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九章 抢亲-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四一九章 抢亲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杨丰赶回长安时候,安西军献俘的队伍刚刚到达。

    这支队伍由李嗣业亲自率领。

    这种事情肯定得节度使率领,毕竟这是来立功受赏的,上次高仙芝破小勃律,封常清破大勃律,甚至程千里斩李献忠都是自己送来,然后李隆基一高兴,一个个都是重赏,而这三次战功和杨丰这次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看看长安城外那一串串的大食俘虏和一队队前来朝贡的番邦使臣就知道了,这里面很多贡使可都是几十年没出现过了。

    换上了明光铠的杨丰,紧接着就加入了这支队伍。

    然后由同样全身甲胄的李嗣业为首,他和白孝德在后面一边一个,再后面马璘,荔非元礼,荔非守瑜,另外还有三百名随行的具装骑兵,杨丰几个将领全是汗血马,后面骑兵全是阿拉伯马,手持带小旗的马矟,就像阅兵般耀武扬威地通过安远门,接受两旁百姓的欢呼……

    话说这种事情对大唐百姓倒也没什么新鲜感,这些年几乎每年都有这样的凯旋队伍。

    毕竟这是大唐不是大宋。

    不久前哥舒翰刚刚收复了九曲之地,也就是甘南还有青海的贵德,大唐的国境线正在一步步逼近黄河的源头,重新回到当年李靖,侯君集等人踏马的星宿川,将吐蕃人一逐回雪域高原。而杨丰的南征,也让大唐在西域的疆土,几乎重新回到唐高宗神龙年间的极限,这个庞大的帝国,依靠着强盛到无可匹敌的国力和那些骁勇的战士,正在一步步迈向他鼎盛的巅峰,只可惜渔阳鼙鼓动起来的日子也不远了。

    这是天宝十三年。

    而在原本历史上,明年冬天就是大唐盛世落幕的日子。

    杨丰是不会阻止的。

    他甚至还得逼着安禄山造反然后攻破长安,完成他需要的清洗。

    否则他就得自己造反。

    但这在至少二十年內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他没有人口,就碎叶那几千士兵全换上褐贝斯也没用,至于像在其他时空一样,依靠着无敌的战斗力来玩滚雪球,这个他不是很有信心保证效果,毕竟大唐不是大清,如果这个盛世不结束,民间就缺乏造反的动力,他的确有可能成功,但也有可能不成功,张巡许远已经证明了李家在民间的基础。他如果举旗造反,恐怕连安西军内部都很难接受,包括他老丈人在内,毕竟这个时代忠义两个字还是很有市场的,尤其是安西军士兵很多家乡都在关中,一旦他造反哪怕为了家族,安西军恐怕也得有很大一部分选择忠于大唐。

    他不是安禄山,安禄山在范阳经营了十几年,势力已经形成,而他直到现在真正的心腹也就碎叶那些。

    除非他依靠那些胡人。

    如果他依靠手下的粟特,突骑施这些胡人,那倒是很容易成功,十万胡骑横扫中原,饮马江南,但那样的话他算什么?八旗共主吗?民z融的典范吗?

    很显然这不符合他的风格。

    而安禄山造反,先替他结束这个大唐盛世,然后他再万马救中原,和郭子仪,李光弼这些人一起灭掉安禄山,使大唐顺利进入藩镇时代,他和安西北庭等军变成独霸一方的半割据势力,同样大唐这面旗帜也彻底褪色了,而他变成西域的军事强人,逐渐将西域完成独化,接着无非就是在某个时机玩一次董卓曹操而已,说到底他要造反,首先并不是解决战场上的问题,战场上他是所向无敌,他首先要解决的是民心,首先要让老百姓对李家失去信心。

    这个任务只能由安禄山来完成。

    至于安史之乱造成的破坏……

    他们造成的破坏有限,杨丰肯定不会让战争持续八年,事实上他对安禄山的要求,只是攻破长安把李隆基逼到四川去,这样无非就是从河北向南沿着崤函道过来这条线,而河北是安禄山的地盘,肯定不会有什么真正的战事,真正经历战火的无非就是洛阳到长安这条线,而这两地的豪门勋贵本来就在杨丰清洗计划中,当安禄山完成这一切,李亨登基称帝时候他就跑去勤王,接着把安禄山干掉就行了,顺便把大唐推进藩镇时代。

    事实上不用他推。

    那些节度使可不是什么好孩子!

