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八章 踩死他-历史粉碎机-赛车比赛游戏网
历史粉碎机

第四三八章 踩死他

    本站启用新域名本站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

    赫拉特的血战持续三天。

    三天后一切尘埃落定,至于死了多少人,杨丰没有兴趣关心,他只需要关心自己的收获就行了。

    两万名男女奴隶。

    四千匹阿拉伯马或者波斯马。

    价值不少于三十万缗的金银财宝和贵重物品。

    这些是唐军的。

    至于其他各军的收获,那个也与杨丰无关了,这种事情都是各人抢各人的,只不过其他各军抢到的奴隶里面男人必须给他而已,他可不会帮这些小国增加人口,至于理由当然是为了给皇帝陛下修庙建塔当苦力了,这也算是这些小国的贡献,要不然他那里人手不够可就得让这些小国派人帮忙了。而女人里面年轻漂亮的他抽一半,这都是规矩,上次也是按照这个标准,那些小国也没人反对,他们不在乎女人,女人抢回去还得养,卖也不值钱,这些他们抢的女人已经够多了,他们喜欢钱财和牛羊牲畜。更何况没有杨丰和唐军他们根本不可能有这好事,而钱财马匹牲畜什么的杨丰倒不在乎,另外就是抢到的所有安达卢西亚马和汗血马必须给他,所以这一次他还额外又获得了上百匹这两种马。

    这些就都是小事了。

    在分出五千突骑施骑兵押送这些战利品返回冠军城后,这支大军分成了三支。

    波斯国王留驻赫拉特。

    他得完成战后的利益分配,主要就是分外面的土地,赫拉特人口骤然减少三分之二,那么这减少的人口所拥有的土地肯定就归追随国王的忠臣义士了,包括那些城内响应国王号召的奴隶也有份,实际上就是仿大唐的均田制,在大唐出生在大唐长大的波斯国王当然不会在这个问题上浪费太多脑细胞。

    直接照搬大唐的制度就行。

    原主的土地还是原主的,另外再赏赐一部分,从大唐来的部分忠臣义士也得到大片土地赏赐,最后剩下的以均田制赏给反正的奴隶。

    这样就皆大欢喜了。

    而且这也将作为制度延续。

    波斯都督李益,率领一万波斯士兵和一万吐火罗及高附,也就是喀布尔附近那些酋长的士兵,总计两万五千人南下疾陵城,也就是现代伊朗和阿富汗中部交界的扎搏勒。

    那里是最初的波斯都督府驻地。

    而且那里的东边就是坎大哈,从坎大哈再向东就是喀布尔,那里的山地部落多数还不是大食信徒,他们只要夺取疾陵城,完全可以招降这些山民,这样和喀布尔连成线,整个现代阿富汗部分的大食国土就彻底被切割了下去,到时候再任命些山民酋长作为大唐的都督府都督,这片土地也就变成大唐的羁縻郡县了,虽然实质没什么改变,但却可以拿来向李隆基邀功请赏,让他看看冠军侯又给他开疆拓土……

    其实也不能说开疆拓土。

    因为疾陵城也罢,坎大哈那些山民也罢,本来就都在龙朔年间设立的波斯都督范围,也就是说打到现在杨丰居然还只能说收复。

    好在接下来就是开疆拓土了。

    真正的开疆拓土。

    杨丰率领的主力,紧接着向下一个目标进军,下一个目标是现代的马什哈德,此时那里主要两个城市,一个是尼撒布尔,一个是图斯,图斯基本上就相当于现代的马什哈德,尼撒布尔和图斯就隔着一小片山区,这两座城市都是丝路重镇,从河中南下的商人在康居分开,要么向东出铁门关到巴里黑,要么向西走安国穿黑沙漠至马雷再到这两地,从这两地向西到现代德黑兰再向西南直奔巴格达。

    不得不说这个时代的商人真得很令人钦佩,仅靠着牲畜他们就能辗转近两万里,来维持这个东西方的贸易线。

    杨丰的攻击依旧所向无前……

    实际上他到图斯前根本就没什么仗可打了,他浩浩荡荡几万大军就像蝗虫般扫荡过去,沿途无非是些小的城镇而已,那些拜火教徒,景教徒和摩尼教徒还有奴隶们,欢天喜地地迎接王师,剩下大食人惹不起还是躲得起的,他们能跑的无非跑路,跑不了的也就只能覆灭了,反正七百里路都是干旱贫瘠的山区,也没什么有价值的地方,就这样扫荡向前,仅仅十天后杨丰的大军抵达图斯,并且在图斯城外用人头堆起了圣火。

    这恐怖的标志将伴随他在大食境内征战的脚步,他准备在所有到过的大食城市外面都这么一堆圣火。

    这东西很管用。

    它就像召唤般,让所有那些被大食人踩在脚下的烂泥,尤其是拜火教徒们毫不犹豫地做出最明智
娘子合欢sodu
选择,拜火教当初可是波斯国教,而大食人来之后,他们立刻成了与牲畜同级,要说那些拜火教徒不想反抗那绝对是假的,以前他们没有胆量,但现在波斯王族已经回来,而且还是带着那个恐怖的大唐将军和十万大军杀回来,那些拜火教徒当然知道该怎么做。

    就在圣火燃的当晚,图斯城内就突然冒起了火光。

    “进攻!”

