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一章 秽乱宫闱-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四二一章 秽乱宫闱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李隆基去参悟道法吧!

    杨丰就不陪他了。

    实际上因为他的出现,最近几年原本就崇尚道教的大唐豪门贵族间正掀起新一轮修道热潮,毕竟他那强悍的床下床上战斗力都是令人艳羡,李隆基这几年修道也修得格外勤,偶尔还向杨丰讨教些道法上的问题,这也是杨丰受宠的一个重要原因。当然杨丰能做的无非就是给他灌输些道可道非常道的东西,最多再给他想办法配制强身健体的小药丸,比如补肾通血管的之类,他都马上满七十了,基本上就离不开这些了,尤其是血管堵塞之类不可避免。

    所以这些小药丸的效果肯定有。

    而这些效果更坚定了李隆基继续修道的信心,既然这样就让他……

    让他好好修吧!

    杨大将军接下来得好好陪他亲爱的玉环姐姐了!

    然而……

    “把他捆起来!”

    太液池北避暑专用的含凉殿一处房间內,外面水空调的流水声中,玉环姐姐一边走进房间,一边对两旁侍立的宫女说道。

    “呃,贵妃这是何意?”

    跟在后面的杨丰愕然说道。

    就在他说话间,一群娇滴滴的小宫女拿着红绫涌上前,一个个笑嘻嘻地把他胳膊拿住,然后开始胡乱地捆绑起来,杨丰当然不能两臂一抖把她们都甩开,只能一脸茫然地任由她们摆布,而玉环姐姐却在一张短榻上颇为慵懒地半躺下,在缭绕的香气中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把门关了!”

    玉环姐姐说道。

    房门旁两个小宫女立刻关上门。

    “贵妃,不是抚琴吗?”

    杨丰茫然地说道。

    这时候那些小宫女已经差不多把他缠成粽子了。

    “说,你与我那三姐是何关系!”

    玉环姐姐突然喝道。

    “呃,蒙虢国夫人垂青,倒是时常得亲芳泽,贵妃也知道,令姐寡居已久,难免闺中有些寂寞,丰生既然以姐事之,自然不能坐视,她有需要,丰生当效其劳,我们之间可是清清白白的,她寡居我未婚,这种事情既不违背律法也不有损道德,贵妃不至于因此而降罪吧?”

    杨丰老老实实地说。

    他的确未婚。

    虽然他跟李秀同居,但理论上两人并没成亲,准备着回去就拜堂,至于赵倩是妾,妾不算娶妻,而那几十个各族美女是奴,那个就更不算了。

    “恐怕不只是我那三姐吧!”

    玉环姐姐冷笑道。

    “那个,贵妃明鉴,丰生也算天赋异禀,令姐独自难以应付,偶尔会找几个同伴,但这些同伴是何人,丰生的确一概不知,话说这也是令姐无奈之举,毕竟她一个人很难支撑,又不能让丰生憋着,只能这样做,这也是令姐对丰生的一番爱惜。”

    杨丰说道。

    “哼!”

    玉环姐姐冷哼一声。

    紧接着她向旁边一名亲信宫女使了个眼色,后者低着头,俏脸红红地走到杨丰身旁,把白嫩嫩的小手伸过去摸了一把,立刻瞪大眼睛倒吸一口冷气,那张俏脸更是殷红如血,就像抓了毒蛇般骇然地赶紧缩回手,然后迈着小碎步走到玉环姐姐身旁,低下头在她耳边说了几句,玉环姐姐的脸立刻一红,但迅速恢复了正常。

    “算你老实,那你如何去我三姐那里的,为何未曾被金吾卫发现?”

    紧接着她问道。

    “贵妃,您太小看我了,就长安城的城墙我都能直接跳上去,这长安城的千家万户于我平地一般,金吾卫那些家伙能发现我简直就是笑话了。”

    杨丰得意地说。

    “那你知道李宓府吗?”

    玉环姐姐不无调笑地说。

    “呃,贵妃,您这是在教丰生做个采花贼吗?”

    杨丰愕然道。

    “我可什么也没说,我就问你知不知道李宓府,你惦记人家女儿,总不能连人家住哪儿都不知道吧?我可没教你做有违律法的事情,话说这长安城内倒也闹过几次采花贼,有一个好像至今也没抓获,这也不知道下一次会是哪个好人家的女儿遭殃。”

    玉环姐姐说道。

    “明白,丰生明白!”

    杨丰眉开眼笑地说。

    这的确是个办法,回头半夜摸进李宓府中,把李盈扛出来就行,直接带到碎叶去,先把生米煮成熟饭,过些年做董卓曹操时候再带回来,估计李宓也就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贵妃,现在可以抚琴了吗?”

