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三章 为了杀戮与毁灭-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四三三章 为了杀戮与毁灭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随着中亚马匪头子……

    呃,大唐河中经略使冠军侯杨丰的命令发出,一队队信使紧接着冲出碎叶城奔向茫茫草原。

    奔向伊丽河谷。

    奔向夷播海。

    奔向金山脚下。

    ……

    他们高举着龙抱日月旗……

    这是碎叶军的军旗,这时候军队的旗帜五花八门,但却没有一个是真正意义上的军旗,杨丰干脆就以龙抱日月旗来作为军旗,毕竟这种旗帜他用着习惯,而军队的信号传递则换成专用信号旗,旗语也是由他来编写,甚至李嗣业和赵崇玼那里也开始使用他的信号旗和旗语。

    高举龙抱日月旗的信使在广袤的七河草原上纵马驰骋。

    他们按照地图上的标记,分别到达一处处游牧部落,或者说大唐的羁縻郡县,拿出随身携带的调兵军符,然后和那些酋长,或者说大唐的羁縻郡县太守县令们手中另外的军符合对,确定身份后紧接着向他们下达了杨丰的命令。当得知冠军侯返回碎叶,并且将再次带领大军南征后,那些太守县令们毫不犹豫地发出了欢呼声,同样毫不犹豫地派出他们的信使,前往他们世袭的牧区草原上,告诉他们属民中的青壮年们,骑上自己的战马,带着自己的武器,甚至带着自己家的干粮赶来集结。

    就这样,随着那些信使们驰骋的脚步,超过两万骑兵就像一道道溪流般向着碎叶汇聚。

    半个月后。

    “我,杨丰,又回来了!”

    杨丰对着面前的万马奔腾大吼道。

    此时正他站在刚刚建成的碎叶外城南门翁城上,经过了整整三年的不断建设,这座镇压中亚的雄城整个城防体系完全建成。

    第一道是护城河。

    从南边山间引溪水在城周灌出五丈宽的护城河,河水最深处接近一丈,在城南进入从城北流出最后汇入楚河,或者大唐地图上的名称碎叶河,而碎叶河上的船只甚至可以直达城下。

    第二道羊马墙。

    在护城河内侧的河岸边,一道绵延的半丈高矮墙。

    第三道,外城墙。

    东西南北各四里,总长度十六里高度三丈的外城墙,东西南北各居中一座城门,城门外是翁城,城墙外侧每隔三十丈一个马面,城墙的四角和宁远城一样各有一个类似棱堡的角楼,这是为以后装大炮而预备的,包括马面的主要用途其实也是以后使用火枪,三十丈间隔正好形成滑膛枪交叉覆盖。

    城门处和角楼包砖。

    实际上整个外城都得包砖,但这个需要时间久一些。

    第四道是内城墙。

    也就是之前的碎叶城,但也进行了加高,高度同样是三丈,同样设有角楼和四门及城楼。

    而内城的中心,就是杨丰的经略使府,只不过还没建成,这座府邸将作为全城的制高,简单说将完全用青砖和水泥建一座堡垒,一座七丈高的炮台,从这里向任何一座城门的距离都不超过一千米,正好在青铜前膛炮直瞄射程。就算以后被敌人攻破外城,那么依靠这座堡垒和内城,依然可以构成完整的防御体系,甚至就算敌人攻不破外城的情况下,这里的臼炮也一样可以不断向城外射出开花弹,而装在这里的重型火炮则可以居高临下,用射程优势摧毁半径三千米內一切敌人。

    当然,这不是为杨丰准备的。

    这是为以后的人准备的,这种要塞级的城池,那都是准备使用几百年的。

    至于他……

    就是一道城墙没有,只要他坐镇这座城市,也不会有外敌敢进攻。

    实际上整个碎叶城都是为以后准备。

    此时这座壮观的雄城,矗立在雪后的原野上,背衬着阴遮蔽的铅灰色天空,西北风刮得一面面旗帜猎猎,城楼和角楼直刺苍穹,同样在这雄城的背景上,杨丰的身影也如城池般威严,而在他左右,全身明光铠的士兵在箭垛后如钢铁墙壁般排列。

    “拜见大人!”

    城外那些游牧骑兵纷纷跪倒。

    “很好,你们都很好,都是我大唐的忠诚臣民,你们的忠诚将得到最好的回报,只不过你们的回报需要你们去取,我,带你们去取,我带着你们就像去年一样,到大食人那里去取,在那里有无数女人,无数牛羊马匹,无数金银财宝,都在等待着你们,那么你们愿不愿意跟着我去呢?”

    杨丰吼道。

    “愿意!”

