出,几步就到了那城门前,手中狼牙棒没有丝毫犹豫地横着砸向城门,伴随一声巨响,那城门带着无数碎片向后推开。

    呃,他的狼牙棒是铜的。

    纯用铜浇铸镶着三棱铁钉的实心狼牙棒,重量几乎堪比他当年的战斧,木头城门如何能撑得住。

    砸开城门的杨丰没有进城,而是掉头折返,几个起落之后越过那些死士落在进攻的南诏士兵间,大吼一声如狂化般,手中八百斤重狼牙棒抡开了,一刻不停地横扫向前。这件恐怖的武器瞬间变成了南诏人的噩梦,所有被它扫到的无不血肉横飞,没有什么能阻挡它的肆虐,别说那些刀矛和盾牌了,就是战马都被砸得倒飞了出去。重新找回当年感觉的杨丰,如魔神般吼叫着不断向前,他每向前一步都带着一片鲜血和碎肉飞溅起的血红色雾气,而他的脚下,那些支离破碎的死尸和鲜血混成泥,一条血的道路向前延伸。

    而他同样变成了血红色。

    在阳光下这诡异的一幕让所有人不寒而栗。

    就连他身后的那些死士都完全石化。

    然后紧接着南诏人就崩溃了。

    冷兵器战场上,遇到这样的怪物还不崩溃那简直就是奇迹。

    所有南诏士兵在最初的愕然之后全都惊恐尖叫着,就像他们蜂拥而来一样,又向后蜂拥而去,而他们后面更多是不明真相的同胞,这些赶来增援的南诏士兵根本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迎头撞上了溃败的同胞,后者那充满玄幻色彩的描述,又引起了更大范围的恐慌,就这样整个太和城逐渐陷入了一片混乱。

    “呸,不过如此,还不如八旗呢!”

    杨丰吐了口唾沫,拎着他那糊满碎肉的狼牙棒鄙夷道。

    “走,进城!”

    紧接着他转身对后面石化的崔宁说道。

    崔宁长出一口气。

    “将军真乃神人也!”

    他惊叹道。

    “这算什么,还没带着我那三千具装骑兵呢,带着我那三千具装骑兵直接让这太和城鸡犬不剩!”

    杨丰说道。

    紧接着他抬起头看着城墙上。

    城墙上那些南诏士兵也已经停止了攻击,全都趴在箭垛后面,一个个战战兢兢地看着他,很显然全都被他的狂化吓懵了,这些山民可是尤其迷信,平常就喜欢祭祀个神神怪怪,巫婆在这里堪比酋长,而他此刻是神也罢是魔也罢,反正已经不能算人了,而凡人是肯定无法战胜这样敌人的,面对着外面的尸山血海,这些南诏士兵的勇气瞬间荡然无存。

    “朝廷只诛罗凤一家,尔辈胁从不论,无为自取灭亡,阻我者死!”

    杨丰手中狼牙棒一指吼道。

    下一刻他纵身跃起,转眼间跳到了城墙上,手中狼牙棒一抡,瞬间把城楼砸塌了半边。

    然后他狞笑着看着那些士兵。

    城墙上那些守军惊恐地尖叫着,被吓得瞬间一哄而散,几个慌不择路的干脆跳下城墙。

    城外的崔宁看着这一幕露出笑容,很显然他这次头脑冲动的热血赌博赌对了,杨丰的狂暴战斗力让他原本的赴死之举,变成了唾手可得的不世之功,这可真是惊喜啊!不过也就是在这时候,他身后密集的马蹄声传来,崔宁愕然转头,在他身后的长街上,数百名具装骑兵正汹涌而来,这些骑兵的装备之精良甚至不输于唐军,带着马铠的战马上所有人都是全套重甲,端着手中长矛如钢铁洪流般踏着溃败的南诏人撞击而来。

    “吐蕃人!”

    崔宁毫不犹豫地朝杨丰吼道。

    杨丰转头冷笑一声,紧接着跳下城墙,纵身越过他们头,拖着那恐怖的狼牙棒直冲吐蕃骑兵。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