    他紧接着问道。

    玉环姐姐慵懒地了头。

    杨丰很随意地两臂一分,身上缠着的红绫立刻断开,玉环姐姐视若无睹般躺在那里,仿佛在想什么心事一样看着外面逐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全文阅读
渐变暗的天色,这时候有宫女摆上琴,房间內一盏盏蜡烛燃,在摇曳的烛光中,杨丰活动一下双臂坐下来,沉吟一下开始弹奏平沙落雁,这时候抚琴仍旧是最级的风雅行为,而平沙落雁是古曲中最晚出现的,他完全可以说是自己谱的,随着琴声在房间內响起,整个房间內的气氛立刻变了。

    虽说纯属装逼,但杨丰的琴艺绝对一流,毕竟过去当皇帝时候这也是偶尔弹一弹的,考虑到他这时候得差不多九十的实际年龄,一个这样的老不死玩这个还是小菜一碟。

    随着他手指流水般动作,悠扬的琴声亦如流水般在房间內流淌,伴着缭绕的香气,摇曳的烛光,外面流水的叮咚,一时间仿佛不是在这个世界上最繁华的都市,最华丽的宫殿,而是清幽的山林,在鸟语花香中对着流淌的清泉,一切烦恼纷争都在在琴声中消失了,只剩下最单纯的宁静……

    “献丑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琴声突然停止了,杨丰一推面前的古琴,长出一口气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战场上杀人如麻屠城都不带眨眼,战场下文采风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更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机巧之物层出不穷,就连戏你都能写,明明一个游戏花丛的色中恶鬼,却又谱出如此满含山林隐逸之风的乐曲,一首明月几时有更是令满朝文臣为之倾倒,前几日李太白闻得都叹为天人之做。”

    过了片刻玉环姐姐才回到现实,她半躺在那里,一脸好奇地说道。

    “这个,我很复杂!”

    杨丰换上了一脸沧桑说道。

    玉环姐姐一双美目看着他,然后伸出一只胳膊,这是盛夏季节,她身上只是一件薄纱裙,抬起胳膊的时候手臂立刻露出,在灯光下她那好到即便现代也可以拍护肤品广告的皮肤恍如带着一层柔光,一名宫女立刻搀扶着她慢慢坐起,另外一名宫女同时上前搀扶她站起,缓缓地走到杨丰让出的位置坐下来,将两只纤纤葇荑按在琴弦上,然后抬起头看着他。

    “贵妃,你先从这里开始!”

    杨丰毫不客气地把手压在她的右手上,用食指拨动琴弦说道。

    他此时的位置居高临下,正好可以从上向下,将玉环姐姐的胸前美景一览无余,尽管有身上衣服束缚,但那山峰之巨依旧令人惊叹,甚至隐约可以看着一沟壑,而两人身体触及之处,薄纱裙下那身体的温度,在旖旎的香气中更是令人心动。不仅仅是杨丰的心动,他同样也看到了玉环姐姐胸前的急剧起伏,还有那身体的轻微颤动,他很不经意地挪动了一下脚步,他那宝贝同样不经意地扫过玉环姐姐的身体,然后他看见玉环姐姐的脖子一下子红了。

    “你们都先下去吧,锦娘留下伺候就行,不要让人打扰我练琴!”

    玉环姐姐突然说道。

    那些宫女们赶紧退下,整个房间里只剩下杨丰和玉环姐姐,还有她最亲信的宫女,杨丰若无其事地继续将手压在玉环姐姐手上,在那里轻轻拨动着琴弦,只是他逐渐到了玉环姐姐的背后,那宝贝也贴在了她背上,而且正在开始悄然变化,随着此物的变化玉环姐姐身体也不停地颤抖着。

    “锦,锦娘,去给我拿件衣服来!”

    玉环姐姐嗓音有些颤抖地说。

    那亲信宫女立刻答应一声走向一旁的房门,就在她走进房门一刻,玉环姐姐仿佛得到释放般,立刻发出一声柔媚地s,几乎同时向后倒在了杨丰身上,抬起头目光充满渴望地看着他。

    杨丰的双手停止弹琴,顺着她的手背同时向上,玉环姐姐颤抖着,任由他的双手到了自己肩头,然后从肩头又笔直向下,顺着那曲线不断地向前,当挤进一片被束缚的缝隙后,两个大拇指向下猛然一推,一片带着柔光的洁白瞬间弹出。与此同时玉环姐姐不顾一切般想站起并且转身,但那身体却被杨丰双腿直接箍住,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杨丰就抽回右手,抓住她头发一下子把她的脸按在了琴案上。在她下意识的惊叫中,左手也迅速抽回,毫不客气地把那薄纱长裙猛然向上一掀,就在玉环姐姐俏脸触碰琴弦的响声中,以最快速度取出了自己的武器,下一刻……

    一声低沉而又欢悦至极的尖叫骤然响起。

    ……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