    那些游牧骑兵亢奋地吼道。

    “很好,那就骑上你们的战马,带着你们长矛和弯刀,让我们如扫荡一切的洪流般,去淹没大食人的土地,让他们在我们的马蹄下哀嚎哭泣颤抖,让我们做神灵的鞭子去狠狠抽打那些罪人!到那传说中流淌着奶和蜜,用宝石装饰的花园中,去做一个毁灭者,吹响号角,战鼓擂动,为了杀戮与毁灭,南征,南
经典sodu
征,南征!”

    杨丰举起双臂吼道。

    “南征!”

    “南征!”

    “南征!”

    ……

    无论城内与城外,无论那些汉人还是胡人,都亢奋地挥舞他们的刀矛发出狂热的吼叫。

    这是他们最期待的一刻。

    然后那翁城的城门打开了,一匹雄健的白色安达卢西亚马从城门內冲出,几乎同时,城墙上的杨大帅纵身跳下,准确无误地落在马背上,在城外狂热的欢呼中,催动战马冲过护城河上的木桥,在他身后一名名全身明光铠,脸上带着铁面,胯下战马都全身马甲带着铁面的具装骑兵,手中举着带小旗的马矟冲出城门,跟随他们的统帅冲向那些游牧骑兵,在后者的叩拜中疾驰而过。

    不过这一次只有五百具装骑兵。

    但在这五百具装骑兵后面,更多骑着没有马甲的战马,而身上却同样穿全套明光铠的重步兵出现了。

    杨丰有足够的炮灰。

    无论是突骑施骑兵,粟特人,还是吐火罗人,都会为他充当打手,尤其是又加上了波斯人,波斯国王和都督都在遏换城,他们手中还有一万波斯军,实际上是强行从内地抓的波斯壮丁,还有一些在翻身得解放心思驱使下的拜火教徒,接下来杨丰进攻目标又是波斯北部重镇马什哈德,那么自然是波斯国王的大军为王师前驱。

    既然这样就没必要出动太多的唐军了,河中的汉人可不多,经不起持续的战争消耗。

    杨丰的确穷兵黩武。

    但他穷兵黩武为那些胡人带来财富同时,也是在用战争减少他们的人口,每一次大获全胜的同时,这些胡人都得付出数以万计的生命。

    财富弥补不了生命。

    但他不能削弱自己的人口。

    尤其是当初那批老兵们,这些人可是很宝贵,所以这一次出动的具装骑兵就五百,剩余两千多跟着李秀留守碎叶,但那四千多新兵,包括谢雄给他招募的西南蛮士兵和流放犯中挑选的,这些人随他悉数出战,用大食人的鲜血来磨练他们。顺便让他们到战场上去充实自己的财富,那些老兵都妻妾成群,他们基本上就一人一个官配的女人,那些老兵家中战马牲畜成群,他们几乎没有任何属于自己的额外财富,而这一次就是让他们和那些老兵一样富裕起来的机会。

    杨丰就这样带着五百具装骑兵和两千重步兵冲出碎叶城,紧接着两旁叩拜的两万突骑施骑兵纷纷上马,千军万马的洪流,在冬日的雪原上滚滚西去。

    随着他们的前进脚步,沿途各城得到命令的唐军逐渐汇入,当五天后他们越过永胜城的时候,参战的唐军重步兵全部跟随在了杨丰的身后。紧接着这支庞大的军团向南越过山口直奔白水城,到达白水城的时候,这里的石国人早就准备好补给,甚至还有两千石国士兵加入这支大军,然后继续向前仅仅不到两天时间抵达石国国都拓折城。因为上次参战有功被赐名李归义的石国国王已经准备好一切,就连五千军队都已经集结待命,然后开开心心地把杨大帅迎进王府。

    当然,紧接着杨大帅就告诉了他一个不是那么令他开心的消息。

    “献地?”

    他有些愕然地说。

    “很小的一块土地,陛下已经派怀化公主前来河中,并且决定在河中建一座祭祀陛下祖先的庙宇,怀化公主因为信道出家,所以被派遣来主持这座庙宇,而怛罗斯被陛下赐名怀化郡,未来将作为怀化公主的封地,但那里地方太小,因此鄙人想请殿下将这条河至这条河再转这条河以北献上,以后这条线以南就是石国的领地,而这条线以北为怀化公主的领地。”

    杨丰对着地图说道。

    在奇姆肯特以北阿里河一条支流,向西划到阿里河干流,然后向南再西边另一条支流折向北到卡拉套山,这样在石国境内划出一个向南的尖锐三角,这个三角最南端实际上已经向平原伸出了近百里,直接插进白水城,也就是现代奇姆肯特的西边,而整个山口区,再加上怛罗斯河上游一片富饶的河谷,按照现代的面积算大约一万平方公里土地,被他划到了献土的范围,然后……

    然后他看着李归义笑咪咪地说道“不知殿下能否割爱?”

    ▲手ٳЋ载看Ѧޕ器࿰ݧVف关॒ࢽ࿱Ѧظٽ或直ص访•官方网ߙsz.▲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