    从李英娥身上爬起来的杨丰一边穿着盔甲一边毫不犹豫地说。

    “节帅,小心有诈!”

    南霁提醒他。

    “不会有诈!”

    杨丰很肯定地说。

    当然不会有诈,南霁的耳朵听不清城内的声音……

    当然,听清了他也不知道那声音的意思,但杨丰的耳朵却可以很清楚地分辨出那片嘈杂喊声中的内容,而就在他说这话的时候,图斯城墙上突然出现了混战的身影。

    这下子连南霁也知道不会有诈了。

    事实上也的确没有。

    这里不但有大量拜火教徒,而且还有一个原波斯王族支脉,但却不得不改信大食教的家族,这个家族甚至有一定兵权,当赫拉特的屠城消息传到这里后,驻守此地的大食人为了避免出现同样的事情,偷偷决定先下手为强,把那些拜火教的青壮统统杀了以防不测。结果这个知道阿罗憾曾孙回来消息的家族偷偷通知了那些拜火教徒,然后以其为首趁夜发难,紧接着受其鼓舞,其他教徒和奴隶也加入了造反的队伍,当城外联军开始冲锋时候,这些家伙已经夺取并打开了城门。

    “带路党,我就喜欢带路党!”

    杨丰站在城门內开心地说。

    在他身旁一队队联军士兵不断汹涌而入,而在路边不断有迎接王师的波斯人跑出来,带领着联军冲向他们平日里看不顺眼的大食人家中,开始疯狂地洗劫和杀戮,哭喊声,尖叫声和厮杀声响彻被火光染红的夜空。

    图斯就这样简单地攻克了。

    不过城内战斗依然持续到了第二天的傍晚才结束,让杨丰意外的是他在这里收获了一个特殊俘虏。

    “节帅,这老家伙据说是从大食人的老家来的,叫伊什么目的,跟他们皇帝还是一家子,专门受他们皇帝委托,来图斯建一座大庙传教的,那些大食人都把他当神仙供奉,为了抓住他,宁远军死伤了五百多,那些保护他的侍卫没一个投降,全都死战到底,不过这老家伙倒是没有反抗,属下还担心他自杀呢!”

    谢雄指着身后一个白袍老者说。

    “你懂什么,他们的神不允许自杀!”

    杨丰站起身说道。

    紧接着他走到那老白袍面前。

    后者毫不畏惧地看着他,这时候大批被俘的大食人被押过来,一些人看到这老白袍,都一个个挣扎着扑到在地上。

    “哈希姆家族的?”

    杨丰用大食语笑着问道。

    “恶魔,神灵会降下他的愤怒!”

    老白袍带着一丝意外冷傲地说。

    “那我就送你去告诉他一声,我在这里等着他!”

    杨丰说完伸出手,用能量刀划断了他手上的绳索,老白袍看着这诡异一幕,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不过他还是英勇地保持着他的冷傲,很显然那信仰也是无比坚定。

    “既然你是哈希姆家族的,那我就给你一个符合身份的死法,来人,把他拖到城外去!”

    杨丰说道。

    紧接着两名士兵上前,在那些大食人的哭喊中,将这个老白袍拖着走向城外,就在同时按照杨丰命令,所有被俘的大食人全被押上城墙,还有那些看热闹的士兵,数万人全部站在城墙上,看着老白袍被拖到了城外的空地上,而在他的对面,五百具装骑兵整齐列队,全身重甲,脸上都覆盖着铁面具的大唐战士,和他们胯下那些同样全身覆盖铁甲的战马,在夕阳下反射着耀眼的血红色光芒。

    城墙上的杨丰,一脸微笑地看着这一幕……

    “踩死他!”

    突然间他吼道。

    五百具装骑兵同时催动战马,以这支重骑兵营的营长为中心,迅速形成拉长的三角,而这个三角的尖端瞄准了那老白袍,五百匹狂奔的战马踏着雷鸣般的蹄声,带着无可阻挡的气势,瞬间就到了那老白袍面前,似乎被吓傻了的他,一下子被营长的战马撞得倒飞出去,就在落地的瞬间,血红色的铁骑洪流淹没了他的身体。

    

    本站启用新域名m.shubao888.com请书友记住防止丢失