    一旦长安被攻破,也就代表着皇帝的权威成了笑话,而那些节度使们享受到了独霸一方的滋味后,还能放弃这种权力简直就是笑话,哪怕他和那些节度使们收复长安,平定安史之乱,这大唐也不是过去的大唐。各地节度使们势力已成,没有谁会老老实实交出权力,可以说藩镇割据的局面必然出现,剩下就是杨丰充当大唐保护神的时候了,当他带领军队为大唐兢兢业业地收拾这破碎江山时候,朝中突然有奸臣谋害他了,那么接下来怎么做还需要计划吗?无非就是大军挥师清君侧而已。

  
小婢撩情阿潼全文阅读
当他清完君侧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时候,黄袍加身也就是顺理成章了。

    那时候他不当皇帝手下人还不答应呢!

    这就是他的未来计划。

    说到底在这个时代他没有在其他几个时代的那种自信,和乾隆那个伪盛世不同,这是一个真正古代标准的盛世,这样一个时代打土豪分田地的威力没那么强,一斗米几文钱的时代和地瓜盛世完全不是一回事,数十年间只出现过一次饥荒的时代和几乎每年都有饥荒的时代,同样也完全不是一回事。

    当然,还有就是没了小倩支援,他还是缺乏底气。

    神仙并没什么用,这年头神仙有的是,以道教为尊自诩李聃后人的李家本身就带着神仙的光环,所以大唐就不缺神仙,哪怕这些神仙是假的,但在民间影响力上,杨丰恐怕还不如这些假的。

    至于以后的藩镇……

    他最善于解决的就是藩镇。

    只要他占据大义,解决一个藩镇无非就是和对付罗凤一样,他直接拎着狼牙棒打上门一棒子打死,谁敢跟他玩割据就这样处置,不用多了砸死三个,他只要下个命令玩大唐版的大政奉还,那些节度使们绝对没有一个敢不同意的,这方面他有天然的优势,这样算算如果明年安禄山造反的话,再有十年基本上他就可以君临天下过上想要哪个女人,就可以要哪个女人的美好生活了,说到底他还是对许瑶和李宓的女儿念念不忘……

    呃,或者不需要那么麻烦!

    正在耀武扬威中的杨丰突然催动战马离开了队伍,在那全身马铠的战马浑身铁甲响动和两旁百姓的惊叫声中直冲前方人群。

    紧接着在撞上人群一刻猛然转头,转头瞬间向右一俯身,他的右手伴随着一声惊叫,一把抓住了一名少女的腰带,一下子把她拽起来放到马背,几乎同时那少女身旁的年轻男子怒喝一声,旁边十几名家奴急忙上前,但也就在这时候,杨丰身后的具装骑兵瞬间端平马矟,数十支马矟组成恐怖的密林,正好堵在那些家奴面前,后者吓得惊恐后退,包括那年轻男子更是腿一软差坐在地上。

    “李家小娘子,那日匆匆一见,鄙人夙夜思念,不想今日有缘相见!”

    马背上的杨丰带着脉脉温情,对他怀里的少女说道。

    呃,这是李宓的那个女儿。

    闺名一个盈字,和赵倩属于从小就相识的闺蜜,李宓一直就在剑南做官,而且主要工作就是对付蛮夷,不但和罗凤是老朋友,跟赵国珍关系也不错,赵倩和她据说不到十岁时候就认识了,而且一直是赵倩心中偶像级别的,不会弹琴,不会画画,连女红都做得惨不忍睹的赵倩,对于这种大家闺秀一向充满敬意。

    “将军,将军先放我下去。”

    李盈柔柔地说。

    她脸上并没有惊恐,只是满脸羞涩和目光中一缕柔情蜜意,很显然此时还笼罩在他那明月几时有的光辉中。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杨丰温柔地说道。

    然后他缓缓低下头。

    被他文采所震撼的李盈,就这样傻了般看着他的嘴唇一靠近,那张羞红的俏脸上,一双美目下意识地闭上了。

    “大胆,还有没有王法了,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吗?”

    一个愤怒的声音骤然响起。

    杨丰毫不犹豫地亲了李盈嘴唇一下。

    “我就抢了,如何?”

    紧接着他抬起头说道。

    就在同时,他身后的具装骑兵突然向前一催战马,那马矟的丛林骤然向前推了一步,刚刚怒喝他的那年轻男子,在家奴后面发出一声尖叫,然后终于一下子坐在了地上,杨丰大笑一声,把已经快要瘫软的李盈放到自己身前,让她坐在自己的马鞍上,他一手搂着她,一手拎着陌刀继续向前走去,在他身后那些具装骑兵纷纷收回马矟,庞大的献俘队伍继续向前。

    那年轻男子屈辱地站起来,用仇恨的目光看着他背影。

    与此同时周围反应过来的观众,毫不犹豫地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